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谁?”

定真师太脾气最火爆,率先大声喝问道。其他人也同时把目光盯紧了江梦影。

江梦影绝美的脸上露出一抹苦笑,道:“昨日我曾与花府的七公子擦肩而过,匆匆一瞥间,发现跟在花七公子身旁的两个护卫,虽然都做了易容,但与魔门金月坛的两名高手气息相似。

梦影又询问了府内其他人,根据府内护卫的说法,在周陀师兄出事的前夜,花七公子身边的那名老妪,曾找过周陀师兄。”

此话一出,定真师太再也顾不得伤重,纵身一掠,瞬间消失在原地。

崔玉梅等人也不遑多让,一群人纷纷赶向花满天所在的院落。

……

满天香居,正是花满天的住处。

院子里种满了各种不属于这个季节的鲜花,以花家的财力,想要办成这点当然不是什么难事。

想到事情正按着秦鹏和自己的计划发展,端坐在花海之中的花满天,忍不住又仰头喝了一杯酒,脸颊两边各显出一抹红晕。

他自己的护卫,以及石崇,石三娘二人,也被花满天拉着坐下,四人围着案桌,心情都很不错。

花满天笑道:“二位放心,一旦事成之后,本公子答应秦兄的条件,一定会如数做到。今后花家就要仰仗秦兄及诸位了!”

石三娘赶紧拿起酒杯回应,连素来冷着一张脸的石崇,此刻都变得激动难抑。

江湖这个地方,从来都是一个巨大的名利场,摆脱不了名利二字的束缚。

人在江湖,大部分人所求的,也不过就是名和利。以花家富可敌国的财力,足够让金月坛在临安城肆意而快速地发展,许多问题都不再是问题!

一旦金月坛发展起来,水涨船高之下,他石崇也不会再是那个流浪江湖的可怜虫了。

几人正笑谈间,忽然院子大门被人一脚踹开,厚重的门板居然在半空裂成了好几块,飞散向各处,砸塌了大片花海。

花满天冷冷看向外面,等发现来者是谁时,不由面色一变,起身笑道:“什么风把师太给吹来了,不知花某什么地方开罪了师太?”

定真师太冷冷一笑,根本不答,只是注视着花满天身后的石三娘和石崇。

紧接着,一群人相继赶到,围住了大院门口,各色目光瞬间投来,令石三娘和石崇立马感觉到了不对劲。

崔玉梅伸手一指,喝道:“来人,把这两个魔门妖孽拿下!”

立刻便有一群人扑了出去,既有日月双宗的弟子,也有峨眉派弟子,都是武林大派出身,虽然都很年轻,但功力着实不可小觑。

一时间,刀光剑影纵横,宛如一束束无形惊涛涌向花海中的石崇和石三娘。

二人知道身份败露,根本就不敢接招,第一时间就运足功力,朝反方向逃去。

奈何这次三派齐出,这群年轻人都铆足了劲,其中有几人的武功更是了不得,一重重剑气刀光叠加碰撞之下,虚空爆破,花海炸碎。

满天飞花翻卷之下,石三娘和石崇只感觉被一股不可抵挡的巨力砸中了后背,齐齐吐出一口血,身子不由自主朝前摔去。

立刻便有一群人狂扑上去,狠狠抓向二人。

石三娘口鼻溢血,忽从怀里掏出一包药粉,猛力一洒。药粉借着劲风迅速弥漫向四面八方,但凡接触者,无不是像落饺子般摔倒在地,打滚惨叫不止。

后方的定真师太一掌拍碎药风,然而药风竟又自动汇集到一处,继续荼毒倒地的弟子。直到崔玉梅挥出一剑,剑气才彻底搅碎药风。

等一群人赶上去时,现场哪里还有石三娘和石崇的身影。

崔玉梅见多识广,望着空气中尚且残留的一些药末,眯起了眼睛,沉声道:“原来是西域五毒教的五毒散,魔门妖人就是妖人,该杀!”

江湖中用毒门派不少,但能把毒用到人尽皆知,天下皆惧的门派,却是屈指可数。中原以川蜀唐门最为出名。而在西域,则是臭名昭著的五毒教。

据说五毒教共有一千三百六十八种杀人剧毒,在这当中,五毒散排名第八。此毒不仅无色无味,毒性更是极易扩散,中者神仙难救。

哪怕是极武境的超一流高手,也难以抵御这种剧毒。

江梦影感慨道:“应该不是正宗的五毒散,而是稀释过后的余毒,否则今日在场之人都难逃一劫。”

定真师太生性要强,刚才她没驱散毒风,反而被崔玉梅逞了威风,不由脸色难看道:“一个个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去追!”

峨眉派弟子不敢违令,只得咬牙追出去。

日月双宗弟子心中暗骂,可为了不被峨眉派比下去,也只得硬着头皮跟上。

崔玉梅露出一抹讥笑,盯着神情发慌的花满天:“七公子,你能否解释一下,魔门妖人怎会跟在你身边,贴身保护于你?”

一刻钟后。

距离花府数千米的一处破旧巷道内,两道带血的身影踉跄着冲出,披头散发,样貌极为狼狈。

石崇难得感激道:“这次,多亏了大娘的五毒散。”

石三娘满脸苦笑,到了路口,扶着石墙,止步喘息道:“石小子,你往这边走,老身就不回金月坛了。”

石崇惊疑不定地望着石三娘。

石三娘叹道:“上次从海鲨帮出来,坛主曾问老身,身上可还有五毒散,当时老身欺骗了坛主。

唉,像咱们这种江湖人,从来都是提头过日子,身上哪能没有点底牌傍身。可惜这次为了保命,老身连这点底牌都弄没了。”

石崇张了张嘴,听出石三娘语气中的唏嘘与无奈,却说不出一个挽留的字。

都是江湖人,石三娘的做法他能理解,他相信坛主也能理解。可理解是一回事,石三娘毕竟是欺骗了坛主。

换成是他,这样的手下还能相信吗?以那位坛主的心狠手辣,只怕……

望着石崇脸上的惆怅,石三娘淡淡笑道:“老身别的不行,但一对老眼还不算昏花,石小子你是个性情中人,本性不坏,就是做事太冲动,这点要改啊。

要不然,就趁早脱离了这座江湖,找个没人的地吧。名与利,终究只是过眼云烟,害人不浅的东西……”

带着几分虚弱的话音飘进石崇的耳里,等他惊醒时,石三娘的身影早已消失在偏僻巷道内。

石崇不敢停留,转头逃向了另一个方向。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