王留豹夫妻两个在厨房里转了一遭,越看越是兴奋。

厨房里的各种用具都很齐全,而且都是最先进的,甚至还有这个时代难得一见的煤气灶,而且还是有两个灶头。

各种食材也很丰富,米面粮油这些最基本的东西就不说了,市面上很难见到的肉蛋海鲜也很齐全,各种调味料更是应有尽有。

两个人都是厨师出身,这辈子学的唯一的本事也是最大的爱好就是厨艺,而厨房里的用具和食材足以让他们充分展示自己的能力,能够让他们尽情的发挥,他们两个当然很高兴。

算上他们夫妻二人,今天中午,家里有九个人吃饭,王留豹很快就拟好了今天中午的菜单,只等岳文轩确认之后,夫妻二人就可以动手干活了。

王留豹最擅长的就是官府菜和鲁菜,今天是他第一次做饭,当然想要充分的展示一下自己的专业能力。

去除一些太过费时的菜肴,王留豹拟定的这一桌菜基本上都是官府菜和鲁菜,其中有六道菜是他最擅长的拿手菜,另外又搭配了其他几个菜系的常见家常菜。

王留豹的老婆孟茵花同样也想大显身手,只是因为时间不太够,太过复杂的面点来不及做,只能选择了较为简单的千层饼、葱油饼和春卷。

还没到中午十二点,一大桌美食就摆得满满当当,每道菜都是色香味俱全,让人看了馋涎欲滴。

把所有菜都端上桌,王留豹略微有些遗憾的说道:“这些年受食材所限,已经很长时间没做过这几道菜了,手艺略微有些退步。大家先将就一下,等我适应上一段时间,应该就能恢复从前的水平了。”

几个孩子帮着把菜端上桌,此时已经各自找座位坐下,看到这一桌子诱人的菜肴,每个人的眼里仿佛都能放出光来。

岳青苗说道:“王叔你就别谦虚了,虽然我还没尝到味道,但只看外形就可以确定每道菜肯定都很好吃,你的手艺肯定不比大饭店里的那些厨师差。”

“好不好吃尝尝不就知道了。”岳文轩示意王留豹夫妇,“你们两个也别站着了,赶紧坐下吃吧。”

王留豹并没有马上坐下,而是推托道:“岳主任,你们先吃,厨房里还有点活没干完,我们俩先忙活着,然后在厨房里随便吃一口就行了,您就别管我们了。”

“咱们家没这个规矩。”岳文轩说话的神情很认真,“刚才我就说了,以后你们夫妻和我们也是一家人,既然是一家人,当然要在一张桌子上吃饭。”

王留豹推脱了两句,看到岳文轩态度认真,这才和老婆一起在饭桌旁坐下。

所有人都就位,岳文轩这才宣布:“都拿起筷子开吃,留豹的手艺一看就很地道,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品尝一下了。”

有了岳文轩带头,早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几个孩子也都紧随其后,拿起筷子直奔自己心仪的那道菜肴。

岳文轩首先夹了一块九转大肠,细细品味了一下,酸、甜、香、咸、辣,五味齐备,口感软嫩,肥而不腻。就算以他的标准来评判,这道菜也做得非常地道,绝对算得上是顶级大厨的水平。

王留豹刚才说自己的手艺有所退步,应该只是谦虚的说法。

他又先后品尝了其他几道菜,每道菜都做得很地道,基本上都是顶级水准。

看来他的运气确实不错,首次招聘来的厨师就有这么好的厨艺,倒是免得他以后换厨师了。

衣食住行里面,岳文轩对于吃这一项一直都要求比较高,在有条件的前提下,从来都不愿意凑合。

现在这个时期,顶级厨师基本上都有单位,也更看重铁饭碗。他想要招聘到这个级别的厨师,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王留豹的厨艺这么高,还真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就凭王留豹的这个手艺,岳文轩也要把他留下来,至于工资和待遇这些都只是小问题。

岳承亮把嘴里的一口鱼肉咽下去,觉得实在是太美味了,忍不住称赞道:

“咱们鲁菜不愧是八大菜系之首,就是好吃。可惜以前的日子太艰难了,作为一个泉城人,竟然对鲁菜没什么了解,我甚至都不知道鲁菜都有哪些代表菜。”

看到大家吃的狼吞虎咽的样子,王留豹特别高兴,接话道:

“鲁菜中的代表菜挺多的,包括:九转大肠、葱烧海参、糖醋鲤鱼、四四席、豆腐箱子、酥锅、黄焖鸡米饭、孔府一品锅、一碗酥双凤、三道汤、四喜丸子、白玉无瑕、七巧豆腐、八仙过海闹罗汉、把子肉、扒鸡、油焖大虾、木须肉、清蒸加吉鱼、潍坊朝天锅等。

这些菜,我都挺拿手,只要不缺食材,做起来挺简单的。

以后日子还长着呢,只要大家爱吃,鲁菜中的每一道名菜都能让大家品尝到。”

孟茵花也是一名厨师,说到自己的专业,也忍不住说道:

“鲁菜的确是博大精深,讲究的是中正大气、平和养生,重汤头,重火候,善用酱、葱、蒜调味,以咸鲜为主,注重原汁原味,口味纯正,醇香浓厚。我们这次准备的菜肴,都尽量保留了鲁菜的这些特点。”

岳青苗听得津津有味,她之前只知道鲁菜好吃,但具体有哪些讲究还真不知道。现在听王留豹夫妇这么一说,顿时对鲁菜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甚至想以后有机会也要下功夫学习一番。

岳文轩点头表示赞同,他虽然不喜欢做菜,但对吃很讲究,要求也高。今天这顿饭,无论是从选材、烹饪手法还是味道上,都堪称一绝,让他对王留豹夫妇的厨艺非常满意。

“你们夫妇俩的厨艺真是没话说,以后家里就拜托给你们了。”既然满意,岳文轩也不吝称赞,也好,让他们夫妻二人放心。

王留豹和孟茵花听了这话,心里都乐开了花。他们知道,自己的工作已经得到了东家的认可,这对他们来说是一种莫大的鼓舞。

“岳主任您放心,以后我们一定尽心尽力,让大家吃得满意。”王留豹郑重其事地承诺。

席间,大家边吃边聊,气氛十分融洽。几个学生吃得津津有味,不时发出满足的笑声;岳文轩一边品尝美食,一边谈论着家常琐事,气氛温馨而和谐。

一直到自己的胃里再也盛不下任何一点东西,岳承亮这才不得不放下了手上的筷子。

今天这顿饭,他实在是吃得太满足了!

他长到这么大,第一次吃到这么丰盛的一顿大餐,不但品尝到了传说中的清汤燕窝,而且还吃到了最正宗的鲁菜,这顿饭实在是让人难忘。

听爷爷话里的意思,以后天天都能这么吃,他觉得这样的日子实在是太幸福了!

想来资本家的生活也不过如此吧?

岳承亮觉得这已经是他认知当中最美好的生活。

吃过午饭,等夫妻二人把厨房收拾好,岳文轩领着他们两个去三号楼的那套房子认了认门。

尽管岳文轩让他们随意挑选房间,但他们两个还是很自觉的挑了面积最小的那一间房。

以后有这么一间房子住,他们就已经很满足了,因为就算是最小的这间房子也比他们以前在农场住的房子要大一倍。

更何况这套房子里还有暖气,有卫生间,有二十四小时热水,他们做梦都没想过会住进这样的房子里。

简单收拾了一下床铺,两个人就告辞回了家。他们同朋友道了个别,总共没用两个小时,就拿着为数不多的一点行李回来了。

等他们进了门,岳文轩已经把特意为他们二人准备的两套被褥和两套衣服放进了他们的房间。

看到崭新的被褥和崭新的衣服,两个人明明很高兴,但想起以前那些好不容易才熬过来的苦日子,却忍不住掉下了眼泪。

从明天开始,几个孩子就要搬回来住了,岳文轩询问了一下几人的意见,开始给他们分配房间。

岳青荷和岳青梅的年龄差不多,两人又一起下乡,共同生活了几年,关系特别要好。在二人的要求下,岳文轩给她们分配了一个房间。

岳鸿秀的年龄虽然小,却是几人的小姑,她独自占了一间房。

岳青苗和邵瑞云虽然不能经常回家,但每周也能回家住一个晚上,岳文轩也给二人分配了一个房间。

这套大房子总共有五个卧室,分配出去三间,还剩下两间,岳文轩自己要占一间,这样还能剩下一间,但岳文轩并没有让岳承亮这个孙子住进去。

岳文轩并不了解王留豹夫妻二人的品行,不放心让他们独自住一套房子,干脆让岳承亮也住在了三号楼的房子。

万一王留豹夫妻二人没有他想象的那么老实,岳承亮还能起到一个监督的作用。

早早吃过晚饭,几个孩子依依不舍得返校。

除了邵瑞云和岳青苗,其他四个孩子在第二天就向学校打了申请,学校把情况了解清楚之后,很痛快的批准四人回家住宿。

家里多了几名成员,一下子就热闹起来。

把这些事情安排好,就只剩下爱人曾丹苓的工作问题。岳文轩还要尽快把这件事情办妥,以便让她早点来京团聚。

如何才能把这件棘手的事情办妥,岳文轩早就已经有过思考,而且已经做了相关准备。

星期三上午,岳文轩再一次来到京大,直奔图书馆的馆长办公室。馆长办公室的大门敞开着,岳文轩在门口敲了敲门。

正坐在办公桌上批阅文件的馆长耿万崇抬头向门口看去,他并不认识岳文轩,眼中露出疑惑之色,但还是客气的说道:“您请进。”

岳文轩进门之后,首先拿出自己的离休证,递到耿万崇的手里说道:“耿馆长,我叫岳文轩,冒昧来访,打扰了。”

耿万崇快速的扫了一眼手中的离休证,看到岳文轩的年龄之后,眼中微微露出诧异之色。

他没想到这位陌生的访客竟然已经有六十八岁高龄,他再次打量了岳文轩一眼。

看上去确实没这么大年龄,顶多也就是五十岁的样子。他心中好奇,不知道眼前这个人是怎么保养的,竟然比真实年龄要年轻这么多。

耿万崇首先把离休证递还给岳文轩,然后从办公桌后面走了出来,一边和岳文轩握手,一边说道:

“老同志,咱们坐下说话,不知道您过来找我有什么事?”

耿馆长的办公室大约有十几平米的样子,窗户前面摆了两把藤椅和一个茶几,两人各自在藤椅上坐下。

两人是第一次见面,没必要寒暄,岳文轩开门见山的说道:

“前几个月,我接到老朋友的邀请函,去了一趟港岛,在那里待了几个月。

港岛的金融氛围很活跃,我正好对金融比较感兴趣,就试了试手,运气还不错,有了一些收获。

手里有了一点闲钱,我就想着应该用在刀刃上。正好赶上高考恢复,我觉得在港岛采购一批学术上的专业书籍应该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后来在专业人员的建议下,我委托了一位朋友采购了价值五十万美元的各类图书。前两天接到这位朋友的电话,说是所有图书都已经采购齐备,可以随时发货了。

接到这个消息,我很高兴,但同时又增添了一点烦恼,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捐赠给哪几家大学才好。

我就住在华侨园,距离咱们京大最近,所以就先来拜访耿馆长了。”

耿万崇万万没想到竟然还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找上门,他现在无比的激动。

如果不是已经看过岳文轩的离休证,他甚至都要怀疑眼前这个人是不是在和他开玩笑。

如今高考刚刚恢复,各个大学最为欠缺的就是各科教材以及各种参考资料。

大学的正常教学中断了这么多年,以前的很多教材都已经跟不上当下的科学发展,急需采购一批新的理论书籍。

但要想从国外采购图书,就必须争取到外汇拨款,这显然是一件无比困难的事情。

岳文轩的行为简直就是雪中送炭!

耿万崇紧紧拉着岳文轩的手,激动的说道:“岳主任,真是太感谢您了,您这是给我们京大解决了天大的难题!

您可能不知道,现在正是我们京大最困难的时候,教材和教学资料极其匮乏,并且内容过于陈旧,已经严重影响到了正常的教学开展。

您这五十万美元的图书捐赠,对我们京大来说,简直是雪中送炭啊!”

耿万崇故意只突出他们京大,而忽略了岳文轩话语中准备捐赠给几家大学的意思。

岳文轩微笑着摆摆手,“耿馆长,我可当不起这样的感谢,支持国家的教育事业,这本来就是我应该做的事情。

我能有这样的想法,也是受我爱人的影响,我爱人大学毕业之后就分配到了图书馆工作,在我们泉城图书馆已经工作了二十多年。

她经常在私下里和我抱怨图书馆严重缺乏国外文献,就盼着国家的经济好转之后,能够引进一批。

原本我也想过把这批图书直接捐赠给我们泉城图书馆,但我还是觉得刚刚恢复教学的各个高校应该更需要这批图书。”

听了岳文轩的解释,耿万崇对这批图书就更上心了,已经打定主意要把这一批图书全部留在京大。

要是岳文轩把这批图书捐献给泉城图书馆,或者捐献给其他大学,那他们京大的损失就太大了!

既然这位岳同志首先来了京大,那他就有责任把这批图书全部留下来。他要是把这件事给办砸了,就算校领导不会当面批评,他也觉得自己是个天大的罪人。

价值五十万美元的图书,对于京大来说,简直就是难以想象的一笔巨大财富,它的重要性已经远远超出了价值本身。

这件事的重要性已经上升到了学校未来发展的高度,耿万崇不敢一个人做决定,他必须要尽快把这个消息汇报给校领导。

耿万崇继续态度真诚的感谢了一番,然后歉意的说道:

“岳主任,您带来的这个消息实在是太过重大,我必须马上找领导汇报。真的是很失礼,我只能失陪一会儿,暂时先请您在办公室里休息片刻。”

“没必要这么客气,都是为了工作,我能理解。况且我本来就是一个离休人员,多的是时间,不在意这一时半刻。”

耿万崇出了办公室之后还是不太放心,生怕岳文轩有事儿走了,又临时在隔壁办公室拉了一个壮丁,让他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陪着岳文轩说话。这既是对岳文轩的重视,也免得他突然间有事跑了。

耿馆长急匆匆地走出办公室,脸上写满了激动与急切。

他知道,这件事关乎学校的未来发展,也关乎他个人的职责与荣誉。他不敢有丝毫的懈怠,立刻向着校领导的办公室奔去。

一路上,耿万崇的脑海里不断回荡着岳文轩的话。

整整五十万美元的图书捐赠,实在是太吓人了,对于现在的京大来说,无疑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学校现在正处于发展的关键时刻,各类教材和教学资料的匮乏已经严重制约了学校的教学和研究工作。如果能够获得这批图书,那么学校的教学工作将会得到极大的改善。

很快,耿万崇来到了周副校长的办公室。他来不及敲门,就推门而入,急切地说道:“领导,有一个好消息要向您汇报!”

周进学正忙着处理文件,听到耿万崇的话,抬起头来问道:“什么好消息?竟然让你这么着急?”

耿万崇平复了一下呼吸,说道:“领导,刚才有一位名叫岳文轩的老同志来到图书馆,他在港岛采购了价值五十万美元的各类图书,以科技类为主,主要是学术上的专业书籍。

他打算把这批图书捐赠给各大高校,第一个就找到了我们京大。”

“什么?五十万美元的图书捐赠?”周进学惊讶地站起身来,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无比凝重。

他知道这一批图书太重要了,正是学校当下最稀缺的东西。

“领导,这位岳文轩老同志是泉城的离休老干部,据他自己讲这批图书本来是打算捐赠给泉城图书馆的,他爱人就在泉城图书馆工作。

但是后来觉得刚刚恢复教学工作的各大高校更需要这批图书,就改变主意,打算捐赠给各大高校。

很幸运,他住在华侨园,距离我们京大最近,所以第一个拜访的就是我们京大。

接下来能不能把这批图书都留在我们京大,就要看领导你能不能说动他了。”

耿万崇把事情的经过简略的讲述了一遍。

“这位岳文轩老同志真是我们学校的福星啊!既然然他第一个找到了我们学校,那肯定不能让这批图书长了翅膀飞走,务必要全部留下来!”

周进学略作思考之后,吩咐道:“你赶紧把他请来我的办公室,你那里太小了,人多了也坐不下。

我现在去搜刮点好茶叶,务必要把这位老同志招待好。”

耿万崇陪着岳文轩说说笑笑的走上二楼,远远就看到周副校长在门口等候。

他指着已经快步迎过来的周进学对岳文轩介绍道:“这位就是我们学校的周进学副校长,他对这件事非常重视,为了把您招待好,刚才可是说了要去搜刮点好茶叶。”

两人说着话,周进学已经快步迎了过来,他紧紧握住岳文轩的右手,使劲摇晃的说道:

“岳主任,真是太感谢您了!我们京大刚刚恢复教学工作,一切都百废待兴,对于前沿的科学类书籍尤其渴求,您愿意把价值五十万美元的图书捐献给我们京大,这简直就是雪中送炭。”

“周校长,感谢的话还是别说了,这本来就是我应该做的事情,能够为祖国的教育工作做一点微不足道的贡献,这也是我的荣幸。”

岳文轩并没有急于纠正周进学话中的误解,他本来就没打算把这批图书分给其他高校。

但他这次捐赠图书还有其他目的,自然不能一次就把话说满。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