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里的火车司机 第583章 科研猪肉

作者:四条腿的小白兔 分类:玄幻奇幻 更新时间:2024-07-12 10:14:35

最新网址:www.yiruan.info 身为火车司机,李爱国原本以为火车春运是最拥挤的场面。

来到了食品站,才知道自己错了。

食品站内、卖猪的、买肉的拥挤成一团。

时不时有一头不愿意“伏法”的大肥猪逃了出来。

二师兄在人群中横冲直闯,卖猪的沙师弟跟在后面追.这场面简直绝了。

最最最关键的是,食品站要到八点半才开始售卖猪肉,收购生猪。

李爱国一边跟赵东山闲扯着,一边排队等待。

“现在每个公社都要平摊下来预购猪的任务。

分到生产队,基本一个生产队需要定时供应4头以上的预购猪。”

“生猪分几等:131斤为低标准,151斤是中标准,181斤才算高标准。等级标准不同,重量单价不一样,收益很悬殊。”

“低于131斤的生猪,食品站不收购,只能赶回去再喂几个月。”

“收购的时候,收购员要扣除猪潲,心情好的时候扣你三五斤,要是心情不好,扣你二十多斤,就得亏钱了。”

“更别提猪还容易生病,到了冬天,怕猪冻坏了,俺们畜牧员经常睡在猪圈里。”

原本李爱国以为畜牧员是公社里轻松的活计,没想到也这么辛苦。

“老叔,您这次卖了猪,是不是得给狗蛋买点好吃的?”

狗蛋举起手说道:“李叔叔李哥哥,俺娘病了,卖了猪的钱,绝大部分交给公社。

剩下的钱,得带俺娘看病。

俺长大了,不喜欢吃糖。”

看着那个身材消瘦,一脸菜色,头发发黄的半大孩子,李爱国的心里憋得难受。

像秦淮茹、刘海中这些城市工人,每個月拿着几十块钱工资,还能分到粮票,却整天喊着自己日子过得苦。

跟乡下的社员相比,他们就是生活在天堂中。

“现在开始收猪,都给我排好队!”远处传来一声大吼。

看到收购员上班了,赵东山带着狗蛋拉着平板车快步奔了过去。

此时卖肉的窗口也打开了。

李爱国晃悠过去,排在了队伍里面。

说来也巧,站在他前面的赫然是易中海和贾张氏。

“我还以为你们私奔了呢,原来是来买猪肉的。”

“爱国,你也买肉啊.这还真是巧了。”

易中海尴尬的笑笑。

贾张氏却得意的扬起脑袋:“我这次要买三斤肉!”

李爱国:“.”

仔细一想,贾张氏确实有骄傲的资格。

她平日里压根不卖肉,都是“借”别人家的。

今天亲自来买肉,确实值得骄傲。

排队的人很多,队伍很长,但是卖肉的售货员是老师傅了。

一长溜子肉挂在铁钩上,顾客需要多少,老师傅叼根烟,手起刀落,用麻绳子穿起来,扔给顾客。

烟灰都不带掉的。

手头准了,不用称,准保不会差一分一毫。

老师傅还有功夫端起搪瓷缸子喝口茶。

所以不到上午十点钟,就排到了易中海和贾张氏。

易中海从兜里摸出钱,贾张氏摸出肉票递过去。

“师傅,来三斤肉。”

“全要肥膘,不能有一点瘦肉。”

闻言,那五大三粗的老师傅皱起了眉头。

“现在肉食紧缺,都得搭配着来。”

“我们加钱不行吗?”

“加钱也不行,现在肥肉紧缺,肥肉全都被你们买走了,那其他的顾客怎么办?做人不能太自私了。”

贾张氏还想继续争执几句,易中海忙拉住她的胳膊。

“老嫂子,咱就甭犯众怒了,你瞅瞅旁边的顾客.”

贾张氏扭头一瞧,那些顾客们全都用鄙夷的眼神盯着她,缩了缩脖子不吭声了。

拎上三斤五花肉,贾张氏喜得嘴巴合不拢,今天晚上能吃红烧肉了。

李爱国排在后面,这时候走上前,递出了肉票和介绍信。

“大叔,来十斤肥膘,要带猪皮的那种。”

老师傅接过介绍信看两眼,抄起乌黑明亮的杀猪刀,捡了一块最肥的猪肉劈了下来。

这块猪肉上不带一丝瘦肉,雪白的油脂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出油腻光彩。

“十斤,高高的,同志,您拿好了。”

李爱国递出了钱,正要接过猪肉,旁边传来一道暴呵。

“不公平!这太不公平了,凭什么我们只能买五花肉,他却能买肥膘。

你这卖猪肉的老头儿想要徇私啊!”

只见贾张氏掐着腰跳着脚,指着老师傅骂道。

易中海本来想拉着贾张氏。

仔细一想,李爱国为了买肉拉关系走后门,要是传扬出去,也是个不大不小的丑闻。

身为队友,易中海决定助攻一把。

他整了整衣领子,摆出一副长者的摸样,严厉的说道:“这位同志,食品站是大家伙的食品站,不是你一个人的。

伱怎么能够为自己的亲戚朋友走关系呢!

要是都像你一样,搞歪风邪气,咱们老百姓还有好日子过吗?”

果然是一大爷,到底是有水平,句句话都占据了道德高峰。

易中海又扭过头看向李爱国,摆出一张死人脸。

“李爱国,你是火车司机,是在组织的人,按理说思想道德水平应该比老百姓高。

但是,你瞧瞧你干的叫什么事儿!

你现在马上把猪肉还回去,老老实实的再排队买猪肉!”

李爱国没想到因为件小事儿,两人能如此大动肝火。

“易中海,我要是不还回去呢?”

他挺直了胸膛。

现在李爱国在系统的加持下,全身肌肉强度远超一般人。

即使身上穿着厚厚的衣服,也能感觉得到那种力量带来的威慑。

易中海忍不住后退一步,突然看向围观的群众。

“大家伙都来看看啊,有人走后门拉关系,被我逮了个正着。

他把本属于你们肥膘都割走了,等会你们只能买瘦肉了。”

什么叫做蛊惑人心,这就是了。

在易中海的鼓动下,那些顾客们看向李爱国的眼神顿时不善起来。

“竟然全都是肥膘,这人也太过分了。”

“还是在组织的人呢,我看啊,他就应该被开除。”

“不行,今儿这事儿不能这么了了,快去请食品站的领导。”

食品站手握肉食分配大权,平日里也没少干欺压顾客的事儿。

现在这些顾客见有人愿意出头,自然不愿意放过这个凑热闹的好机会。

很快,食品站刘副站长得到消息就赶来了。

看到刘站长穿着四个兜,上衣兜里插了根钢笔,像是个领导,贾张氏快步走上前,将刚才的事情讲了一遍。

“领导,你们这个售货员跟李爱国例外勾结,盗取国家财产,你赶紧把他们都抓起来。”

说完,贾张氏还得意洋洋的看了李爱国一眼。

你小子一直装清高,平日里跟泥鳅一样狡猾,抓不到你的把柄。

这一次,你不死也得脱层皮。

易中海没想到贾张氏下如此狠手,作为队友自然得跟上。

他咬着牙说道:“领导,李爱国败坏了你们食品站的风气,造成了恶劣影响,需要赶紧抓起来。”

刘副站长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不就是多买了肥膘吗?

怎么跟盗取国家财产,败坏风气挂上钩了。

他看了看老师傅:“老王,咋搞的?你是老同志了,思想一向过硬,我才让你负责买肉如此重要的工作。”

老师傅吧嗒吧嗒抽口烟,用沾满油污的手捏起那张介绍信递过来。

“刘站,按照站里的规定,顾客买猪肉,一律不准出售纯肥膘,但是人家是科研肉。”

“科研肉?”

刘副站长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

“甭问我,我也不清楚,介绍信上是这样写的。”

刘站长拿起介绍信认真看了看。

没错,上面写着“兹委派我段火车司机李爱国同志购买十斤肥膘(带猪皮的纯肥膘),用于科研活动,望配合。”

落款是前门机务段,后面还盖了红戳戳。

看到是机务段要买肉,刘站长的脸色顿时缓和了起来。

身为掌控猪肉大权的食品站,平日里倒是不需要求着其他单位。

唯独除了铁路部门。

领导出差、工人探亲都需要火车票。

机务段的人护短是出了名的。

要是惹恼了他们,你带着介绍信去买车票,人家给你挑三两个毛病,也没地儿讲理去。

“既然是机务段的科研肉,那就是搞科研用的肉,那就应该全给肥膘。”

那些围观的群众,听到是搞科研需要用肉,也都纷纷点头赞同。

有几个甚至还表示愿意把自己的肥膘让出来。

看着那些热情的顾客们,李爱国心中一阵唏嘘。

国人即使自己身处艰苦之中,为了国家的发展,也愿意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

正是有了这种精神,咱们才能够在春风来到之后,迅速崛起,从一个一穷二白的病小子,一跃而起成为大肌霸。

只是邢段长实在是太会取名字。

科研肉.李爱国有点佩服他的脑洞。

刘站长看事情解释清楚了,也松了口气。

将介绍信递还给李爱国后,笑着说道:“同志,今天是一场误会,耽误您工作了。”

“领导同志,感谢您对我们铁道部门的支持。”

李爱国递出根烟,缓声说道:“您的工作也不好干啊,有人大喊几声,您就得放下工作出面解释。

要是都这样,你们食品站怕是忙活不过来了。”

刘站长闻言脸色一沉,看向易中海和贾张氏的脸色顿时不善起来。

以往食品站内也不是没有发生纠纷,只是都没闹这么大。

今天易中海和贾张氏两人三言两语就挑起了顾客们,还给食品站的老师傅扣了顶帽子。

这个火车司机提醒得对,要是以后都跟他们一样,食品站还能有安宁的时候?

易中海和贾张氏见情况不妙,此时正准备溜走。

“你们两个站住!”

刘站长喊了一声,两人脚下的速度反而加快了几分。

只是这里是食品站。

旁边就是屠宰生猪的车间,很快就有两三个屠夫听到喊声,抄着杀猪刀奔了出来。

明亮的杀猪刀在阳光照射下散发出点点寒光,上面隐约还有二师兄的血渍。

被杀猪刀怼着,易中海和贾张氏两人齐齐揉揉耳朵,诧异的看向刘站长。

“您刚才喊我们了?”

刘站长:“.”

李爱国:“.”

围观的顾客:“.”

这两人实在太会演戏了。

刘站长沉默片刻,冷声说道:

“你们两个人在没有搞清楚状况的情况下,在这里大吵大闹,影响我们食品站的正常工作,麻烦你们跟我走一趟。”

开玩笑,要是谁都能在食品站里大声吵吵,那食品站的尊严何在?

拿不下机务段的火车司机。

还拿不下你们两个?

易中海闻言吓得脸色顿时苍白起来,立刻指着贾张氏说道:“领导,误会,是她诬陷李爱国的,跟我没关系,我是过路人。”

看到易中海开始出卖队员,贾张氏顿时恼火了,冲着他的脸上啐出一口黄痰。

“易中海,你生儿子没屁眼!”

易中海幽幽的说道:“我没儿子.”

易中海开启了魔法免疫模式,贾张氏暴怒之下,挽起袖子,举起爪子就准备开始屋里输出。

刘副站长看到两人竟然起了内讧,本想看看热闹,但是食品站里的人越围越多,影响了正常工作。

他喊来两个屠夫,像拎小鸡一样,揪住两人的衣领子带走了。

贾张氏扭过头看到李爱国拎着肥膘站在那里得意的笑,气得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该死的李爱国,他肯定是故意的!”

易中海有点想不明白了。

明明是稳操胜券的事儿,咋就翻盘了呢?

还有,那啥科研肉,肉也能当科研材料吗?

李爱国肯定是把机务段买通了!

易中海觉得并不是自己能力不行,而是敌人太狡猾了,队友太不给力,天气太冷,风太大

总之,他没有错。

制作明胶除了需要猪皮,还要化工材料,李爱国拎上猪肉,准备前往化工商店。

走到院子里的时候,正好轮到赵东山和狗蛋卖生猪。

李爱国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便停下来看热闹。

收购员伸出手在猪的肚子上随便抓了抓,喊了一声:“抛去十斤扣除猪潲。”

赵东山干枯的手臂轻轻颤抖一下,布满皱纹的眉头上拧出了壕沟,脸上浮现出哀求之色。

“同志,俺是从二十多里外赶来的,这猪已经半天没食了,肚子里的麦糠早就没了,你咋能扣十斤呢!”

收购员陈知恩是个小年轻,直起身乜斜着眼看向赵东山:“老同志,我也是按照规定来,别说扣十斤了,咱们这儿扣二十斤的也不少,你要是不卖,可以拉回去。”

这年月的猪都是灰茬猪,生长速度慢,又没有催肥的饲料,长到一百五十多斤,就不再长了。

要是拉回去的话,又得浪费几个月的粮食。

赵东山长叹口气,只能点了点头。

似乎是他的态度激怒了收购员。

在检猪的时候,这头一百六十多斤的精壮大肥猪,竟然被评定为了四级。

这年月收购生猪,实行的是“毛重收购,评级计价”。

评级主要是按质论价,与毛重关系不大,主要考量的是生猪的出肉率。

一般放养的生猪宰杀出肉率比关圈的生猪高。

山边生猪经常爬山比圩区生猪结实,出肉率也就会更高。

还有架子猪、油葫芦猪、单脊猪和双脊猪等。

评级的目的是既不能让养猪户吃亏,也不能让食品站亏本。

只不过,评级全凭收购员的眼力,一拍一捏就能定级别,主观因素太大。

生猪级别分为五等,五级猪55.5元/百斤起步,四级猪加3元,58.5元/百斤,以此类推.

四级和一级每斤差好几毛钱,一百多斤的猪能差十几块钱。

赵东山此时还想上去跟陈知恩理论,被旁边卖猪的社员拉住了。

“赵畜牧,评级全凭收购员的一双眼,你就算是跟他理论,也只能自讨苦吃。

咱们还是忍了吧。”

赵东山也清楚这些,再次长长的叹了口气。

虽然少十几块钱,但是三头猪全卖掉,抛去交给公社的钱,剩下的钱也能跟媳妇儿看病了。

他带来的猪,一头猪一百五十三斤,评为四等,另一头猪一百四十斤,评为五等。

不过赵东山并没有着急,他还有一头最肥的猪。

等到赵东山把最大的那头猪赶过来的时候,陈知恩缓缓的坐回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抽着烟说道:“这猪不收,你赶回去吧。”

“凭什么啊!”

赵东山着急了,黝黑的面孔涨紫起来,指着大肥猪说道:“这猪足有一百八十斤,膘肥体壮,是我们那里最肥的猪,你为啥不收?”

“太脏了,你瞅瞅,猪身上都是啥玩意啊,泥巴糊子。太埋汰了。”陈知恩员嘴角勾起一丝戏虐。

他当收购员足有两年了。

哪次收猪的时候,那些卖猪的社员们不是好烟招待?

赵东山倒好,一点规矩都不懂。

既然不懂规矩,就得给你立一下规矩。

【祖辈亲身经历的事儿,切勿觉得不可能!!】

赵东山差点急哭了:“俺拉着架子车赶路,天黑道路看不清,猪掉进了泥坑里,俺好不容易才把猪拉上来的,你看看,俺身上也全都是泥巴。”

李爱国今天遇到赵东山,就觉得他走路一瘸一拐的,只是当时天还没亮,看不清楚。

现在仔细一瞧,果然看到赵东山的棉袄还没干,裤子上都是泥污。

“这我管不着,我是按照规章制度办事儿,你赶紧把这猪赶走!”收购员一副吃定了赵东山的样子。

卖不了这头猪,就没办法给媳妇儿治病了,赵东山急得蹲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一个大老爷们当着众人的面哭,肯定是被逼到绝。

那些卖猪的社员们纷纷劝收购员高抬贵手。

“规矩就是规矩,你们这些土老帽懂吗?”陈知恩站起身就要赶人。

“怎么着,人家三代贫民为了养猪,整天身上都没干净过,你倒嫌弃人家的猪脏?

你还有一点阶级感情吗?我看不是猪脏,是你的心脏?”

这时候,一道魁梧的身影,从人群中挤了出来,挡在了赵东山跟前。

一句三代贫民,收购员顿时哑口无言。

收购员就算是胡搅蛮缠,也不敢诋毁三代贫民。

他支支吾吾半天,憋出一句:“你是谁啊你,管我们食品站的事儿?”

李爱国背着手说道:“小同志,猪身上脏了,不能收购,这是你们食品站的规定吗?你把规定拿出来!”

此话一出,收购员陈知恩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了起来。

他突然指着李爱国说道:“快来人啊,有人要捣乱。”

说来也巧,刘站长刚处理完易中海和贾张氏的事儿,从办公室里走出来。

听到又闹乱子,连忙赶了过来,准备灭火。

当看到刚才被点火的人,现在变成了点火的人,这位食品站的消防员有些懵逼了。

“司机同志,又是你啊。”他再次伸出手跟李爱国握了握。

“站长,不客气。”李爱国神情坦然。

“.”

刘站长看了看那头脏乎乎的猪,再看看蹲在地上擦眼泪的赵东山,又看看收购员陈知恩,不用询问情况,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

食品站是两年前建立的,当初因为是新班子,便从供销社调了一批人,陈知恩便是其中之一。

后来食品站接到不少老百姓的反应卖猪难的问题。

为此还曾经召开大会,希望这些收购员们能够把服务人民的理念放在心中。

陈知恩当初在大会上还作为代表发了言,表示以后会吸取教训,谁知道竟然又干出这种事儿了。

“陈知恩,怎么回事儿啊?”

“站长,我是看猪太脏了,怕捣了称头,我也是为咱们食品站考虑。”陈知恩见站长跟大个子认识,顿时感觉到不妙。

他再也顾不得翘二郎腿了,站起身凑过来舔着脸笑。

“猪就是在泥巴窝里长大的,能不脏吗?”

刘站长皱皱眉头说道:“怕捣称,你可以用水清洗一下。人家社员为了支援肉食供应,辛辛苦苦把猪养大,又把猪从远乡赶来。

你倒好,直接让人赶回去!你这是要伤社员同志的心啊。”

陈知恩耷拉着脑袋再也说不出一句话了。

刘站长停顿片刻,接着说道:“陈知恩,我记得你当初也是农村人吧?”

“是,我父母死的早,是乡亲们把我带大的,后来赶上了好时候,进了城。”

“那你还这样对待乡亲们?你亏心不亏心啊!”

炸裂的声音在大院内回响,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陈知恩这会快把脑袋耷拉到裤裆里了。

“陈知恩,你现在暂时停止工作!”

陈知恩木然的站起身,低着头离开了办公桌。

刘站长喘了口气,平复下心情,看着李爱国说道:“司机同志,这次我要感谢你,能够帮我们食品站指点出工作上的不足。

你放心,我等会重新安排一个收购员,为这位社员同志办理收购工作。”

李爱国也清楚,这年月食品站大权在握,职工素质良莠不齐,难免有刻意刁难社员的职工。

这事儿不是一个人的责任,也不是一个人能解决的。

“刘站长,您客气了,有了像您这样的领导,社员们以后卖猪就放心了。”

李爱国扭过头看向那些社员们说道:“你们都记住,以后卖猪遇到了刁难,就去找刘站长。”

对不起了老兄,辛苦你一人,幸福千万家。

那些社员们曾数次被刁难,可谓是投诉无门,现在有人能够告状,自然欣喜万分。

现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刘站长也从那些社员们的神情中看出了端倪,他觉得自己肩膀上的挑子更加沉重了。

不过,他当初转业走向工作岗位的时候,就对着旗帜发过誓言。

现在是履行誓言的时候了。

最终,赵东山的三头大肥猪经过重新检验,净重量提高了五斤,都评为了一头被评为了一等猪,另外两头被评为了三等猪。

比赵东山原计划多卖出了十几块钱。

有了这十几块钱,除了能够媳妇儿看病,明年还能送狗蛋去上学。

赵东山紧紧的握住李爱国的手说道:“同志,太谢谢你了。”

“甭谢我,要感谢啊,去感谢刘站长,他才是真正的好人。”李爱国指指刘副站长。

正在接受社员们反应问题的赵东山闻言,心中暖烘烘的。

好人人为什么不能当个好人?

李爱国也想不明白。

这些食品站,供销社里的售货员,收购员,每个月拿着几十块钱的工资。

生老病死有国家管,日子过得远比社员们舒服多了。

为什么不能当个好人呢?

骑着自行车,李爱国畅游在寒风之中。

天边的乌云逐渐散去,阳光在天地相接的地方描出一道金边。

也许明天会是个好天气。最新网址:www.yiruan.info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