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从卡车司机开始 第10章 于秋华出招

作者:我会开卡车 分类:都市生活 更新时间:2022-09-22 13:44:07

刘家。

晚饭后,杨麦香端起碗盘要去厨房刷碗,就被大兰子拦住了。

“哎吆,你毛手毛脚的,也洗不干净,还是我来吧。”

大兰子说着话,还不忘记给刘洪昌使个眼色。

王卫东哭笑不得,就算是要聊天也不至于这一会,不过他还是笑着对杨麦香说:“麦香,咱们虽然结婚了,还没有正式办婚宴,你还算客人,让妈忙吧。”

“嗯呐。”杨麦香放下碗快,眨巴眨巴大眼睛,小声问道:“那今天晚上咱们住哪里啊?我是偷了家里的户口簿出来的,回去后肯定会被他们唠叨。”

好家伙,这是准备直接洞房花烛了,饶是知道杨麦香性格外放,王卫东也差点忍不住把茶水喷出来。

而旁边的刘运昌和大嫂也瞬间面红耳赤的,小两口无声的对视一眼,这弟妹还真是敢啊,看来抱个侄子指日可待了。

厨房内传来‘啪’一声,

“妈,怎么了?”王卫东扯着嗓子喊。

大兰子从厨房内跑出来,湿漉漉的手在围裙上擦了擦,嗔怪道:“没事,就是摔了一个碗,倒是你,赶紧给麦香安排个睡觉的地方啊。”

安排?怎么安排?

刘洪昌本来在刘家有一个房间的,后来因为想去当上门女婿,跟大兰子闹翻了。

房间里的铺盖都拉到何家大院的屋子里了,里面现在堆满了杂物,这会收拾也来不及了。

不过,人家杨麦香这么主动,王卫东不想办法的话,那还是男人嘛!

对了,他有房子啊,何家大院里的也是新房,正好可以用来度过新婚之夜,也不算慢待了杨麦香。

王卫东把这个想法给杨麦香说了之后,杨麦香却有些犹豫。

她的小脸蛋上挂满担忧:“洪昌哥,咱们住在那里,会不会惹何文慧和他那几个弟弟妹妹不高兴啊?”

“不高兴?那是我的屋子,他们有什么不高兴的!”王卫东冷笑道。

那屋子可是他花了几乎全部身家建起来的,绝对不能平白无故的送给何家那几个白眼狼,如果他们敢找麻烦的话,那就让他们知道知道厉害。

刘运昌也赞同王卫东的意见:“就是,那是咱家的房子,不能白白便宜了何家。洪昌啊,哥见你现在想明白了,也非常的高兴,就是有些心疼送去的那些礼钱。”

“你放心,哥,有机会我一定会把礼钱要回来!”王卫东点头道,那两千块钱可是大兰子辛辛苦苦的攒下来的,不能白白打了水漂。

大嫂皱了皱眉头,用手肘怼了怼刘运昌:“你别多事,何家不是好相与的,只要洪昌能够跟他们断了关系,那些钱也不算什么。”

以往在家里,刘洪昌没少因为何文慧跟大嫂和大哥吵架,现在看到他们还如此替自己着想,王卫东心中暖烘烘的,果然,血脉相连的亲情是无法斩断的。 …

他觉得应该早点赚够积分,看看系统商店里有没有治疗不孕不育的药物。

几人又闲聊一阵,王卫东便骑着二八大杠载着杨麦香回到了何家大院。

何家屋内,正紧盯着小屋门口的何文远看到王卫东带着一个女人回来,立刻跑到于秋华的房间里,大呼小叫起来。

“不得了了,不得了了!大老刘带了一个女人回来。”

何文慧正在帮何文涛缝衣服,手抖了一下,针一下子戳破了手指,殷红鲜血流了出来。

她把手指伸进嘴巴里,问道:“女人,谁?”

“不认识,不过那女人长得很漂亮,身上穿得也很好看”何文远话说一半,看到何文慧的脸色难看,忙改了口:“当然了,她再漂亮也没有姐姐漂亮,姐姐可是咱们宁州城最漂亮的。”

何文慧这会没有心情纠结谁漂亮的问题,她满脑门子想的都是,刘洪昌前脚刚离婚,后脚就找了别的女人,这实在是太过分了。

她何文慧是个大学生,追求者那么多,也没有说刚离婚就另外找人。

这时,一直躺在床上装睡的于秋华也睁开了眼睛,她长叹一口气道:“来者不善啊,刘洪昌这个时间带女人回来,怕是有别的想法。”

“别的想法?他就是色迷心窍,能有什么想法?”何文远不以为然。

“来,扶我坐起来。”于秋华在何文慧的搀扶下,从床上坐了起来,满是皱纹的脸上布满忧愁,“你们还是年纪小,看问题太过于片面了。你们想啊,刘洪昌带女人回来,这是不是就说明他准备在咱们何家大院里长住?”

“长住就长住呗,我正发愁没机会收拾他呢!”何文远翘起嘴巴。

何文慧年纪大一些,想起前天于秋华说过的话,勐地站起身,颤声道:“他,他不准备把房子让出来!”

其实,何文慧在离婚的时候就想提房子的事情,她想让刘洪昌把房子送给何家作为离婚的赔偿。

但是当时何文远和何文涛都还在监狱里待着,她害怕刘洪昌不同意出具谅解书,所以压根不敢提这个要求。

何文远这会也反应过来了,从椅子上窜起来,叫嚣道:“不行,这绝对不行,那房子是建在我们何家大院里的,它就该属于咱们何家,大老刘算什么东西,等明天我就带着文涛去把他撵走。”

于秋华对于二女儿的脾气知道得很清楚,也没有理会她,只是澹澹的说道:“当时刘洪昌建房子的那块地给上面出过钱,是有正规手续的,咱们就这么直接上门讨要房子,刘洪昌肯定不会同意。”

“那怎么办啊,我现在都长成大姑娘了,可不愿意再跟文涛和文达窝在一个房间里。”何文远顿时着急了,她现在连房间装饰都规划好了,说什么也不能放弃。

于秋华也不舍得白白放过刘洪昌的房子,房子的市场价足足有五千块,就这么让给刘洪昌,实在是太便宜他了。 …

只是,该如何让刘洪昌心甘情愿的把房子双手奉上呢!

有了!

于秋华勐的一拍大腿,冷笑道:“他刘洪昌能把文远和文涛送进监狱,我就能把他也送进去。”

说着,她朝向文远说道:“刘洪昌今天才跟你姐姐离婚,他跟那个女人绝对不可能领结婚证。你现在就去街道派出所报警,就说刘洪昌乱搞男女关系,被我们堵在了屋里。到时候,他为了脱身,肯定会情愿把房子送给咱们。”

“高明,还是您老人家高明。”何文远顿时乐了,转身就要往门外跑去,却被何文慧拉住了胳膊。

“姐,你拉我做什么?”

何文慧没有理会她,扭头看向于秋华:“妈,乱搞男女关系可是要蹲大狱的,刘洪昌被抓了,他一辈子都完了。”

见于秋华不吭声,何文慧又补充道:“妈,老实说,这些年刘洪昌对咱们家还是不错的,家里的吃喝拉撒都是花刘洪昌的钱,去年下大雪,您要到医院看病,也是刘洪昌背着您去的。还有,文涛,他在学校里被人欺负,也是刘洪昌找老师解决的。您就不能放过他一次吗?”

跟刘洪昌扯了离婚证后,何文慧在河边坐了许久,以前有刘洪昌在身边的时候,她还不觉得。

现在刘洪昌离开了,她一下子就像是失去了依靠,开始记起刘洪昌对她的好。

那个男人虽然文化水平不高,却也会浪漫,竟然舍得花钱给她买鲜花。

只是当时何文慧嫌弃刘洪昌送的是菊花,当着刘洪昌的面,把花扔进了垃圾桶。

如果让她重新选择的话,她一定不会那么做。

可惜,悔之晚矣。

于秋华冷笑道:“文慧啊,你还真被刘洪昌给迷住了,他现在都把你抛弃了,你还在为他说话,。其实也不是我不放过刘洪昌,是咱家的情况不允许啊,你能眼睁睁的看着你的弟弟妹妹没有地方住?”

何文慧不能接受这种做法,小手攥紧,硬着脖子说:“可是咱们也不能害人啊,我现在也能挣钱,早晚有一天能攒够钱,给弟弟妹妹买房子的。”

“你啊,你啊,就是读书读傻了,那个房子至少要五千块,就凭你每个月21块的工资,要攒到猴年马月?”

于秋华有些恼怒何文慧,不过这会也顾不上跟她置气,朝向何文远:“你先去把文涛和文达喊过来,让他们去堵门,然后马上去派出所,千万不能让刘洪昌跑了!”

何文远冲何文慧做了一个鬼脸跑了出去。

于秋华这才稍稍放心,抓住何文慧的手,情真意切的说道:“文慧啊,你是大姐,理所应当照顾弟弟妹妹,我现在年纪大了,眼睛也不中用了,你就该担起这幅担子。”

“我,我知道。”何文慧讪讪的说道,她从小最听于秋华的话,也最心疼弟弟妹妹们。 …

何文慧的态度让于秋华长舒一口气,她冷声道:“既然你知道,那该怎么做,你明白。”

“明白.”何文慧咬咬牙,站起身朝屋外走去,她要去堵刘洪昌。

看着漆黑的夜空,她眼角滚出一滴泪水,虽然她已经跟刘洪昌离婚了,但昨天晚上他们才刚刚同房过。

小屋内。

“哎吆,真是舒服啊!”

王卫东的脚伸进洗脚盆里,在杨麦香的小手的揉搓下,舒服的眯起眼睛。

“以后我天天帮你洗脚,好不好?”杨麦香看到王卫东舒服,她心中也很高兴。

“嘿嘿,求之不得,你放心吧,等会我会报答你的。”王卫东笑道。

“.你,你又开始说荤话了!”杨麦香小脸羞红,小心脏噗通噗通直跳。

她虽然是个大姑娘,但在办公室那些大妈的熏陶下,什么都懂。

“你都是我媳妇了,还有什么说不得的?”

“别,别,等下水该洒出来了。”

王卫东说着话,手脚开始不老实了,杨麦香只能连连讨饶。

屋内一时间充满绯红色彩,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砰砰”敲门声。

“是谁啊,这么晚了?”王卫东皱了皱眉头,看向杨麦香:“媳妇,去开门。”

“嗯呐!”杨麦香倒掉洗脚水,洗干净了手,急匆匆的拉开了门。

看到外面的情形,她一下子愣住了,反应过来后冲屋内喊:“洪昌,快来,何家的人把咱家的门堵了。”

果然找上门来了!

王卫东披上棉袄穿上鞋子,晃悠到了门口,看到何文慧,何文涛和何文达三姐弟把屋门堵得严严实实,他们后面还站着于秋华。

这些人都怒气汹汹的,似乎马上就要冲上来把王卫东撕成碎片。

王卫东当然不惧这些,冷笑道:“呵,这大晚上的,你们唱的是哪出啊?”

何文涛拿着棍子,指着王卫东说道:“大老刘,马上把房子让给我们。”

“这就好笑了,这房子是我花钱建的,房产证上写的也是我的名字,我为什么要让给你们?”王卫东伸手把杨麦香拉到身后,何家的人可都喜欢动手。

何文涛啐了一口吐沫,冷笑道:“如果你不让出来也可以,文远已经去报告派出所了,等到派出所的同志来,非治你一个搞破鞋的罪,到时候你不但丢了工作,还要蹲监狱,这辈子就完了。”

毒,太毒了,竟然为了抢别人房子,把别人送到监狱里,何家这些人还真是突破了做人的底线。

王卫东双手抱怀:“报警?那我就等着!”

他出人意料的做法,引起了于秋华的怀疑,这小子难道跟派出所有关系?

不行,不能让他就这么脱身。

于秋华冲何文涛道:“赶紧大声喊,把全院住户都喊起来。”

只要人多,就算是王卫东关系再深,也没用。

何文涛扯着嗓子喊:“大老刘搞破鞋了,大家伙快来看啊!”

呼唤声划破何家大院寂静的夜空。

家家户户都陆续亮起了灯。

最先走出来的是二庆妈,她距离很远就大声吵吵:“大半夜的,文涛你喊什么呢,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何文涛指着王卫东说道:“二庆妈,大老刘搞破鞋,被我们堵到屋里了。”

“哎呀,真的吗?那可是稀奇事啊!”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