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身博物馆 第二百二十七章合伙买年货

作者:和光万物 分类:都市生活 更新时间:2022-12-03 23:28:29

 “李哥,马上过年了,我打算从东北调一批年货过来。

咱俩合作一把,你联系车皮,我联系货源,然后对半分怎么样?”喝了一杯茶之后,张俊平笑着说出了自己的来意。

“从东北调年货?你都能弄来什么年货?能弄到多少?”李开河一听顿时来了兴致,来了个灵魂三问。

这年头,谁还会嫌弃物资多?

轧钢厂一万多名工人,有多少物资吃不下?

“这个,你要是同意的话,我联系一下,看看那边能给多少。”张俊平笑着说道。

“同意,为什么不同意?你今天不来找我,我还想着找你,看看你们物资局能不能匀点物资给我呢。”李开河笑着说道。

“那行吧!我借你电话用一下。”

张俊平直接在李开河的办公室里,给八五六农场的张场长打过去。

一番转接等待后,电话终于接通。

“喂!哪位?”

“您好,张场长!我是BJXC区物资局的张俊平。

还记得我吗?”

“张科长啊!记得,记得!咱是一家子,怎么能忘了你?”张场长大笑着说道。

“张场长,我给你打电话,是向您老哥求援的!”

“啥求援不求援的!有啥事你说就行!只要我能办到的,指定不带差事的!”张场长豪爽的说道。

“我先谢谢张场长了!

是这么个情况,这不是马上到年底了吗?

我心思着,看看怎么农场这边有没有富余的农副产品啥的,给我匀一点。”

“这啥话!你直接说要啥吧!有没有的,我想办法给你掂兑。”张场长大声说道。

“大米,面粉,豆油,另外山货啥的都给打兑点呗。

您看看能给匀多少,我这边好安排车皮。

对了,咱们农场里好像有参地吧?

您那边今年的参要是没卖的话,我全包圆了。

按照你们那边的市场价加三成。”张俊平笑着说道。

张俊平找张场长购买物资,以市场价高三成的价格收购人参,这其实就是一种利益交换。

也是一种人情往来。

你帮我,我帮你,这样的关系才能长久。

“好,你等我一下,我这边需要统计一下看看有多少货。

那个,张科长,我们今年的参可是大丰收啊!你吃的下?”

“张场长,一千万以内的我这边都能吃的下。

超过一千万,我恐怕就只能用物资来交换了。”张俊平给张场长吃了一颗定心丸。

七十年代末种植的人参,一斤大约在二三十块钱的样子。

一千万足够买一百六七十吨人参。

别说八五六农场的人参,就是把整个北大荒农垦兵团所有的人参,都加起来,都不一定能有这么多人参。

“兄弟,你买那么多人参干什么?”张俊平挂了电话,李开河笑着问道。

“我手下几个小兄弟,明年开春去香江混生活。

正好给他带上一批人参,过去开拓一下市场。”张俊平笑着解释了一句。

其实,买下这批人参,张俊平是为后面去画店主持工作铺路。

市里同意把他调去画店,就是希望他能够用画店里艺术品,换取更多外汇。

这个工作,勐一看,是个两头不讨好的活。

卖了,会被人骂,不卖,又完不成领导交代的任务。

但是,张俊平细细思考之后,发现只要用心,找对方向,画店还是大有可为的。

最起码,比在物资局的前途要大的多。

只是,这BJ画店虽然只是不起眼的一个门面,可也是正儿八经的正处级单位。

这还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BJ画店他不归BJ市政府管辖。

人家是新华书店的下属单位,而这个年代新华书店直接隶属新华书店总店,再往上隶属新闻出版署,副部级单位。

再再往上,那就是国务院。

你看,是不是很牛逼的单位?

这个年代全国各省的新华书店都是直接隶属新华书店总店,各地市的新华书店归各省新华书店垂直管辖。

还要再过几年,才会把新华书店移交给各地的新闻出版局。

所以说,老丈人想要把他弄到BJ画店去当店长,也不是那么容易。

绝对不是一句话就能解决的。

这不,都快一个月了,还没有动静。

其实,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在市文化局,或者市出版局下面成立一个新单位,比如画店啊,古董店之类的。

可谁让老丈人眼馋人家画店的那几万幅字画呢。

按照老丈人的想法,女婿的画都能卖两百万美元,中国这么多近代书画家,就没有赶上女婿的?

就算赶不上,有一半,哪怕十分之一的水平,那也是二十万美元啊。

这么多钱,能干多少事。

要不是,张俊平真心感觉画店店长不错,适合装逼。

错了!

应该是适合未来发展潮流,有前途,有钱途。

绝对会叫醒老丈人,别在哪儿做美梦了。

“你手底下有人移民香江?”

“什么移民香江了?香江本来就是咱们的!

他们只是落户香江,就和咱们因为工作调动,把BJ户口迁到天津去一样。”张俊平认真的纠正道。

“得!哥哥说错话了!”李开河赶紧假意打了自己的嘴一下。

“你有门路弄到香江户口?”李开河接着又问道。

“有啊!这个还不简单?咋滴,李哥你放着堂堂正厅级干部不当,想去香江?”张俊平笑着调侃道。

“别闹,你真能弄到香江户口?”李开河又问了一遍(n)。

“这么说吧,你想要几个香江户口?”张俊平见李开河不像开玩笑,于是也认真的说道。

“不用几个,你把杨莹和她的孩子弄到香江去就行!”

“咋了?出事了?”

“唉!一言难尽啊!让兄弟你见笑了!”

“李哥,大家都是男人!谁笑话谁啊!”张俊平笑着说道。

“唉!兄弟,其实我和杨莹真没什么!”李开河辩解了一句。

“是!我承认,我对她是有点想法,用你的话说,都是男人……

只是,我家那个老娘们不知道从哪听信了传言,跑我办公室里来闹。

我是没吃到羊肉,惹一身骚。

结果,这一闹,把杨莹给害惨了!

她现在是连家都不敢回,她回去,她男人能打死她。”李开河又叹了口气。

“很着急吗?”

“着急,我怕再不走,会闹出人命来。”李开河苦着脸说道。

“那行吧!我一会去安排一下,让大山派人先陪着杨莹去鹏城。

这边,我另外派人坐飞机去香江,先帮杨莹把户口办下来,然后再去鹏城和她汇合。

你看这样安排行不行?”张俊平一看,事不小,也很干脆的说道。

“行!谢谢你了兄弟!”李开河激动的握着张俊平的手说道。

“李哥,咱兄弟客气啥!

那我就不多待了!我回去安排好给你打电话!”张俊平说完,

起身离开。

张俊平又骑车来到菜市口,没找到刀疤脸。

一问,刀疤脸去广安门外街道办事处了,还没回来。

张俊平满意的点点头:这小子,办事很合自己的胃口。

“张爷,您喝茶!估计四爷一会就该回来了!”刀疤脸手下一个小头目,殷勤的给张俊平泡了杯茶。

他可是知道,当初刀疤脸和他一样,都是林三爷手底下的一个小头目。

就是因为入了张爷的眼,才在林三爷走后,一跃成为了老大。

“嗯!你叫……”

“回张爷,您叫我猴三就行!”

“猴三?这个名字不错!猴精猴精的!”张俊平笑着点点头。

“谢谢张爷夸奖!”猴三大喜的连连冲张俊平鞠躬。

“现在鸽子市,是让你负责?”张俊平笑着问道。

“是,四爷最近忙张爷交代的事,鸽子市这边让我盯着。”

“最近鸽子市还安稳吗?”

“前段时间有一伙老炮,想要过界捞饭吃。

被四爷带着人给打退了。”猴三半弯着腰回答道。

“你站直了,要么坐下!和我说话用不着这样!

只要你们把我交代的事办好了,我这边肯定亏不了你们。”张俊平看不惯猴三这副奴才样,呵斥道。

“是,是!张爷教训的对是!”候三赶紧讪笑着站直身子。

“候三,你们尊称我一声张爷,我呢,也应着。

可是,这并不代表你们就比我低一等!

往好了说,咱们意气相投,脾气性格合得来,大家凑一块干点事。

往坏了说,就是我给你们好处,你们帮我干事。

就这么简单的关系,没必要装出一副奴才样来。

我不看这个,我只看你们干事用不用心,我用你们用的顺手不顺手。

干事用心,我用的顺手,那么好处少不了你们的。

你应该听说了,大山他们几个,我给他们弄了个香江的身份。

以后,他们在国内就是港商,是香江同胞。

等明年再出去转一圈回来。

说句不好听的,走大街上都比一般人高一头。

只要你们用心干事,别说香江的身份,就是白头鹰的身份,我也就是一句话的事。

世界上,各个国家的身份,我都能给你们弄到。

前提是你们用心办事!”张俊平敲打着候三。

“张爷您教训的对!是我想差了。

我没读过几年书,从小就在社会上混。

总想着,伸手不打笑脸人。

对别人尊重一点,反正我也不吃亏。”候三羞愧的说道。

“你这么想没错,对别人尊重一点,自己不吃亏。

可是,咱们对别人尊重,不代表咱们就低人一等。

就拿刚才来说。

你尊重我的方式,可以是帮我泡一杯好茶,在旁边陪我说话。

甚至多奉承我几句,俗称拍马屁。

你多拍我的马屁,这都没问题。

可是,没必要卑躬屈膝的,像伺候主子一样伺候我。

你尊重我,奉承我几句,我心里高兴,大家可以做朋友,有什么好事我能想着你。

但是,你像奴才伺候主子一样伺候我,我只会看低你,或者真把你当奴才使唤。

你自己想想,有了好处,我会给奴才还是会给朋友?

你很聪明,好好想想我说的这些话!

想明白了,以后你将会受用终身。”张俊平笑着拍了拍候三的肩膀。

张俊平知道,刀疤脸能让候三在鸽子市盯着,肯定是把候三当成了心腹培养。

所以,才会和候三说这么多。

“张爷,您来了,怎么不安排人去叫我一声啊!”刀疤脸快步走了进来。

“我左右没事,就在这等你一会,顺便和候三聊了几句。

怎么样?街道那边怎么说?”

“街道那边一听咱们的待遇,很高兴,很痛快的答应帮我们介绍服务员。

说安排人明天到酒楼面试。”

“行,这个你看着办就行。

等人定下来之后,你去BJ饭店,找大堂经理或者是餐厅经理。

让他帮忙给咱们培训一下服务员。

一是仪态,包括穿着打扮,化妆这些,都要培训。

二是,服务意识,咱们现在这些饭店的服务意识可是不行。

一个个架子比顾客还大,那还了滴?”

“张爷,BJ饭店我进不去啊!”

“胡说八道,你怎么进不去了?你忘了你现在什么身份?你是香江来的爱国商人,是香江同胞。

除了海子和大会堂,你哪里不能进?”张俊平瞪眼笑骂道。

“噢!我忘了!我还想着自己是街上的炮爷呢。”刀疤脸挠挠头笑道。

“一会去东交民巷那边,买一身像样的西装,把自己好好打扮打扮。”张俊平说着,掏出两打钱扔给刀疤脸。

“张爷,这是……”

“你一个香江同胞,总不能花RMB吧?

再说了,东交民巷那边的裁缝店,可是不收RMB的。

美元是让你拿去买衣服的。

港币,是让你出去装逼用的。”

“装逼?”刀疤脸有点不明白,装逼是什么意思。

“就是装样子!装作我很牛逼的样子。”张俊平笑着解释道。

“谢谢张爷,我就喜欢装逼了!”刀疤脸咧嘴笑道。

“这个事就这样。

另外还有一件事,我一个朋友出了点事。

不方便继续在国内待下去了。你安排两个人,一个人陪着她,把她送到鹏城。

一个坐飞机,先一步拿着我的信去香江,找汇丰银行的大客户经理加文.卡希诺………

等加文.卡希诺把我朋友的身份护照办好之后,再去香江和他们汇合,一块去香江。”张俊平仔细给刀疤脸交代道。

“张爷,您稍等,我把强子和刚子叫过来您直接和他们交代。

省的我中间传话,再传错了。”刀疤脸很谨慎的说道。

“好!”张俊平很满意刀疤脸做事的态度。

刀疤脸很快就把强子和刚子叫了进来。

张俊平又详细的和两个人安排了一遍(n)。

并且给他们做好了分工。

强子坐飞机去香江,刚子护送杨莹去鹏城。

张俊平当场写了一份信,交给强子,让他拿给加文.卡希诺。

因为担心强子和刚子刚去香江,不熟悉情况,再给搞出岔子。

张俊平专门在信里要求,加文卡希诺亲自安排人到鹏城去接人。

并且,在香江帮忙买两套治安比较好的房子。

和刀疤脸约好,明天上午在大栅栏的四合院汇合。

张俊平回到物资局,给李开河打了个电话,“李哥,我这边都已经安排好了。

明天你让杨莹带着孩子去我大栅栏那套四合院汇合。”

“谢谢你了,兄弟!要不是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现在杨莹的男人三天两头的到厂里来闹,说我把他老婆藏起来了。

这事,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理解,谁遇到这样的事,都会头疼。”张俊平理解的说道。

“妈的,等把杨莹送走,看我怎么收拾他!”李开河恨恨的骂道。

张俊平没有说话,这话没法接。

刚刚挂了李开河的电话,电话又接着响了起来。

“喂,你好,哪位?”张俊平接起电话。

“张科长,我是张建刚!”

“您好,张场长!”

“那个我这边最多也就能给你挤出五十吨大米,五十吨面粉,两千斤豆油。

不过,我又帮你联系了一下其他几个农场。

我们大伙一块给你凑了二百吨大米,三百吨面粉,十吨大豆油。

另外,山货划拉划拉也能有个一二百吨。

你看够不够?

不够,我再联系其他农场。”

张场长还是很够义气的,感觉自己的东西少,还主动帮他联系别的农场。

“够了,够了!谢谢张场长!年后要是有时间,*****。

我这边全程安排。”张俊平赶紧道谢。

“那个,张科长,你之前说的加价三成收人参,是真的?”

“张场长,都是大老爷们,吐口唾沫是个坑。

加价三成,你有多少我要多少。

不过,我只要一等品,可不要参皮子。”张俊平斩钉截铁的说道。

“那不可能,咱东北老爷们,不能做那样的事。

绝对是最好的红参。”张场长连忙保证道。

红参其实就是人参,经过熏蒸炮制后,人参的颜色变红,所以叫做红参。

“那行,我还是那句话,只要是一等品的好参,我有多少要多少。”张俊平豪气的说道。

“行,对张科长我还是信的过的。

你那边什么时候过来拉货?”张场长问道。

“张场长,恐怕得麻烦你那边给发货了。

我联系好车皮,你那边装货。

然后安排人跟着过来,把钱带回去。”张俊平笑着说道。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