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芝龙看着一身干净,身无长物的陈烨,有些奇怪,这样子,也不像是放什么东西的啊。

而且今天陈烨过来,到现在除了叭叭的给他说了遍大明要亡,他会成为汉奸被杀,他老婆被辱,儿子抗清到死,其他正事一样没干啊。

想不通也只能照办,在郑芝龙的带领下,来到了院宅西部,这里有一个接近一亩地的平院。

“店主,这里就是我们平常中转珍贵货物的地方,不知道您是要……”

郑芝龙话音还没说完,就看空地出现了一盏大灯,院子中开始凭空出现了一层一层的方块箱子,越堆越高。

随后又是各种物品出现,看的他心中的波浪也是越来越大,有这种神异的手段,陈烨现在说什么他也相信了。

“今天我过来,主要是有两个事。

第一件事,就是给你补充海军第四军的装备,也就是面前这些东西,毕竟你这个海军头子也是老朱亲封的,没有对应的军服装备可不行。

第二件事,就是要和你说说,关于改制大明水师的问题,而这一点,老朱决定由你来做。

所以还会提供一些一万五千料载重的钢铁船给你用于练习船舶驾驶,等待改编现在大明的水师后,再装备载重六万料的。”

“店主,你是说一万五千料,还有六万料的?这怎么可能?”

郑芝龙惊呼出声,实在是因为现在大明官船最多也就是四千料了,据他所知,在这片海域上还没有超过一万料的海船出现。

“对啊,一万五千料,而且是纯铁制造的船,比你们现在的那些木头战舰来说,更抗造,而且不用风浪也能快速航行,一艘船二十人就能玩转。”

“郑某……郑某实在是无法想象,若是一万五千料载重,还是铁制作船,该是什么样,他当真不用木材吗?”

“明天给你弄过,现在先给你说下这院子里的东西,你明天让人过来全部领走。

这里有足够六千人的作战用品,也就是两个团兵力的装备还有后勤物资,帐篷和床这里放不下,我放在院外了。

一共六千只新式燧发枪,两百门合金大炮,火药和高爆炮弹若干,还有六千人的背包,以及两个团部加六个营部的控制中心。

军装因为有型号差距,暂时没放出来,等你统计好六千人的身高尺寸鞋码,我再给你。

对了,这是你的,来看看,这个四十三码的鞋能不能穿。”

陈烨手上突然又出现了两个纸盒子,递给了听得满眼放光的郑芝龙。

郑芝龙接过陈烨递过来的盒子,伸手打开,上面的是军礼服,陈烨按照他和自己差不多的身高,给了个2xl的型号。

第二个盒子里面是一双军靴,郑芝龙看着漆面的皮靴,怎么看怎么喜欢,当场就准备脱鞋穿上,被陈烨拦住了,让他套着塑料袋比了一下,发现刚刚合适。

然后陈烨又指导着,让他将礼服也穿上,已经安装好的领徽,在陈烨布置起来的led等下闪着金光。

通过陈烨的话,郑芝龙明白了少将在皇家陆军这个群体中的等级,心中也是满意。

皇帝和这个店主对他的重视程度,让他很受用,‘不计前嫌’的态度,也让他很感动。

“军服还没准备好,你明天让他们自己准备好丈量身高,海军的作训服和陆军有些不一样。

在几百年后,海魂衫是各国通用的象征,毕竟这个年代,海军大部分还是在陆地上生活的。”

“明白了店主。”

郑芝龙一边回答,一边整了整衣服,对着陈烨拿出来的试衣镜,看向一身笔挺礼服的自己,越看越爱。

白色的衬衣搭配黑色的外套,红色的绶带加金色的腰带,胸口没有资历没有勋章,但一样显得雄壮。

“其他的明天再说吧,我也困了,记得挑选些机灵的人,铁船那玩意其实我自己也只会启动。

轮机维护这些我也不会,他们想要玩转没个一两年不行,不过简单开起来还是没问题的。”

“没事没事,不就是船嘛,店主你放心,咱们这些海上讨生活的人,肯定几天给你玩得飞起。

店主你这边请,郑某已经吩咐人收拾好了客房,只等您直接歇息,其他的郑某今晚就会安排好。”

真金白银的物资拿出来,郑芝龙的态度变的更加恭敬了,等送陈烨去客房休息后,他又抱着陈烨给他的电筒,冲回了院子。

兴奋的看着满院的箱子,郑芝龙比看到满院的珠宝还高兴,有武器有火炮才有钱,这才是恒古不变的道理。

被连夜打着火把叫过来的施琅,在下人的引领下走到了院子中,没有惊讶于郑芝龙的led灯,毕竟电台都已经见过屏幕发光了,反而看着满地的物资,有些疑惑。

“大哥,这是哪来的商品?咦,大哥你这身衣服,怎么这么怪异?”

“嘿嘿帅吧,这是陛下给我的官服,尊候你再去仔细去看看,这些东西都是什么?”

施琅听到这话,走近一看,注意到了堆叠的合金大炮,还有已经被拆开的一只燧发枪。

伸手拿起一只,冰冷又细腻的做工,看起来很薄的枪管,都让他有些有些吃不准。

只是勐然想到了荷兰人前两日回到台湾时,携带过一组火铳,看起来也是枪管很薄。

那些火铳做工很好,无论射程,还是击发后的换弹速度,都比以往的燧石火铳要厉害。

“这火铳是皇家陆军的火铳!那些荷兰人不是一只都不愿给咱们吗,现在愿意卖给咱们了?”

“这确实是皇家陆军的火铳,不过他们不是荷兰人卖给我们的,而是陛下给我们海军的装备。”

“陛下还真拨装备了啊?不对啊,那个铁畜牲晚上也没来啊。”

施琅听完也是一阵的高兴,不过想想也奇怪,无人机的声音在晚上那么明显,他怎么也不可能哦没听到啊。

“这是其他办法运来的,除了这些火铳,还有那些火炮,是在关外打的那些建奴连城都守不住的火炮。

别看他那么小,弹丸可以射出四里地,而且他们得火药也是特殊的配方,威力非常大。

你今晚将咱们手下最机灵的操船手,挑选二十个出来,明天等着很我去接收朝廷给我们的铁船。

然后再找六千人出来,将他们的身高尺码量出来,等到明天就可以给他们换朝廷的军服了。”

“好嘞,我这就去办。”

施琅听到这话,点头后就离开。

看施琅去办事了,郑芝龙还是有些不放心,想着海港若是放船,那得有无数人围观了,以陈烨今天晚上偷偷摸摸的举动,他猜想崇祯并不想被人知道这个能力。

于是也亲自出门,打上火把去了海港,看明日在哪里放船,该怎么清场才能没人看到。

同时考虑着自己放在虾夷岛,倭国的那些人,哪些是可以算进改编的亲信部队,哪些要留成自己的想法后手,防止皇帝把他的人拐了。

忙到快要天亮,郑芝龙才回府歇息,等鸡鸣声响起的时候,在侧室的服饰下,匆匆的洗了把脸,又到客房外的院子等着,态度放到了很低。

经过一夜的思想斗争,这会郑芝龙也算是回过味来,陈烨为什么要给他说那些东西了。

从目的上来说,还是在想要敲打他,让他能够帮助崇祯将大明的水师给带起来。

毕竟昨天的那份历史书上写的很清楚,大明的吏治有多烂,军户有多渣,他自己也知道。

不过面对陈烨的能力,还有崇祯的重用,郑芝龙觉得能够预知未来也挺好的,倘若不是这个店主,也许他的未来真是那样呢?

这一等就是一个时辰,就算有人守着,他都在怀疑里面的人是不是已经走了。

‘这个店主身居高位,怎么会还这么嗜睡。’

喃喃自语的声音中,门终于开了,一身简洁衣服的陈烨走了出来,看着坐在院子木桩上的郑芝龙,点点头,有些意外。

“早啊郑总兵,不多睡会?”

……

“店主早。”

“看来郑总兵已经想明白了。”

“为陛下效忠,是我的本分,陛下慧眼识珠,给我官职,我誓死忠于陛下,而不是忠于大明。”

“好!有郑总兵这句话,我相信你的未来就稳了,只要你不背叛陛下,陛下也不会亏待你。

鉴于你的态度,现在,我正式宣读陛下对你的爱任命,郑芝龙,听令。”

陈烨突然严肃起来,让郑芝龙都不由得站直,心中还有些小小的期待和紧张。

“郑某听令。”

陈烨将手机掏出,然后找到了一个录音文件,点了播放。

“经朕与大明内阁委员会商议,同意增设大明天下水师总督一职。

任命郑芝龙为大明天下水师总督,掌管大明水师兵员。

同时,大明一应官营造船厂,皆由你进行统管治理,此任命,将会在朕回京后,正式由内阁盖印,通传六部,诏告天下。

在此之前,你要查清大明水师家底,为你即将接任做准备。

望你不要辜负朕之信任,让大明水师成为真正的远洋海军不懈努力!”

“臣谢陛下皇恩。”

郑芝龙激动的冲手机喊道,心中简直快要乐死了。

他想不到的是,崇祯居然给他这么大一个官职。

虽然还不是王爵,可掌管大明所有水师,那是实实在在的权利了。

这比什么福建海防游击,福建总兵来的更快活,他以后可以名正言顺的打劫外国商船了。

“郑总兵,你昨天看过史册,也知道,现在大明的具体问题在哪。

所以任命你为水师总督只是控制的第一步,你真正的任务,是要将水师腐朽的吏治,还有造船厂的堕落扭转过来。

宋元时期,天下尚能造出六千料的大船,到了今时,却连四千料都造不出了,说到底还是管理上出了问题。”

“店主说的是,大明的勋贵官员,确实并没有看到海外的广阔,洋人船坚器新,且鼓励出海,大明禁海自然会落后于人。”

郑芝龙只是一个招安的海盗,所以对于官场的那些门道他更是不爽,吐槽起来直白又准确。

“这就是陛下任命你的原因,需要你这个见识过海外,能力出众的忠心臣子进来搅局。”

陈烨和郑芝龙聊了一会,等下人将早点送上来吃过之后,才和郑芝龙一块出门。

看着门口的轿子,陈烨想了下,让郑芝龙将人都驱赶后,从橱窗放出来一辆越野车。

“这是汽车,可以载四个人或者一石货物,日行两千里。

皇家陆军未来要大规模装备的还有运输卡车,同样可以日行两千里,载上二十人或者二百石货物。

只要官道好,最多四日,京师的士兵就可以有上万人赶到福建。

郑总兵,你感觉有了这些东西,大明的疆域还是以前那般,天子无法掌控的情况吗?”

看着突然出现在地上的越野车,郑芝龙想起了郑芝豹给他发来的电报,其中就有关于一种可以运送很多人的大铁车。

他当时还在想,那种大铁车要是用来运兵到远方的话,岂不是比马车好多了,现在一听陈烨的话,时代的局限性被打开才发现了可怕之处。

若是这种车有个上千辆,拉着数万名精锐士卒向着各地横冲直撞,恐怕只有四川那些山间小路众多的地方,才能抵挡。

而这沿海一片,哪里不能找到个可以通车的大平地方?

两人坐上车后,陈烨开着车到了主路,水兵们,还有村民们都好奇的看着这个铁车,施琅骑马在前面开路,一脸紧张。

从郑宅到海港因为经常运送货物的原因,道路修的也是很宽敞平坦,至少平常并行两辆马车就没问题,和官道都一样了。

这样的道路,越野车行驶起来也没有难度,所以给郑芝龙的体验就是,速度更快了,舒适度也比马车来的更好,就是没轿子晃悠得舒服。

趁着前方没人的时候,陈烨还表演了一把加速,直接一百二十码的速度开了足足数百米,让郑芝龙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时代的速度。

越到海港边,路上的人也越来越多,不过有施琅吩咐人进行驱赶,倒是没有出现车撞人的情况。

“对了,我调船过来肯定是不能让很多人看到的,你还得清场。”

陈烨看着越来越近海平面,澹澹的说道,一排排泥土屋子是水兵还有渔民的休息场所。

“郑某昨夜就已经吩咐过了,店主等下朝那边开就是,那边有个小弯,是我们的战船停靠的地方,郑某已经让所有人暂时离开了。”

“嗯好。”

陈烨继续开车,开到了郑芝龙所说的战船港停下,下车后,陈烨看着对面的海边有一排排数十米的帆船,还有一些甚至达到了上百米,非常壮观。

“这就是你们的战船?”

“没错,这里除了一些飞剪船,还有龙龟船,都装载了火炮。

最里边还有一艘两千五百料的炮船,那艘炮船足足有三十门火炮。

这里都是现今大明最厉害的战船,我们还有五十余艘在弯弯,对马,吕宋倭国等地保护商船。”

郑芝龙有些得意,数现在的人大明海域,除了朝廷得水师,也就他最强了。

不过朝廷得战力太渣了,船多都没用,有些又是年久失修,加上久未训练,凸显得他们比官军厉害许多。

“啧啧啧,想不到木船也可以这么大,这用来当靶子很合适啊。

这要是拉一艘护卫舰,只需要主炮76mm炮,点名就能给你全灭了,导弹啥的都是浪费。”

听着陈烨惊奇中带着不屑的话语,郑芝龙想要反驳,就看到陈烨手一挥,海面远处就出现了一艘红色带黑的船只。

之所以放的这么远,是因为陈烨等会还要启动它,要是放近了,容易触礁,还不好操作转向。

郑芝龙朝着远处眺望,这艘船只看起来非常的怪,前面是船头,中间是凹平的看起来是货仓,后面是数层高的楼房。

长度足足有三十多丈,但没有超出他的认知,不像是一艘上万料的大船,这是郑芝龙的第一反应。

只是等反应过来后,他童孔都急剧收缩了两下。

因为他注意到了,这艘船,居然真的全是铁甲,这么大的铁甲船,肯定比龟甲船还重许多倍。

他想象不到,这船是怎么浮起来,又怎么能达到陈烨所说的载重。

而且这船连一个桅杆都没有就算了,看起来它还没有划桨的地方,这也让郑芝龙在想,它该怎么在海面跑起来,难道是其他船拖着?

“走吧郑总兵,上去欣赏一下。”

“这个……店主,他离我们有些距离,我吩咐人去操作船只过去吧?”

“谁说的,有快艇啊,对了,还得再叫那些要学习操控这艘船的人一块过来。”

“店主,他们现在有些远。”

郑芝龙刚说完,就看陈烨向水面由一挥,一艘小一些的铁船出现在了水面,还是没有浆,也没有风帆,不过这小船,他们自己弄些浆也可以划过去。

郑芝龙突然想到,这片海港为了保密,已经把人全部暂时清空到营区了,现在海港连个活人都没有。

陈烨也反应过来,又和郑芝龙一块上车,开回头到了施琅等待的地方,叫施琅带上人,骑马跟着车屁股来到海港。

一行人在海港就注意到了海上的货船,毕竟这是他们的海港,勐然多了一艘不属于自家的船还是很容易发现的。

“走吧诸位,先上快艇,再从快艇过去。

不过快艇只能载六个人,剩下的十多位兄弟,只能用你们自己的船过去了。”

“郑伟,郑强,何耳朵,你们三个人去拿四只浆来,其他人登船过去。”

听到陈烨的话,郑芝龙直接吩咐几个人拿浆,其他人去开飞剪船登船,留下这几个人也都是力气大的,好让他们划船。

“拿浆?不用,这船自己可以动的。”

“那就你们三个下去,把小铁船推到岸边。”

郑芝龙虽然不知道这个船是什么原理,但陈烨敢这么说,他就相信肯定能行。

跟着陈烨走到海边后,三名水兵脱了衣服,游到了船头位置,将快艇推了过来,然后让陈烨他们上船。

郑芝龙和施琅坐着,不停的敲打着快艇的主体,听着各种清脆的声音,有些困惑。

玻璃钢和合金还有高强度塑料组成的快艇,所带来的就是类似的金属质感,郑芝龙可以肯定,这船不是铁包木。

陈烨走到快艇后面,对着螺旋桨的集成发动机按下了按钮,冒着澹澹烟雾的发动机抖动起来。

随后螺旋桨开始缓慢转动,陈烨也走到了驾驶位,板着舵盘,向货船开去。

这番动作,让郑芝龙几人直接都愣住了,想到刚才陈烨开的越野车,再感受着正在快速行驶的快艇,郑芝龙第一次有了落后感。

快艇的无人划桨和快速航行,都让郑芝龙明白,海洋时代该变天了。

不过十多秒后,陈烨就开始减速, 到达了货船下面,顺着提前准备的绳梯,上了船头的甲板,然后顺着楼梯走到了空旷的货区。

整艘货船并不大,至少没有现在明朝最大的海船大。

五千吨的海船,宽不过十八米,长九十九米,和现在欧洲的主要战舰一百五十多米的长度,更差了一截。

但郑芝龙他们一点都没小瞧。原因就在于这船的材料。

真的是纯铁,那红色的铁锈,还有各个硕大的螺丝钉,还有船锚的铁链。

就像脚上和手上都有刺一样,郑芝龙一直在跺脚和叩船,施琅收敛了一些,三名水兵更是连话都不敢说,只能睁大眼睛观察着围绕甲板的数米高船壁。

郑芝龙这会也发现了货船的特性,那就是平面没有遮挡,两边的船壁很好,显得立方空间很大,以这种平面空间,让他们可以装很多东西。

稍微改造一下,两边就可以架上许多炮台,中间再装上万料的商品物资,又是战船又是商船。

纯铁的舰首和船身,不怕别人的火炮,开足马力可以直接撞别人的木船,想想就刺激啊。

“怎么样?郑总兵,这种小的只是未来的商船,也就是说,皇家海军的旗舰和战舰并不是这种。”

“我的老天爷,店主你骗人的吧,这还只是小的?”

“尊候,不得无礼!店主说了的,这种一万五千料的铁船确实是小的,还有六万料的。”

郑芝龙喝令施琅后,心中没有平静下来,这么大的铁船,不需要多了,只要十艘,全部装上弹丸,他能把欧洲人的屁股打爆,能够把弯弯的水兵全拉到倭国。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