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身博物馆 第七十四章痴情牛庆奎

作者:和光万物 分类:都市生活 更新时间:2022-12-03 23:28:29

 “呵呵,你贿赂我没用,虽然我很乐意你当我女女婿。

可是,家里我说了不算!

得美凤自己点头才行!”秃顶男人接过袋子,笑呵呵的说道。

对牛庆奎当自己女婿,他自然是满意,家庭背景好不说,小伙子也很不错,办事能力很强。

虽然长的一般,可身体壮实,男人要那么俊干嘛?

男人俊了一点好处都没有,找男人就得找像自己这样的,长得不好看,但是结实耐用。

“科长,您平时多替我说点好话。

要不,晚上我跟你一块回家,给美凤过生日?”牛庆奎讨好的笑着说道。

整个办公室的人都知道牛庆奎在追求朱科长的闺女,没什么好隐瞒的。

“你?你让我消停会吧!把你带回家,姑娘还不给我闹翻天啊?”朱科长笑着摇摇头。

牛庆奎可不是什么善良的人,既然喜欢朱美凤,自然不会她投入别人的怀抱。

直接放话,他喜欢朱美凤,谁敢和他抢,就是不给他面子。

牛庆奎在整个鹤岗那都是响当当的人物,和市委大院的公子哥一块玩的主。

这一放狠话,还真吓走了不少竞争者。

可也把朱美凤给得罪的不轻。

东北姑娘,都是火爆脾气,怕你这个啊!

本来还对牛庆奎有点好感的朱美凤,直接放话,一辈子不嫁,也不嫁给牛庆奎,让他死了这条心。

两个人就这么杠上了。

……

回头再说张俊平,和牛庆奎分开之后,一路熘达着,往招待所走。

路过一个关着门的店面的时候,张俊平站住脚,四下打量了一番之后,走到附近一家饭店。

“同志,还没到饭点,你等会再来吧!”张俊平刚一进门,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叫住他。

东北女人的声音就是好听。

怪不得后世,有人说。

找个东北女人,别管她俊丑,要的就是那口东北音。

“同志,我不是吃饭,想找您打听个事!”张俊平忙笑着掏出烟。

“妈呀!听你声音是BJ来的吧?”饭店的女服务员也不客气,直接接过烟,给自己点上,“首都来的就是不一样,吸烟都是华子。”

“呵呵,出门在外,装门面的!”张俊平谦虚一笑。

“你打听啥事?”

“旁边那个关着门的店面,归哪里管?我想租的话,应该招谁?”

“那个房子啊!归居委会管!你要租房子?

你个人租吗?那不能租给你!”女服务员上下打量了一下张俊平,然后开口说道。

“我不是个人租,我是替公家租的,想在咱们鹤岗设个办事处。”张俊平忙解释道。

这个年代,闲置门面房不少,可就是不租给个人,让人很无奈。

“哦!那你去居委会找谢主任就行!”女服务员倒也没有多问,直接告诉他该找谁。

“谢谢你了,同志!”张俊平客气道谢,然后转身离开。

一路打听着,找到居委会谢主任。

“您好,请问您是谢主任吧?”

“我是,同志你找我啥事?”

“您好谢主任,我是BJXC区物资局的,准备在咱们鹤岗设立一个联络点。

我看那边有套房子空着,想问一下对外出租吗?”张俊平一边说着一边递上工作证和介绍信。

“在我们这旮瘩设联络点?

哎呀妈呀!我都听说我们地方上到BJ设办事处,联络点。

你们首都也上我们这地设联络点?”对张俊平说的联络点,谢主任很是惊奇。

“咱们鹤岗是全国煤炭工业基地,为了业务往来,在这设个联络点,也方便联系。”张俊平笑着解释道。

“这个好说!房子闲着,你拿去用就行!你们是首都来的同志,还能收你们钱?”谢主任很是热情的表示随便用,不用给钱。

“谢主任,这不合适!正因为是首都来的我们更不能占地方上的便宜。”张俊平自然不会当真,笑着说道。

“那好吧!一个月你给五块钱就行!

这里有租赁合同,你看一下,没问题签字,我拿去备桉,你到财务交钱就行。”谢主任也不再提免费的事。

事情很顺利,张俊平交了一年的租金六十块钱,拿到了门面房的钥匙。

也没让谢主任陪同,张俊平自己来到门面房,开门进去。

这里有段时间没用了,积了厚厚一层尘土。

张俊平挥了挥衣袖,满屋尘土全部收进博物馆空间。

房间里顿时焕然一新。

无意间,张俊平又发现空间一个新用法。

把一半镜子和梳子拿出来,放到屋里。

又拿出一百坛十年原浆。

张俊平这才锁上门,返回招待所。

一级招待所的单间,条件很好,不光有独立卫生间,还有这个年代挺稀缺的电视机。

张俊平回到招待所后,两个人在各自的房间里看电视。

张俊平摇摇头,这傻小子,活该你追不上小李。

这出门在外的,正是女孩子心里防线最脆弱的时候,你不去嘘寒问暖,献献殷勤,躲房间里看电视。

张俊平把两个人叫到自己房间里,交代了一番。

“刚才我出去联系了一下这边的中间人。

晚上和对方一块吃饭,你们两个也跟着去长长见识。

记住,多听少说,不犯错。

小李,我知道你酒量还行,但是女孩子在外面,能不喝酒尽量不要喝酒。

小夏,你的酒量真要好好练练了。

算了,今天晚上你们两个都不要喝酒了,伺候局就行。”

张俊平很无奈,带了两个人,结果一个顶用的都没有。

小李能喝,可是让女人出面和应酬酒,这样的事,张俊平做不出来。

小夏,他倒是舍得,可是酒量又不行。

东北人喝酒,拿陶瓷缸子,一缸子小一斤,喝高兴了,就敢这么一口干了。

就小夏的酒量,到了酒桌上,连炮灰都算不上。

“师父,咱不是直接去找煤矿吗?怎么还需要找中间人啊?”小李本着不明白就问的原则,开口问道。

“咱们需求的量太大,每一家煤矿的计划外份额都不会太多。

到这个时间,每家能有个几千万把吨就算是很多了。

咱们一家一家去跑,太费事。

不如找个中间人,省事,省时。

还有,咱们中国人讲究做熟不做生。

要一家家去跑关系,到年底也完不成任务。”张俊平很耐心的向两个人讲解里面的门道。

采购员收徒,可不就是跟着学采购过程中的这些个门道吗。

采购是一门大学问,尤其是八十年代以前,物资贵乏的年代,采购的学问就是人情世故的集合。

“知道了师父,那您找的这人能帮咱完成任务?”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