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能不着急呢?我家可不像你们家,一家人住三进的院子,我们家七口人住两间,六十多个平方的房子。”陈丽君白了张俊平一眼。

“你现在的工资可不低,加上出差补助,一年的收入也差不多能买一座小院子了,正好最近四九城,有很多人想要卖了院子出国的,你可以买一座四合院。

我可告诉你,四合院这东西,升值空间比古董大得多。”

“你说的轻巧,一座小四合院也得好几万,我上哪弄那么多钱去?出国补助是高,可我能在国外呆多长时间?”陈丽君冲张俊平翻了个白眼。

艺术品公司的出国补助是张俊平特意向市里领导申请的,按照出差所在地的平均工资进行补助。

像陈丽君,一天的出差补助,比国内一个月的工资还要高。

这部分工资都是出差地,直接以当地货币直接发放。

“行吧,你要是想买,公司可以借钱给你!”张俊平摸摸鼻子笑道。

虽然两个人很熟了,你知我长短,我知你深浅,可张俊平依然不愿意直接借钱给对方。

不是不信任,而是不愿意给两个人的关系,掺杂一些别的东西进去。

“就你聪明!”陈丽君又给了张俊平一个白眼。

很显然,陈丽君也明白,通过公司借钱给她,是最合理的做法。

不然,没办法解释,这可不是几百块钱,是几万块钱。

“呵呵!我这不是不希望咱们之间的关系,掺杂其他的东西嘛!”张俊平一把拉过陈丽君,把她抱在怀里。

刚刚陈丽君几个白眼,就把张俊平给电的不轻,如今还来,张俊平自然不会和她客气。

“后天我去苏黎世,在那边看看买或者租一个这样的门店,把苏黎世的门店也开起来。”张俊平一边和陈丽君说着自己的行程安排,另一只手也没闲着。

“这边才刚开起来,接着去苏黎世开店,会不会太快了点?”陈丽君有些担心的说道。

“不快了!咱们已经落后世界太多,必须要加快步伐,才能追赶上世界的潮流。”

“可是,公司账上没有钱,你还有钱?”

“这点钱我还是能够拿的出来的。”张俊平笑道。

苏黎世的店,张俊平不打算用买的,而是租,花不了几个钱。

光是今天收入的一千多万法国法郎就足够在苏黎世、德国、英国租门店开店的。

“你究竟有多少钱?”陈丽君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也不是很多,买半个四九城应该够了。

解放前,四九城里有个娄半城,据说财富能买下半个BJ城。

我应该也差不多吧!

以后你可以叫我张半城!”张俊平开着玩笑说道。

“这么多?”陈丽君惊呼道。

“所以啊!你不用担心公司没钱,真到那时候,我会拿钱出来的。”张俊平笑道。

“行吧,你是经理,你说了算!”陈丽君享受着张俊平的探索。

其实,陈丽君是个很传统的女人,男主外,女主内,自从和张俊平发生关系之后,在心里已经把张俊平当成自己的男人。

男人说什么就是什么。

只会提意见,不会干涉男人的决定。

“这边刚开业,没有咱们的人不行,要不然我带你一块去苏黎世,柏林、伦敦去转转。”

“别!”陈丽君按住张俊平的手。

再不制止,他们就要坦诚相见了。

“好吧,晚上来三楼,咱们继续聊一下下一步的发展。”张俊平笑着停下手里的动作。

正像张俊平预测的那样,第二天的营业额直接大跳水。

两个店全天营业额不足一百万。

两天的落差有点大,就连在奢侈品店干惯的罗莎等人都有些接受不了。

“姑娘们,这已经是很不错成绩了,咱们卖的是什么?不是大街上的日常消费品。

而是比奢侈品还有奢侈的珍贵艺术品。

在中国有句话,叫做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所以,大街没必要为了一天的营业额,而感到伤心失落。

我可以坦诚的告诉大家,我可以接受,一年之内亏损经营,三年之内不赚钱经营。

不管是亏钱,还是不赚钱,你们的工资不会少一分。”张俊平笑着安慰道。

接着张俊平又宣布了一个好消息,“这两天大家都很辛苦,晚上啤酒、红酒管够,大家放开了喝。”

“呜呼!”

“万岁!”

“太棒了!”

一听可以放开吃喝,大家瞬间忘记了刚刚的失落。

男职工包括安保更加兴奋,这些天开了这么多次趴体,可是成功促成了几对。

有人成功拿下国内的女同事,还有人为国争光。

张俊平说过,只要不是乱来,不干涉他们的感情生活。

不乱来就是指,不搞男男,女女,男男女,男女女这一套。

晚上,张俊平没有去参加职工的趴体,他去了一个是大家放不开,二一个那些法国姑娘太勐了,平时还好,还保持着矜持,可是喝了酒之后,一个个往他身上生扑啊。

受不了。

所以,张俊平干脆和陈丽君躲在三楼,探讨公司的发展经营。

明天就要启程去苏黎世,今天晚上得好好探讨探讨,把问题研究透彻了。

····

苏黎世国际机场,张俊平办理完入境签证手续,出了机场大厅。

机场外面已经有一位金发碧眼的美女等着他。

这是他的法律顾问克里斯蒂娜.佩兹。

克里斯蒂娜.佩兹很郁闷,明明自己才是张俊平的法律顾问,可是因为张俊平之前的业务一直都在巴黎,结果她迫不得已把张俊平的业务转交给巴黎的同事。

为此,她少赚了好多钱。

她可是知道,张俊平最近完成了好几笔大额的交易,这几笔交易,光是律师费就不少钱。

一想到这个,克里斯蒂娜.佩兹就忍不住心疼。

这不,听说张俊平要来苏黎世,克里斯蒂娜.佩兹主动揽下接机的活,而且没有带助理,一个人开车来接张俊平。

张俊平原本是打算让佳美纺织的人来接机的。

“张先生,很高兴,又见面了!”

“克里斯蒂娜小姐,一段时间没见,你又漂亮了!”张俊平笑着对克里斯蒂娜.佩兹来了一个绅士的吻手礼。

“谢谢!”克里斯蒂娜冲张俊平优雅的一笑。

张俊平暗道:金钱的魅力真大,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脸板的和老巫婆似的,冷的好像刚从冷库出来。

浑身挂着冰霜。

现在?

笑起来的克里斯蒂娜还是很漂亮的,身材也很有料。

克里斯蒂娜把张俊平送到苏黎世班霍夫大街的希尔顿酒店。

张俊平也没有客气,直接开了一个总统套房。

不差钱,不能亏了自己。

“克里斯蒂娜小姐,我上次说的,请你帮忙留意班霍夫大街的门店,这件事情怎么样了?”进了房间张俊平也没有询问克里斯蒂娜的意见,直接打开一瓶康帝红酒,到了两杯,递给克里斯蒂娜一杯。

“谢谢!”克里斯蒂娜愣了一下,但是没有拒绝。

张俊平看了暗喜,不错的开端。

“我找了几家位置还不错的门店,都是最近有意转让的。”克里斯蒂娜对工作还是很负责的。

一边说着,一边从自家的公文包里拿出一副地图还有几张照片,“这家店在班霍夫大街的这个位置··········”

克里斯蒂娜对照着照片以及地图,给张俊平介绍着她搜集到的几家准备转让的店铺的位置和目前的经营情况。

“考虑到张先生是两店连开,所以我建议是这一家!

这一家的店面足够大,地上三层,地下一层,每一次的面积都在一千二百多个平方左右,完全可以一楼做艺术品店,二楼做画廊。”克里斯蒂娜着重介绍了挨着瑞士联合银行不远的一家店面。

这家店面旁边也都是奢侈品店。

“行,很不错!”张俊平靠着克里斯蒂娜坐下,凑到跟前去看地图。

头差点碰到克里斯蒂娜的头。

不过克里斯蒂娜没有躲闪。

张俊平现在是越玩越花,彻底放开了。

“克里斯蒂娜小姐真是太能干了,这么快就找到了合适的门店,为了表示感谢,切丝一下。”张俊平笑着举起酒杯和克里斯蒂娜碰了一下酒杯。

“谢谢张先生夸奖!你是老板,为你提高更好的服务,是我的职责。”

“哈哈!克里斯蒂娜,要不别在你那个律师事务所干了,来给我当专职助理吧。

工资绝对比你在律师事务所拿的多,活还轻松!”张俊平笑着建议道。

“真的?”克里斯蒂娜眼睛一亮。

“可是,我除了懂法律条款之外,别的不懂,恐怕做不好助理这个职位。”瞬间克里斯蒂娜又恢复了理智。

这让张俊平更加高看克里斯蒂娜一眼。

面对高薪诱惑,还能保持理智,这样的女人真不错。

“听说克里斯蒂娜小姐精通欧(om)美各国的民事相关的律法?”

“对!我属于事务律师,自然要精通各国的民事律法。”克里斯蒂娜满是自信的说道。

“克里斯蒂娜小姐,是助理需要掌握的知识困难,还是各国律法难?

我虽然不是学法律的,不过我感觉枯燥的法律条文应该更难。

克里斯蒂娜能够精通欧(om)美各国的民事律法,本事就已经胜任了一半的助理职责。

剩下的一半,相信以克里斯蒂娜小姐的聪明才智,很快就能胜任。”张俊平笑着忽悠道。

“克里斯蒂娜,你想一下,你原来每天都要面对不同的面孔,无论你喜欢或者不喜欢。

你都要去面对!

因为那些不同的面孔都是你的客户。

给我当助理,你需要面对的只有我一个人。

为我提供各种咨询服务,提供专业的建议。

而且给我做助理,你可以拿到更高的工资。”

“我现在一年的收入大约是三百万瑞士法郎。”

“OK,给我做助理,一年保底工资五百万瑞士法郎。

还能享受各种福利,比如带薪度假,以及年终奖金等等。”

“一年五百万瑞士法郎,外加年终奖?带薪度假?”克里斯蒂娜眼睛更加的明亮,转头看向张俊平。

两个人本来坐的很近,几乎紧挨着,克里斯蒂娜一转头,嘴唇直接划过张俊平的脸颊。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om 】

“当然!我这里还可以提供更好的福利……”张俊平也转过头,轻轻吻了下去。

…………十万字。

“亲爱的,你说的更好的福利指什么?”克里斯蒂娜是一个很现实的人,哪怕躺在张俊平的怀里,依然没有忘记张俊平说的福利。

“刚刚的福利不够好吗?”张俊平笑道。

“呸!这哪是我的福利,明明是你的福利好吗?”克里斯蒂娜娇羞的锤了张俊平一下。

“不,你想一下,刚刚劳累的是我,而享受的却是你!

这哪能是我的福利,明明是你的福利才到!

刚刚你兴奋的叫声,能传到楼顶上去。”张俊平笑着调侃道。

“亲爱的你真是太厉害了!我原来以为这事,就那样。

现在才知道,我这二十八年算是白活了,原来这事这么舒服。”

不得不说,克里斯蒂娜的思想就是和国内的女人不一样。

很大方的承认了自己刚刚的享受。

“我计划在苏黎世购买一座庄园,你有没有好的建议?”

“为什么突然想要买庄园?难道像你们中国说的那样,你打算金屋藏娇?”

克里斯蒂娜对中国文化还是有些了解的。

“不错啊!你还知道金屋藏娇?”张俊平笑道。

“自从接了你的生意,我专门去了解了一下中国文化。”

“我现在越来越看好你,一定能够成为一名出色的助理。

对了,我在巴黎有一座庄园。”

“我知道!”

“我需要一个管家,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亲爱的,我认为我可以胜任管家的岗位。

我原来的理想就是成为一名出色的管家,为此我专门考了管家证书。

可是,那些庄园大都喜欢用男管家。

只想让我当他们的情人。

所以,我最后选择了成为一名律师。”克里斯蒂娜兴奋的从床上坐起来。

看到张俊平一阵口干舌燥。

他一向强调做事要细致,要精益求精。

多复核几遍(n),肯定没有错。

……

第二天,克里斯蒂娜会律师事务所办理离职手续。

张俊平独自前往佳美纺织。

“张先生,您来了!”吉文斯有些紧张的跟着张俊平来到董事长办公室。

紧张不是因为他做了什么对不起张俊平的事情。

而是不知道张俊平突然过来的目的。

是一种面对无知的恐惧。

“吉文斯,做的不错!”听完吉文斯的汇报之后,张俊平笑着夸奖了一句。

“但是,还不够!

我之前说过,要把公司规模扩大十倍以上。

现在公司的扩张速度太慢了!”

“先生,我们已经在中国三座城市,投资兴建了超大型纺织厂。

每一座纺织厂都有配套的印染厂。

再加快速度的话,我们的资金链承受不住……”

“吉文斯,你应该把事情分成两个部分。

第一部分,是纺织厂和印染厂的设备。

这一块,都是自瑞士和德国进口的,资金不足完全可以向银行申请贷款。

但是,购买地皮,厂房建设这些,其实也可以贷款,向中国的银行贷款,我比你更了解中国,他们会非常乐意贷款给我们的。

当然,如果你不想使用贷款也可以,只要你们愿意,我可以增资。”张俊平澹澹笑道。

“先生,我同意向银行申请贷款。”

“这就对了,我要求三年之内,必须在中国投资兴建十座大型纺织厂和配套的印染厂。

同时在中国的西疆建设棉花种植基地,那里日照足,非常适合棉花生长。”

“先生,三年十座大型纺织厂,有些困难,我怕没有那么多的工人。”

“哈哈……哈!”张俊平一听吉文斯的理由,忍不住笑了起来。

“吉文斯,你知道中国有多少纺织工人吗?”

“多少?”

“具体多少我也不清楚,不过应该不低于一千万。”

“一千万?先生,您是在开玩笑吧?”吉文斯被这个数字吓住了。

整个瑞士加起来有多少人?

不足一千万。

准确来说,是八百多万人口。

中国的纺织工人居然比瑞士的总人口都要多,怎么能不让吉文斯吃惊。

“不,这不是玩笑。你可以让马丁调查一下。

这个不属于机密,随便找一个纺织系统的官员就能打听出来。”

“好吧!中国果然像先生说的一样,是一个庞大的国家,也是一座庞大的市场。”

“现在中国刚刚进行了体制改革,我们必须要抓住时机,占领中国市场。

只有占领了中国市场,未来我们在全世界才能拥有更多的话语权。

吉文斯,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到最好。

我的目标是打败小本子,成为世界第一大高档面料供货商。”张俊平顺手给吉文斯画了一张饼。

这张饼不仅看着香甜美味,吃起来也绝对挡饱。

“好的先生,我一定按照您说的去努力。”吉文斯赶紧答应道。

他已经看出,之前张俊平的不耐烦。

虽然有些话没说出来,可意思还没清楚。

三年时间,完成任务继续留任,一起开创辉煌。

完不成,换人。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