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长生与玄衍道长的相帖事件,远比周贤所转述的还要严重。

乌城,一家医院内。

欧阳朔此时因病已然接近油尽灯枯,那天巨大的打击,让欧阳朔原本病态的身体更加雪上加霜。

“小杰!”

欧阳朔虚弱的抬起手,摸了摸欧阳杰的脸,眼神里既有溺爱,还有不舍。

“爷爷!”

欧阳杰泪眼婆娑的握着欧阳朔的手,看到欧阳朔醒来,心中十分高兴。

“小杰!你不要怪爷爷!这就是咱们欧阳家的命啊!你二叔不管如何,他都是你二叔,血浓于水!你以后要听你二叔的话!”

欧阳朔像是交代后事一般,语重深长对欧阳杰说道,他并不知道欧阳杰早已和他二叔不共戴天了。

“嗯!”

欧阳杰应允着,不敢违背自己爷爷的话。

“老爷子!醒了?《青囊序》你放到哪里了?海家催的太急了!”欧阳晓仁不知何时走到病房门口,快步凑上前,眼神盯着欧阳朔。

“你来干什么?”

欧阳杰眼神不善的看着欧阳晓仁。

只见欧阳晓仁并未理会欧阳杰,依旧看着欧阳朔,脸上挂着微笑。

欧阳朔看见二人的状态,心中自然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此时欧阳朔自知自己时日不多,欧阳杰还小,想要将欧阳家延续下来,还是需要欧阳晓仁的!正是欧阳晓仁的无耻,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性格,才能更好的延续欧阳家的香火。虽然自己不喜欢欧阳晓仁,但是眼下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晓仁!我知道你和海家有联系,《青囊序》在老宅子的香炉下,你去拿给海家!以后小杰,就靠你照顾了!不要让我欧阳家断了香火!”

欧阳朔用着乞求的眼神看着欧阳晓仁。

欧阳晓仁一听自己的目的达到了,便连连答应:“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小杰的!”

说罢,欧阳晓仁边转身离开,丝毫没有犹豫。

欧阳杰此时恨得牙根直痒痒,怒视着欧阳晓仁的背影。

“小杰!不必在意,那本就是身外之物,与我们欧阳家无缘!你要记住,爷爷走后,你去找这个人!他与郭瘸子是死对头,要是知道郭长生是他的徒弟,定然会帮助你!你要记住,今后你就要……”

欧阳朔刚将自己手中的一张纸塞进欧阳杰的手中后,话还未说完,最后的一口气便咽下了,临终的嘱托都没有说完。

“爷爷!”

欧阳杰撕心裂肺的哭喊省,响彻整个医院的走廊。

————

郭长生在别墅内坐在沙发旁,看着躺在床上的男子,心中不断思索着,一会儿男子醒来应该怎么办。

就在这时,郭长生的手机也响了了起来。

“主人!我是阿耶!我现在在乌城的机场,你现在在哪里?”

听着电话里的声音,郭长生心头一喜。

“你来了啊!我叫人去接你!你在机场门口等着!”

郭长生随后便挂断了电话,叫来了赵静明,让他去接阿耶,毕竟二人见过,也算是熟悉。

赵静明走后,郭长生也准备不再等着这个喝醉的家伙,刚要上楼,谁知男子醒了过来。

“你是郭长生?”男子坐起来,揉了揉眼睛,看着正要上楼男子,疑惑的问了一句。

郭长生听到声音转过身,走向男子,坐在他的对面,说道:“我就是郭长生!”

话音刚落,男子高兴的起身,握着郭长生的手,自顾自的说道。

“我叫东方星卜,是酒中仙的关门弟子。”

郭长生听着东方星卜的介绍,心中有些好奇,自己只是听过酒中仙的名号,并不知晓这酒中仙叫什么。

东方星卜看着郭长生疑惑的脸,笑着解释道:“不必疑惑!我师傅本就复姓东方,我们这一脉,与你们郭氏风水不同,钻研的便是星相与卜算,所以起名‘星卜’。但是为了能够混口饭吃,风水我们也涉猎一点,不过和你们相比,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东方星卜嘿嘿一笑,面色和善,丝毫看不出刚刚喝的大醉。

“你找我什么事?”

听到郭长生的问话,东方星卜再次说道:“那日,我本来想去将军府助你解围,谁曾想我喝多了,等我醒来发现,你都已经解决了,我就独自离开了!但是我今天一早看见新闻,说你跟人下了‘相帖’,我想着你一定需要人帮忙,所以我便不请自来,叨扰你了。”

郭长生一听,更是谨慎的不行,正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这小子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帮自己!

见到对自己仍有怀疑,东方星卜从兜里有拿出一小瓶七两的二锅头,喝了一口,借着酒意接着说:“其实将军府风水局的泄露我师傅早就知道,可是因为他身体不允许了,所以就让我来,我来了好些天,那门口总是有人拦着我不让我进,我总不能偷偷的进去啊!我说我是酒中仙的弟子,他们骂我是酒鬼!是疯子!”

说到此处,东方星卜又喝了一口。

“所以我只能在哪里等,等海家的人!就那天我睡醒了,发现大门开着,仔细一看有人在改风水局,我当时就震惊了!普天之下能够在风水局上改风水局不超过五人!当我知道你姓郭的时候,我便知道你是郭瘸子的徒弟!也就是郭拐子。”

“你改了风水局,也算是帮了我一把!帮助我圆了我师傅当年的遗憾!九阳聚鼎虽然帮助了海家,但是也给海家带来了因果,阴气一日不散,海家便一日要受到因果的制约,这也导致了我师傅的心中久久不能释怀!”

东方星卜解释着,手中的酒也要见底了。

“就因为这样,所以你来帮我?”

郭长生此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家伙不会是喝多了吧?说的是酒话吧!

“我没多!我一定要……助你……额……当做,还你的人……情……”

东方星卜说着说着再次到了下去,本身就没有醒酒,接着又开始喝,不喝多才怪。

“酒中仙?我看你是烂酒鬼!”

郭长生看着东方星卜无奈的说道,心中虽然相信他的话,但是实力还是要看看的,一切都要等这家伙醒了以后再说了。

入夜。

慕暖晴一回到家中,她不敢相信这是不是自己的家,反反复复确认了好几遍才走进房内。

“你是?”

慕暖晴看着正在收拾屋子的阿耶,一脸疑惑的问了一句。

阿耶则是十分自来熟的走上前,抓起慕暖晴的手,激动的说道:“你是云姐的女儿吧!我听主人提起过你!你长的可真漂亮!”

慕暖晴一听满头问号,不理解她在说什么,但是看她的样子好像是认识自己妈妈。

“主人?谁是你主人?”慕暖晴不解的问道。

阿耶语气兴奋的解释着:“郭长生啊!他就是我的主人!”

慕暖晴一听此话,心脏一瞬间像是被针刺了一般疼痛,这么一个如花似玉,充满异域风情的女子,竟然叫郭长生主人,你要说没有点什么事儿,可能任谁都不会相信!更何况这女子叫郭长生的名字那叫一个亲切,就像是很多年的关系一样。

除此之外,心中更多的情绪像是自己多年喜爱的玩具,突然被别人抢走了一般,一种说不出来的异样情绪。

“郭长生那?”慕暖晴强压着怒气,低声问了一句。

阿耶见状直接大喊。

“主人!主人!”

郭长生在楼上听到阿耶的大喊,也是连声回应着:“别喊了!别叫主人了!”边说话,边走下楼。

“暖晴,你回来了!”郭长生高兴的迎接慕暖晴。

慕暖晴阴沉着脸,看了看阿耶,又看了看沙发上的人,目光深邃凌厉,一言不发。

郭长生面色尴尬,缓缓的说道:“这事说来话长!你先进来咱们慢慢聊!我和你说说,你就明白了!”

慕暖晴本想发作,但是又觉得没必要,便走进房内,听着郭长生的解释。

郭长生见到慕暖晴给机会,便将与阿耶的事从头到尾的讲述了一遍,甚至将阿耶绑架慕云的事也说了出来。

慕暖晴本就是个心软的人,在得知阿耶的悲惨身世后,更是眼眶通红,看阿耶的眼神都变得柔和了不少。

“你哥哥怎么样了!”慕暖晴关心的问道。

只见阿耶低着头,语气哀伤的说:“他走了!昨天走的!我将他的骨灰洒在了海里,希望他能够看看这美丽的世界,下辈子不要再这么苦了!”

慕暖晴听后更是可怜阿耶,抓着阿耶的手,久久不肯放开。

“那他是谁?”慕暖晴指着沙发上的东方星卜。

只见这时,东方星卜像是得到了什么召唤一般,毫无预警的情况下,再次起身,恭敬的介绍自己:“在下东方星卜!是酒中仙的关门弟子,我是来还人情的!我……”

东方星卜说着话,手却不自觉的在身上的兜里来回乱摸,寻找着自己放在身上的酒。

“酒鬼!你别找了!你兜里的酒我都给你找出来了!你还自称酒中仙弟子,你看看你喝的样子,你干脆改名叫酒鬼得了!从你兜里找出好几瓶白酒,你真能喝!”

郭长生指着茶几上的酒瓶,瞪了一眼东方星卜。

东方星卜悻悻的看着郭长生,悄悄的伸向酒瓶,偷摸的拧开,却没想到刚要入嘴,被郭长生抓了一个正着。

东方星卜可怜兮兮的说道:“哥!就来一口!”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