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ruan.info 弹指间指挥六十万大军,古之用兵者,唯独卫渊如此大胆。

不论是相州之战的部署还是发动中原大战,卫渊的布局,看似将战线拉长,实则,每支军队之间,互为犄角。

若一方遭遇袭击,自会有另外一支军队火速赶去支援。

完成部署之后,卫渊与徐长志二人率领荡虏军与其余三十万将士继续向前推进。

如今,辽军主力,已经汇集在鼓城一带,距离洺州仅有百里。

卫渊此番要将军队行进至束鹿镇。

途中,他向徐长志说了一些未来规划,

“此战结束之后,我打算将荡虏军扩招。”

徐长志点头道:“关于相州之战的兵损情报,我已看了,在我军占据天时地利的情况下,与辽军厮杀,比例仍旧高的吓人。”

“这一情况,在大牛率领荡虏军赶到的时候才算扭转,若能将荡虏军扩招,于国于民,都是一件好事。”

卫渊笑道:“你觉得,三十万怎么样?”

三十万?

徐长志皱眉道:“当年仅是新建八万荡虏军,就面临朝野上下诸多压力,持续近一年的大战,国库所剩无几,那些士大夫们,能答应?”

卫渊笑道:“由不得他们不答应。”

此战结束之后,卫渊将会成为卫国之战的功臣。

到时,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说是半个权臣也不为过。

对他来说,手里没有兵的权臣,只是皇帝砧板上的鱼肉而已。

赵曦对他有恩,他自是不会做出不臣之事。

但总要为自己的后世子孙做考虑。

曾经,他是忠勇伯时,八万荡虏军,足可保证他们卫家权势不衰落。

可现在他是冠军侯了,八万太少,他需要三十万。

代州集团的将士们,也需要一个可以上升与培养他们成才的摇篮。

“卫兄,这一战,你要打到什么结果?真要收复燕云十六州?”

徐长志询问道。

卫渊认真地想了想,忽的摇头道:“再说吧。”

徐长志愣了愣,“卫兄还是第一次举棋不定。”

卫渊道:“真要收复了燕云十六州,我等该如何自处?”

徐长志心中一惊。

是啊,倘若真的收复了燕云十六州,他们,乃至代州出身的那些人,当如何?

卫渊又道:“在初掌百万雄师时,我的确意气风发,想要趁机收复燕云十六州。”

“但陛下封我万户侯,我若再进一步,国公?异姓王?”

“燕云十六州一日不复,我等就得一日安全。”

徐长志不再言语。

二人若是继续说下去,就有些大逆不道了。

此刻,彭城。

耶律信先一路北窜,历经艰辛,终与大军会师。

然而,就算会师,整个辽军可战之兵力,也仅有十余万了。

相州之战,他们一败涂地,再无翻身可能,除非,卫渊出现极其致命的失误。

但彼此都清楚,对于卫渊这个级别的统帅来说,出现失误的可能性,基本为零。

“信先,即日起,你北上离开大周境内。”

耶律仁先看着灰头土脸,跪地不起,失声痛哭的耶律信先,心中也极是无奈。

耶律信先猛地一抬头,“大兄,我走,您怎么办?”

仁先道:“此战,我军已经败了,再无反败为胜的可能,不日,陛下就会下旨意,让我等撤军。”

“我怕是活不成了。”

耶律信先皱眉道:“南下之战,虽说遭遇惨败,可大兄毕竟于国有功,陛下.陛下就算念及君臣之谊,也不会”

话还没说完,就被仁先打断,“败了就是败了,大辽,不需要败军之将。”

信先道:“要死也是我死,是我误入周军圈套,与您何干?大兄,你走!我留下!”

耶律仁先摇头道:“周将卫渊在指挥完相州之战后,已经名动天下,无人不知,他在周国,也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此番南下,为兄将我大辽精锐全部带走,如今尽皆折损在周土,卫渊必趁势收复十六州之地,倘若那养马地被周军夺去,我大辽,亦不复存在。”

“若是卫渊将我杀了,奇功至违,以赵家皇帝多疑的心思,卫渊必不敢收复燕云十六州。”

“我大辽年轻一代武将里,唯独你,有潜力能与卫渊一战!”

“你,能明白为兄的苦心吗?”

简单来讲,他要用自己的性命,来为大辽,为耶律信先,换来一条生路。

自己死了,则卫渊算是功成,收不收复燕云十六州,对卫渊来说,关系都不大了。

倘若!

卫渊仍旧执意收复燕云十六州,那么,有朝一日,卫渊一定会死!

当夜。

耶律信先离开彭城,北上战略性转移。

嘉佑八年,七月十二日。

周军诸将,皆已抵达预定作战位置。

同月十五日。

中原大战爆发。

原先被辽军夺走的土地,比如保定二州与真定府,皆被卫渊收复。

八月初旬,周军攻打彭城。

八月中旬,耶律仁先北逃祁州。

八月底,诸军会师攻打祁州。

耶律仁先兵力不济,守城之战接连受挫。

与此同时,辽国派出使者向大周求和。

九月中旬,赵曦发来秘旨,要让卫渊截杀辽国使臣。

此举意图很明显,赵曦摆明了不想停战,他要收复燕云十六州。

但是,在卫渊接到秘旨的那一刻,却深深地忧虑起来。

真要截杀辽国使者?

此时,周军大帐里,仅剩卫渊与徐长志。

后者道:“截杀辽国使者,意味着,我军就要打到底了,何时撤兵,就不是你我能说了算。”

前者皱眉道:“如若不截杀,那就是抗旨,截杀失败,就是欺君。”

没有人会相信,手握几十万大军的卫渊,会连区区的辽国使者都截杀不了。

“陛下为何让你做这件事?按理说,这种事,交给皇城司来做,不更好吗?”徐长志疑惑道。

卫渊苦笑道:“咱们那位陛下,愈发的有主见了。”

“皇城司乃是天子亲司,他们出手,史书自然会将杀使的这笔账算在陛下头上,陛下不仅想要武功,也想要文治,他要做千古一帝,杀使这样的丑事,他不屑于做。”

“陛下不想让我养望,不想让我有名声二字,因此,杀使之人,也必须是我。”

徐长志惊诧道:“陛下年纪轻轻,竟是有这般心思?”

其实,想出这個法子的人,是王安石。

赵曦觉得很有道理,就采纳了。

如今,卫渊是左右为难。

“不如.”

卫渊喃喃一声,忽的坐在桌案旁,写上一段文字。

大意就是,陛下要做仁义之君,万不可行杀使之事。

简单来说,这对君臣正在互相拉扯。

徐长志越看卫渊写的文字越是吃惊,

“卫兄,伱这是在教陛下做事啊!”

卫渊道:“如今,别无他法,燕云不复,陛下就还要用我等。”

他们都未猜测,那是王安石出的主意。

也因这件事,或可能使君臣之间出现间隙。

嘉佑八年,九月底。

周军攻入祁州城内。

辽军主帅耶律仁先坐于刺史府内,静待卫渊到来。

这时,整座刺史府,都被周军团团包围。

自此,南下入侵的四十万辽军,已经全部葬身在了大周的土地上。

辽国,经此一役,元气大伤。

待卫渊来到刺史府时,陈大牛连忙前来,抱拳道:

“卫帅,耶律仁先说,要见您。”

见我?

卫渊想了想,道:“确实该见见。”

他来到刺史府正堂处。

见到了披头散发,手握一柄弯刀的耶律仁先。

这位年过花甲的老人家,几经攻破汴京,最终,却要殒命于此了。

整座刺史府,灯火通明,血腥味伴随着战火气息,弥漫在整座城头。

在众人的瞩目下,耶律仁先缓缓端坐在了太师椅上。

卫渊上前两步,“你见我,所为何事?”

耶律仁先看向众人。

卫渊摆了摆手。

围在四周的周军将士顿时离开此间。

卫渊也搬来一张椅子,坐在他的对面,心中并无对战败者的嘲弄之意,有得,是感叹。

耶律仁先,也算作一位英雄。

在大周出现狄青、张辅、顾偃开等诸多名将的同时,在耶律仁先的率领下,辽军却愈发壮大起来。

他若算不得英雄,谁还能是英雄?

“你特意要见我,是有事要说吧?”卫渊问道。

耶律仁先抬头,静静地看着他,过了片刻,嘴里才崩出那么一句话来,

“你小子,还真是年轻啊。”

卫渊道:“老将军是当世英雄,我会给你留个全尸,不然活下去也只是受辱而已,如何?”

耶律仁先点点头,“多谢。”

卫渊将要起身,耳旁又传来他的声音,

“且慢。”

卫渊看着他手里的兵刃,好奇道:“老将军对自己下不了手?”

耶律仁先摇头问道:“我只是在想,像你这样的妖孽,最终会是怎样的下场,生路,又在何处。”

听到这番话,卫渊心中一动,重新端坐在椅子上,正色道:“老将军,有话直说吧。”

耶律仁先道:“若你收复燕云十六州,你便真的没有活路了。”

卫渊笑了笑,“明白了,老将军放心,当年我大周太祖皇帝定下的蚕食燕云十六州之计,不会有人动摇。”

耶律仁先一愣,道:“你还真是想得周全。”

卫渊起身郑重作揖道:“老将军,一路走好。”

耶律仁先无言。

待卫渊离开此间之后。

忽听耶律仁先大笑两声,“卫渊,可莫要忘了,与老夫的约定!”

约定?

什么约定?

艹!

卫渊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再来到大堂处,却见耶律仁先已自刎而死。

卫渊气急败坏道:“我好意留你全尸,你用心当真歹毒!”

“来人,将耶律仁先五马分尸,千刀万剐,烈火焚身,取其骨灰,镇于寺庙之下,本帅要让他永世不得超生!”

卫渊罕见的暴怒。

当然那句话,传到了赵曦的耳朵里。

再加上不打算收复燕云十六州,教赵曦做事等等,君臣,岂能不离心?

嘉佑八年,十月初旬,卫渊彻底收复失地。

与此同时,赵曦一边命朝臣拖着辽国使者,一边催促卫渊继续进军,挺进燕云十六州。

十月五日,耶律义先撤兵。

十月中旬,卫渊接到旨意,以准备物资为名,暂缓出境。

赵曦在拖着辽使,而卫渊,也在拖着天时。

只要下了雪,就进不了军了。

燕云十六州,自然也无法收复。

十月二十日。

汴京。

宣政殿里,赵曦看到皇城司指挥使燕达前来,迫切询问道:

“冠军侯出兵了没有?”

闻声,燕达跪地叩首道:“冠军侯说,北地下起了大雪,数十万大军多来自南方,无法忍受北地寒冷,故而无法进军。”

无法进军?

等了这么久,却是这么一个结果?

“朕不是发了几批棉衣吗?燕云十六州.这么好的机会,卫师为何不进军?为何啊!”

赵曦隐隐有些动怒的迹象。

燕达不敢言语。

这时,站在一旁的王安石朝着赵曦使了个眼色。

赵曦无奈先让燕达退下。

待整座大殿,就只剩下他们二人时,赵曦才闷闷不乐道:

“王师,朕就不懂了,辽军精锐全部丧命,就连耶律仁先也死了,此刻进军燕云十六州,乃最好时机,待将来辽军恢复元气,再想收复,可就难上加难了!”

王安石道:“陛下,您先看看这个。”

说着,递给赵曦一张劄子。

赵曦打开来看,眉头微微皱起,

“这明显就是耶律仁先的离间之计,朕岂会中计?”

王安石语重心长道:“是离间计不假,可卫侯与耶律仁先单独相会,也是事实。”

赵曦道:“你什么意思?怀疑卫师有叛国之心?”

王安石连忙作揖道:“臣绝无此意,只是眼下将入寒冬,大军不宜继续推进,国库耗空,倘若收复燕云十六州之战,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役,只怕,会使我大周陷入泥潭,进退不得。”

赵曦本要出口反驳,可认真一想,的确如此。

“卫师明明可以早些结束中原之战,收复失地,他为何要拖那么久?”

“朕不明白,不懂!”

说到这里,赵曦怒气冲冲道:“就算不打,也得再拔辽国一层皮,告诉他们,割地赔款,否则,我大周将士,绝不收兵!”最新网址:www.yiruan.info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