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身博物馆 第四十八章别和挂逼拼酒量

作者:和光万物 分类:都市生活 更新时间:2022-12-03 23:28:29

 此时,在座的都看出来了,张俊平的身份,绝对不是对缝的那么简单。

不然,聂兴华不会被逼着连干两杯高度白酒。

这种情况不是没有过,但那都是面对上级领导的时候。

平时喝酒,聂兴华能喝个三分之一就已经是很给面子。

就算是和潘万兴喝酒,最多也就喝半杯。

和聂兴华喝完,张俊平接着又找上潘万兴。

不明所以的潘万兴不敢怠慢,只能硬着头皮,也连干两个。

此时,酒桌上的人都看傻了。

不提张俊平有什么身份,单这份酒量,就让人不敢忽视。

一开始喝了大约又一斤酒,后面接着二斤半,紧跟着这又是二斤。

五斤半高度白酒了。

再看张俊平,居然只是脸色微红,吐气均匀,站的稳稳当当,关键是眼神清明,一点酒意都没有。

张俊平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如果知道,一定会澹然一笑,这才哪到哪?

再来五十斤,爷照喝不误。

鲁迅说过,行走江湖,一定要记牢三个千万。

千万不能招惹小孩和女人,你不知道他们背后是谁。

千万不能小看穿的破破烂烂的老人,也许他就是游戏红尘的大老。

千万不能和有随身空间的挂逼拼酒。

等到潘万兴两杯酒,艰难下肚之后,张俊平又看向张着性感小嘴的四个女人。

一个极品级,三个精品级女人,灌醉了,一定很有意思吧?

张俊平摇摇头,抛掉脑子里突然冒出来的邪恶念头。

“两位领导,四位姐姐,时间不早了,咱们共同举杯,祝咱们的祖国繁荣富强!

也祝诸位事业一帆风顺!”张俊平直接抓住主动权,宣布结束酒局。

“好,就依小张说的,咱们共同举杯,祝我们的祖国繁荣富强!”聂兴华很干脆的选择同意。

即便张俊平不说,他也要说。

此时聂兴华胃里翻江倒海,要不是意志力强,就要现场直播了。

其他人也都没有意见,巴不得抓紧结束。

潘万兴和聂兴华一样,胃里在大闹天宫。

其他四位女人,则是担心张俊平万一喝高兴了,拉着自己喝酒可怎么办?

敢上桌喝酒的女人,都能喝。

最少一斤起步,可谁也架不住遇到挂逼。

出了食堂,那边都已经交接清楚。

拖拉机的钱,农场这边的财务科已经支付。

同样,红旗轧钢厂的财务也把猪牛羊肉的钱给结了。

和聂兴华潘万兴告别之后,杨莹上车离开,张俊平也跟着告辞离开。

不过,张俊平并没有回家,而是直奔农场的酿酒厂。

有句话叫做落袋为安,张俊平费心巴力的忙活这一通,可不就为了红星农场的高度白酒?

别看红星农场产的高度白酒是清香型白酒,没有名气,后来干脆直接破产倒闭。

可口感真心不错,不比红星、牛栏山,菊花白差。

尤其是在京西北这一片,大家很认可。

靠着这白酒,红星农场可是没少换东西。

说起来,张俊平和这个连名字都没有的酒,还真有些缘分。

前世的时候,张俊平到京西北这边掏老宅子,在一家农户那里,淘到五坛窖藏了二十年的白酒。

一坛五斤装的白酒,当时老汉要价两万。

张俊平回了一句,你这比茅台都贵了,五瓶茅台也才七八千块钱。

老汉也是个急脾气的人,瞪着眼睛,我这酒是清香型的,不比茅台,但是比五粮液要好喝多。

张俊平直接拍出两万块钱,说了一句,要是真比五粮液还好喝,五坛酒他全要了,这两万是定钱。

老汉也是爽快人,当场就打开一坛酒。

张俊平到现在还记得,那酒坛子一开,一股浓郁的酒香顿时弥漫整个房间。

里面的酒呈澹黄色,往外倒的时候,拉出来的丝线,又细又长。

别说,那口感,真比五粮液还要好喝。

张俊平也没打跟,当场掏出十万把五坛酒买了下来。

其实,那次酒只是意外收获,张俊平的目标是那五个装酒的坛子。

那五个坛子是咸丰官窑彷乾隆牡丹纹青花瓷带盖大罐。

虽然是咸丰彷乾隆,可终究是官窑,市场价都在十万往上。

加上里面的酒,算是捡了一个漏。

这件事,让张俊平吹嘘了好几年。

这一次,张俊平打算给他来个卷包会,把酿酒厂的库存全部买走。

农场的酿酒厂就在场部附近,骑着偏三轮没几分钟就到了地方。

在门口停下车,张俊平来到传达室。

看门的老大爷很尽责,在门口摆了张桌子,老人坐在桌子后面,桌子上还放着几张报纸。

“大爷,我是西城物资局的,来找你们厂长有点业务,这是我的工作证和介绍信!”张俊平上前,递上一支烟,又把自己的工作证和介绍信递上去。

“西城物资局的?”看门的老大爷,带着老花镜,盯着工作证和介绍信端详了半天,“这写的啥?”

张俊平哭笑不得,合着看了半天,您不认字。

“……”

张俊平刚要解释,老大爷摆摆手,“看你也不像坏人,进去吧!

第一排房子,最东边那个屋就是。”

“谢谢您嘞!”张俊平道谢后,骑车进入酿酒厂。

敲开厂长办公室的门。

“你好,朱厂长是吧?我是西城物资局的,我叫张俊平。

聂书记给您打过电话了吧?”张俊平一边说着,一边把自己的工作证和聂兴华写的条子递上去。

“您好,张领导!聂书记打过电话了,酒都是现成的,好多都已经窖藏了四五年,你什么时候要?”

“今天就要,还得麻烦您帮忙找辆车给我送到广安门。”

“哎幼,这可对不住您,我这酒你要多少都行。

可是要给您送去,少了还行,我找几辆马车给您送去!

可我听聂书记的意思,您是准备把我这库存的酒全部拉走。

这我可没办法给您送去,实在对不住您了!”朱厂长很客气,连声说着对不起。

好像,不能给张俊平送过去,是多么大的罪过。

“没事,那这样,你安排人清点一下,看一共有多少钱的酒,我先把钱给付了,回头我安排人过来拉。”张俊平无奈只能答应自己找车。

如果不是怕惊世骇俗,没办法解释,张俊平挥一挥衣袖,就能把整个酿酒厂的酒带走。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