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3章 奥丁的压迫力(二合一 求订阅!!!)

和记忆中的那道影子一样,多年过去依然没有变化。

楚子航的身体微微颤抖着,不会是因为恐惧还是兴奋,亦或者是某种很复杂的情绪,他死死盯着镜子里的“故人”,似乎是要把祂的身影深深烙在脑海里。

镜子里的世界风雨交加,雷霆翻涌,但诡异的是居然听不到任何声音,就像是出演一场默剧……可那股死亡气息是那么浓烈又真实,仿佛要穿过镜面灼伤楚子航的皮肤。

镜子里的人影动了,那个高大伟岸宛若神祇一样的身影从巨大的王座上站起,八足骏马仰天长啸,雷云在天空中翻滚聚集,祂的目光也看了过来,似乎要透过镜面照到楚子航的身上……楚子航感觉到后肩的未知隐隐作痛,仿佛有一团火在那里燃烧。

巨大的领域笼罩了整间屋子,是“审判”……绘梨衣的眼瞳亮起来金色的光。

其实在绘梨衣的方向,她是看不清镜子里的画面的,因为正好被楚子航的身影给挡住,但她很是敏锐地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于是下意识释放了她的言灵,“审判”的领域覆盖了不算太大的整个密室,仿佛和虚空中的某种看不见的力量隐隐角力抗衡着。

路明非的身体也崩的像一张弓,这是极度紧张的表现,就像猛兽察觉到了敌人在附近,野兽的本能让它第一时间绷紧身体随时准备应战。

路明非距离楚子航和镜子更近,感受也比绘梨衣更加直观……那种扑面而来的死亡的气息,只有当初在面对已经成为“白王”的赫尔佐格时才有类似的感觉,路明非能看到楚子航战栗的背影,凭他对楚子航的了解,路明非大概能猜到楚子航面对着怎样的可怕的东西。

楚子航能看到,那尊伟大的神祇古奥的面具下,祂的嘴唇动了,仿佛吐出了几个晦涩的音符,但确实无声的,根本就判断不出这是什么语音,但随着祂的动作,楚子航的耳边响起了风雨声,不时还有雷电的轰鸣,暴雨拍打在高架坚硬的地面上,聚成水流“哗啦啦”的落下,像是瀑布。

神明身上的盔甲撞出金属般的交击声,八足骏马发出尖利的嘶叫,仿佛战争的号角,那绝对不是属于人类世界的声音,楚子航感觉自己的耳膜都要被震裂了……耳廓里流出温热的液体,是血。

不是错觉,这一切都不是错觉,包括刚才楚子航听到雨打屋顶的声音,不是他的幻听,那声音并不是从房间外面传来的,而是从这面镜子里传来的……或者说,就算是幻觉,也足以对人造成实质性的伤害,那这和现实的攻击又有什么区别?

仿佛某些禁忌的壁垒被打破,镜子的表面出现了水纹一样的波动,金色和火红的光芒照进了楚子航他们所在的屋子里,记忆中的神明……或者说恶魔已经来到了虚幻与现实的边界,前所未有的强烈的死亡气息从镜子中喷涌而出,整间屋子的纸张都疯狂的抖动,就像是被狂风吹乱,又像是因为恐惧而发颤的蝶群。

绘梨衣的眉头皱了起来,她能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入侵了“审判”的领域……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感觉,也是从未发生过的事,因为在“审判”之中,作为言灵主人的绘梨衣就是当之无愧的神明,她可以审视一切事物,对所有生灵的命运生杀夺予。

但这股力量实在太匪夷所思了,它打破了言灵的壁垒与现实的规则,人类的语音难以描述这种超乎常理的事,有某个意志强行侵占了“审判”领域,还蛮横的与绘梨衣争夺至高的权利。

路明非死死咬着牙,他感觉自己的身体被寒冷和火焰同时包裹着,这么炽烈的元素,路明非可以断定敌人绝对是龙王级别的存在……比成为“白王”的赫尔佐格压迫力更强,因为那时候至少有路鸣泽帮助他,现在这么危险的情况,路鸣泽却罕见的没冒出头来和他交易买他的命。

“师兄……”路明非艰难的喊楚子航。

他伸出一只手,想去拉楚子航的肩膀,他只看得到对方的背影,路明非不确定,在如此的重压之下,楚子航是否还保持清醒的意识?

楚子航此刻忽然想起了某个男人,他的黄金瞳前所未有的耀眼,冰冷的眼神看着激将突破镜面的神明……“神”同样也看到了楚子航的目光,祂的动作出现了一丝不流畅的停顿,那张古老面具下的眼神透着一丝迟疑与不解,就像见到了一个早就认识却意料之外的人。

也就是这么一个不知道能不能称之为破绽的瞬间,绘梨衣忽然往前踏了一步,来的路明非的话身旁,“审判”的领域再次扩张,她的黄金瞳重爆发出前所未有璀璨的光。

路明非顿感压在身上那股沉重又古老的死亡气息骤然变淡,身体变得轻松起来,他第一时间抓起落在脚边的那本“尼伯龙人之歌”,狠狠地砸向楚子航的方向。

“管你是什么东西……我去你大爷的!”

就像一只在天空中飞翔的鸟,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抛物线,书本越过楚子航的头顶,精准的砸在他面前的那面镜子上。

硬壳的封皮与镜面接触的那一刹那,镜面碎裂开了,清脆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房间里,这声音太巨大了,根本不像是一面镜子被敲破了,更像是彗星撞到了地球,楚子航、路明非、绘梨衣三人都有不同程度的耳鸣,距离镜子最近的楚子航甚至耳膜破裂。

镜子里的人影也伴随着镜面的开裂而破碎,还有八足骏马和巨大的王座,路明非不像是砸碎了一面镜子,更像是砸塌了一个世界,风声雨声和雷霆的轰鸣声此刻都听不到了,楚子航感觉世界静悄悄的,不知道是这些声音随着镜子的破碎而逝去,还是因为刚刚的声音太大,让楚子航短暂的失聪。

他炙热的金色的瞳孔仍然盯着镜面里,八足骏马的前后蹄狂蹬,仰天发出愤怒又痛苦的咆哮,而那道粉碎的身影脸上的面具则是扭曲了,祂不甘的挣扎,最后用手指向镜子之外,楚子航所在的方向。

镜面完完全全的破碎了,不像是被一本书砸中,更像是被一场剧烈的爆炸给席卷,细小又锋利的碎片在不算宽敞的房间里,以极快的速度往四面八方散乱的飞射,距离最近的楚子航首当其冲,他身上的衣服乃至肌肤都被刀一样的玻璃碎片给割出深浅不一的伤口。

不知是巧合还是冥冥中注定,一枚镜子的碎片击破了煤油灯,星星点点的火光从灯芯上坠落,点燃了堆积在角落里的干燥的报纸。

火光“腾”的一声就窜了起来,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发展到难以被扑灭的程度,密不透风的房间里居然刮起了风,火势猛烈又汹涌,所有的报纸、精装书和羊皮卷都被点燃了,房间里化为了一片火海,亮堂的犹如白昼。

甚至来不及思考哪来的风,炽热的高温灼烧每一个人的皮肤,浓烈的黑烟滚滚升起,几秒钟的时间就填满了整个房间,呛的人无法呼吸。

一开始楚子航随口说的、最坏的情况还是发生了,不知道算不算乌鸦嘴灵验了,这种情况下要扑灭这么猛烈的火势显然不现实,路明非第一反应就拉着绘梨衣借着火焰的光亮穿越火海,往这间房通往会议室的台阶上跑去。

跑出了几步后路明非忽然回头,看到楚子航还停在原地,他焦急地大吼:“干嘛呢师兄,逃命啊!待着这里梦游,等会儿变成碳烤人干啊!”

然而楚子航依然没有非要,路明非急了,他把绘梨衣往楼上的方向推去,把商议撕扯下来,包裹在自己的头上,转过头冲向茫茫的火海,一把拉住楚子航的胳膊。这时候路明非才发现,楚子航正陷入一个很奇怪的状态中,他的眼睛睁着,但黄金瞳的光辉几乎消散不见了,只能看到浅浅的淡金色的光,他的身体也有些僵直,整个人似乎都陷入到一个类似梦魇的情况之中。

没空多想,生死关头路明非把楚子航背了起来,原本就极度缺氧的状态下,背后的楚子航仿佛有千斤重。

“师兄……你他娘的真该减肥了!”路明非狠狠地吐槽一句,用吃奶的力气驮着楚子航,穿过了熊熊烈火。

……

痛。

头很痛。

痛的像是要裂开。

楚子航缓缓睁开沉重的眼皮,意识渐渐恢复,就像是从一场混乱又漫长的梦境中苏醒。

这场梦里,他似乎看到了笔直的高架路,尽头隐没在漆黑的风雨里,成群的黑影在车外发出恶魔般的低语,车里播放着一首苏格兰老歌,歌词他已经记不清了,好像是一位父亲和女儿的对话。

雷霆的弧光划过天际,他看到了高架路的镜头,伫立着一尊伟岸的神明,他的坐下是八足骏马,手持昆古尼尔,人形的黑影们匍匐在祂的脚下俯首称臣。

神明注视着身前的一面镜子,楚子航也看向镜子,他看到了一个很熟悉但是看不清面容的人,路明非和绘梨衣在那人的身后……神明靠近那面镜子,正当祂伸出手时,镜面忽然破碎了,锋利的碎片划伤了祂的手臂,流下深红色的血,镜子的另一面,燃起巨大的火海,路明非面色焦急,声嘶力竭的吼叫。

楚子航仔细去听。

“师兄,你他娘的别在这梦游啊!”

“师兄,你他娘的醒一醒啊!”

然后楚子航就醒了,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熟悉又漂亮的脸。

“师兄,你可算是醒了,呜呜呜……师兄,你要吓死我了!”

苏晓樯哭的梨花带雨、伤心不已,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姑娘刚被人侵犯了。

楚子航有些错愕地移开目光,下意识地打量起他所在的地方。

很豪华的一个房间,欧式的装修风格,水晶的吊顶灯,大理石和岩板拼接的墙面,巨大的白色的纱幔,身下是一张无比柔软的床……毫无疑问这是一间奢华的卧室,楚子航看到他的衣服挂在衣柜里。

“师兄,你还好吧?”苏晓樯泪眼朦胧地看着楚子航。

“我……没事。”楚子航轻声安慰着,他的脑袋其实还有些晕,这感觉就像是被人用锤子在后脑勺用力的砸了一下,中度程度的脑震荡。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苏晓樯口无遮拦又真情流露地说,“路明非把你送过来的时候,我还以为你还不行了!”

“路明非……”楚子航像是想起了一些事,眉头渐渐的皱了起来,“路明非人呢?我这是在哪?”

楚子航对苏晓樯问,其实他还想问苏晓樯为什么会在旁边,但总感觉这个问题可能一样大伤人,和夏弥在一起这么久,榆木如楚子航也多多少少修了点情商。

“这里是我家,是我家的一间客房。”苏晓樯补充道,“路明非也在的,绘梨衣也在,师兄你等等,我叫一下他们。”

说着,苏晓樯按下了床头一个呼叫器一样的按钮,门外响起铃声。

**着上半身的路明非推门而入,绘梨衣也跟在他的后面,看到床上已经醒过来的楚子航,路明非明显松了口气。

“你的身上?”楚子航看着路明非身上白色的膏状物。

“抹了点药,没事。”路明非摆摆手,很快的略过这个话题,他看着身上缠着绷带的楚子航,“比起这个,师兄你没事吧?身体有没有什么不对劲?”

楚子航试着活动了一下身体,他能感受到,被绷带包裹着的皮肤有一些轻微的创口,再就是脑袋有点疼,其他也没什么异常,于是他摇摇头。

“师兄,你们是不是遭鬼打墙了?”苏晓樯冷不丁的问上一句,语气惊悚又神秘。

“鬼打墙?”楚子航显然没理解这句话。

“都和你说了,没人鬼打墙,你干脆说我们见鬼了不是更离奇?”路明非没好气地对苏晓樯说,听起来他们已经在这个问题上争执了好几次。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