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身博物馆 第二百一十章不守规矩,吓死你

作者:和光万物 分类:都市生活 更新时间:2022-12-03 23:28:29

 “你很有想法,为了支持你的梦想,我决定我这些书,便宜卖给你。

一千马克你全部拿走。”

“喂,先生,你不能看我是外国人,就坑我吧?

你这里一共才不到五百本书!而且你这里好多书,标价才几十芬尼,你居然卖我一千马克?

最多给你五百马克!”张俊平毫不客气的讲起价来。

“这不一样,我这是收藏品,古书,自然不能按照原来的定价卖。

这样,我再给你让一点,九百五十马克!”摊主笑眯眯的说道。

“最多五百五十马克,不然我就去旁边的摊位买了。

他那里的书比你这儿还多。”张俊平作势要走。

“最低八百马克,你要是还嫌贵那就去别的摊位看看吧!”摊主最后报了一个价。

“六百马克,不行我走了!”张俊平说着站起身来。

“六百五十马克!”摊主态度坚决的说道。

“好吧,六百五十马克就六百五十马克,不过你这个包书的包裹得给我。”张俊平指着地上铺着的一块布说道。

“可以!”摊主想了一下,不给张俊平,也确实没办法拿走,于是点点头。

“你稍微等我一下!”张俊平交完钱,对摊主说了一声,跑到刚才路过的一个摊位上,买下一辆二手的手推车。

这是一辆仓库用的手推车,下面两个小轱轮,可以推着走,也可以拉着走。

张俊平推着手推车来到买书的摊位上,把所有的书搬到手推车上,然后把那块包书的布叠好,放到上面。

但是这块布,今天就不虚此行。

这可不是一块普通的布,这是一件皇帝的用的披风。

只可惜有些污染了,不知道能不能清洗出来。

也正是,这样,摊主才会把他当成一块比较结实的布,当摊位布铺在地上。

看着缂丝披风,张俊平忍不住想着,说不定这件披风还包裹过宫里的娘娘。

后世宫廷剧里,演皇帝临幸某个娘娘的时候,都是去娘娘的宫殿里,其实不是这样的。

真实情况是,皇帝翻了哪个娘娘的牌子。

太监就会通知娘娘,洗干净,脱光之后,用披风一裹,然后由太监背着,背到皇帝的寝宫。

完事后,再用披风裹着背回,娘娘自己寝宫。

这么一说,这缂丝披风是不是就值钱了?

当然了,这种情况只适用于妃子,皇后不适用。

“对了,你刚才说把东西卖到东方去,是什么意思?”张俊平没有急着走,而是好奇的打听起来。

“那些是风车人,他们专门从各个跳蚤市场收了货,然后运到东方去卖。

据说是卖到本子、菲律宾、新加坡、香江那边去。

那边的人很喜欢这样的箱包和服饰。”摊主早早结束了自己今天的摆摊生涯,也乐的和张俊平多聊几句。

张俊平明白了,说白了就是卖给那些崇洋媚外,爱慕虚荣的穷人的。

旧(et)一点不要紧,款式是欧(om)式风格,而且还是名牌,价格够便宜,这就够了。

张俊平推着车子往前走。

来到刚刚他讲价时,提到的摊位上。

“你这些书怎么卖?我全要了!”张俊平翻了翻地上的旧(et)书,直接开口说道。

“一本书五马克,我这里一共是七百四十本,一共是…三千七百马克!”摊主咧嘴一笑,拿出一个计算器,按了一下报价道。

刚才张俊平买书的经过他都看到了,所以很自然的报了一个高价。

张俊平起身就走。

开玩笑,一本旧(et)书五马克,宰人也不是这么宰的。

“……”摊主有些傻眼,你不是要开博物馆吗?

怎么这么就走了?

五百本书,虽然有推车,可推着也重,张俊平看到跳蚤市场有出租仓库的,干脆过去租了一个仓库,把书放进去。

空着手再次逛了起来。

跳蚤市场的好东西确实不少,比如有很多精美的骨瓷餐具。

骨瓷算是欧(om)洲的一大发明之一。

就是在中国瓷器的烧制基础上,加入动物骨骼磨成的骨粉。

如此烧制出来的骨瓷,薄如纸,白如玉,声似磬,在欧(om)美市场非常受欢迎。

张俊平蹲下身子,拿起一件骨瓷碟子,看了一下。

确实在洁白细腻以及光滑的程度上,比普通的中国瓷器要好很多。

尤其是碟子边缘那一道鎏金镀边,让洁白的瓷器看上去高贵了许多。

张俊平习惯性的看了一眼底款。

欧(om)美骨瓷师从中国瓷器,自然也有底款。

一个王冠,后面51,

看的张俊平手一抖,差点掉在地上。

自己这运气也太好了吧?

随手拿起一件骨瓷居然是英国皇家伍斯特骨瓷餐碟。

张俊平又仔细看了一下,碟子边口的镀金确实是真金。

伍斯特骨瓷应该算是英国的官窑瓷器了。

张俊平把骨瓷餐碟放下,又拿起旁边一件骨瓷咖啡杯,和刚才的餐碟一样的风格,杯口有22K纯金镀金鎏边,咖啡杯的杯身还有用22K黄金描绘的图桉。

图桉很简洁,但是配上洁白的杯身,却又显得非常的高贵。

这应该是真品伍斯特骨瓷。

张俊平把摊位上的骨瓷挨个看了一遍(n),把所有的伍斯特骨瓷挑选出来。

一共是一百八十九件。

“这些多少钱?”

“先生您选的这些都是骨瓷,价格比较贵。”

“我知道是骨瓷,也正是看着漂亮,才打算买回去的。

你最低多少钱卖!”

“你都要的话,一件给二十马克吧!”

“买新骨瓷才多少钱?就算是去买你们普鲁士的麦森骨瓷也用不了二十马克吧?”张俊平质疑道。

“你要麦森骨瓷吗?

这些就是,你看看,要的话一块给你,算便宜点。”摊主指着自己摊位上,张俊平挑剩下的那些瓷器笑着说道。

“这些都是麦森骨瓷?”张俊平惊讶的拿起一只骨瓷小碗。

碗底有两把蓝色的剑,交叉在一起。

“也不全是,还有哥本哈根骨瓷,你要不要?”

“要!我全都要了,你说个最低价!”张俊平咬牙道。

“十五块钱一件,不能再低了!”

“五块钱!卖的话,你这摊子上的骨瓷,我全都要了!”张俊平指着摊位上的骨瓷说道。

“你给的价太低了!没办法卖!”摊主很干脆的摇头拒绝道。

“可以了!我一下子都要了,接下来你就可以去逛一下跳蚤市场,品尝一下美食,然后淘几件和自己心意的商品。

还能有更多的时间陪一陪家人。”张俊平笑着劝说道。

“你很会讲价,我也确实需要多一点时间陪孩子,十块钱一件,最低了。”提到家人,摊主脸上露出温馨的笑容。

摊主脸上温馨的笑容打动了张俊平,“好吧!就按你说的,十块钱一件,我全都要了!

只是,得麻烦你帮我把东西送到那边的仓库去。”

“没问题,我这有车子,送过去很方便!”摊主麻利的开始收拾摊子上的骨瓷。

“你这骨瓷多少钱?”这时,在张俊平身后突然有人开口问道。

“不好意思,我的骨瓷已经全部卖给他了!

你去前面看看吧,前面还有几家卖骨瓷的!”摊主抬头笑着说道。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你都买走了,我们怎么买?”

张俊平扭头看向说话的人。

这是一位二十多岁的华人女人,打扮的还算精致。

之所以知道对方是华人,除了长相,还有对方说话时带的弯弯腔。

张俊平没有搭理对方,这是在国外,不能给国家丢脸。

“哎,你这人是不是哑巴了?”见张俊平不说话,对方不依不饶的继续说道。

“这位小姐,我买不买是我的自由,和你没有关系吧?”张俊平皱眉,直接用国语回答道。

“怎么没有关系,你都买走了,我怎么办?”

“刚才摊主说了,前面还有卖的,你可以去那边买!”张俊平皱眉道。

这又是一位被惯坏的千金小姐。

“我不管,那边的我不喜欢,我就喜欢这些!

先生,他出多少钱,我比他多出一倍!”最后一句话,换成了弯弯腔的英语。

“不好意思,我是打包买的。”

“我也打包买,比你多出一倍!”

“先生,您看这?”摊主有些意动的看向张俊平。

“刚才咱们已经谈妥交易,并且要求你帮我把骨瓷送到仓库,然后货到付款。

也就是说咱们的交易已经成立。”张俊平平静的说道。

“我出两倍价格!”娇蛮女见摊主心动了,赶紧加大筹码。

“先生我们只是谈妥了价格,但是并没有进行交易,你没有付我定金,所以咱们的交易还没有达成。

如果你想要的话,可以和这位女生竞价。

当然同等价格,我还是会优先卖给你。”摊主心动了,直接改口对张俊平说道。

“穷鬼,没钱,装什么装?”娇蛮女挑衅的看了张俊平一眼,用国语对张俊平说道。

张俊平展颜一笑,“好啊!那就竞价!

我出五倍价格!也就是五十马克一件骨瓷!

小姐,你不是有钱吗?继续加价啊!”张俊平看着娇蛮女,用国语回应道。

“六倍!

不就是六十马克吗?还不如我一天的零花钱。”

“小姐你很有钱啊!这里一共四百件骨瓷,六十块钱,就是两万四千马克。

你一天零花钱有两万四千马克?

可别一会拿出来钱来,那样可是会被送到警局,弄不好还会被驱逐出境。

那样,丢人可就丢大了!”张俊平嬉笑着说道。

“要你管?不就是两万四千马克吗?这点钱,算什么?都不够我一个包包的。”娇蛮女不屑道。

“你有钱!

我出一百马克一件!”张俊平看了娇蛮女一眼,直接出价道。

摊主都快乐疯了,咧着嘴,看着还在竞价的两个人。

此时,周围已经围了一群吃瓜的群众。

谁说外国人不喜欢吃瓜?

你看,一样吃的很带劲。

“一百五十马克!”娇蛮好像被气到了,冬天的衣服都无法掩盖胸口高耸之处的上下波动。

“呵呵!”张俊平不屑一笑,“二百马克!”

“二百五!”娇蛮女。

“三百!”张俊平。

“三百五!”娇蛮女。

“五百!”张俊平。

“五百五!”娇蛮女。

“你有钱,你厉害!这些骨瓷我不要了!”张俊平突然一笑,撂下一句话转头就走。

“你……”娇蛮女气的直跺脚。

“小姐,需要我帮你送货吗?”摊主乐的嘴都合不拢了。

“不用!”娇蛮女随手拿起一只咖啡杯,然后塞给摊主五百五十马克。

“等等,你不是说全部都要吗?”

“刚才是打算全部要的,但是现在我改注意了。

就要这一件!”

“那不行,刚才说好的!”

“先生,我们刚才只是口头约定,我没有支付定金所以交易并不成立!

而且,后面我只说五百五十,并没有是买多少啊!

难道你看我是外国人,所以打算强买强卖?”娇蛮女突然画风一变,很是冷静的把摊主刚才的话还给了他。

这一幕,可把周围吃瓜群众给乐坏了。

“你……”摊主有些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先生,刚才只是一场闹剧,把它忘掉吧。

我愿意出价比刚才哪位先生高一倍的价格,买下你全部的骨瓷。”娇蛮女笑着说道。

“不卖了!我一件都不卖给你了!你给再多钱,我也不卖给你了!”摊主突然大怒(om)道。

一把抢过娇蛮女手里的骨瓷咖啡杯,然后把钱塞还给她。

“你怎么能这样!”娇蛮女也没想到自己会玩蹦。

这时刚刚离开的张俊平又转了回来。

“刚才还真是走了眼,没想到是同行!

你家长辈没有教你规矩吗?”张俊平冷声说道。

“关你什么事?”

“你搅了我的买卖你说关我什么事?

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这句话你家长辈没有教给你?”张俊平死死盯着娇蛮女,身上的气势毫不保留的压向娇蛮女。

“小兄弟,刚才多有得罪,我替她向你道歉!”突然一个穿着对襟大褂的白发老人,横插进张俊平和娇蛮女中间,冲张俊平抱拳道。

“呵呵,老先生终于舍得出来了?”张俊平看着老人冷笑道。

“小兄弟,得饶人处且饶人,这件事是我们做的不对,我替她向你赔礼道歉。”白发老人再次冲张俊平抱拳行礼。

“老先生好算计啊!搅黄我的买卖,一句道歉就想了事?”张俊平盯着白发老人冷笑道。

本来张俊平还真以为搅局的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娇蛮女。

那样还真不好和他计较什么,最多就是坑她一把,出出气。

结果,娇蛮女接下来的表现,让张俊平大跌眼镜。

这哪是什么娇蛮女,分明就是演技超人的同行。

这是在撬自己的行市。

这样,张俊平可就不会客气了。

躲在人群里观察了一下情况,张俊平这才站出来,讨要说法。

一老一少,加上几个保镖,张俊平还真不放在眼里。

身上的气势,全部冲着白发老人压了过去。

白发老人脸色一变,这才明白,自己这是踢到铁板上了。

单凭这股气势,还有杀气,就不是一般人能惹的。

关键对方还这么年轻。

“你说怎么才能把这件事掀过去。”白发老人额头冒汗,强撑着问道。

气势和杀气,这东西很玄,你说有没有,有!

用玄幻或者仙侠的说法,叫做精神威压。

其实,还真和精神有关。

比如,学生,老师盯着你看的时候,你就会心慌。

还有,有威望的领导,不用说话,只用眼神就能让你紧张到不会说话。

还有小偷面对警察的时候,也是一个眼神就心惊胆战。

“这些骨瓷,都是一百年前的瓷器,虽然现在的市场价也就值五百马克。

但是,放到十年后,暂且就按十年算吧!一件最少值一万美元。

四百件骨瓷,四百万美元。”张俊平笑道。

“你这是讹诈!”不等白发老人说话,娇蛮女先喊了起来。

“你们可以当作讹诈!你们现在就可以离开!

只是……”张俊平笑着,手里突然出现一把手枪,在手里转了几个花,然后又消失不见。

“你也可以让你的保镖出来试试!”张俊平又笑着说道。

白发老人还真有这个想法,让保镖出手,先制服张俊平再说。

至于警察那边,有的是办法。

可是,看到张俊平手里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手枪,白发老人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

这不是一般人,他们惹不起。

江湖老胆子小,白发老人赌不起。

“小兄弟,四百万美元,我就是倾家荡产也拿不出来啊!

你看,少一点,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你准备拿多少?”

“四十万美元,我只能拿出这么多了!”

“好啊!那就四十万!”张俊平笑道:“不过,把你手上的那两枚扳指留下。”

白发老人脸色一变,“小兄弟真要苦苦相逼?把事情做绝?”

“我说了,你们也可以什么都不管,直接走人。

或者那四十万美元加你手指上的两枚扳指。

怎么,我还不够好说话?”张俊平耸耸肩笑道。

“要不,干脆四十万我也不要了,你就留下那两枚扳指还有她手腕上的玉镯。

这样够可以了吧?”

张俊平的话一出,吓得娇蛮女赶紧握住自己的手腕。

白发老人脸色变了又变,知道自己这是遇到行家了。

自己手上的两枚玉扳指,都是清宫里流传出来的,一枚是康熙御用扳指,一枚是乾隆御用扳指。

自己孙女手腕上的玉镯则是和田羊脂玉饕鬄云纹玉镯。

也是清宫档桉里有记载的,慈溪最喜爱的一支玉镯。

这三件任何一件都是有钱买不到的好物件,都不舍得送出去。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