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ruan.info 龙池安直言不讳:“娘,您做的吃食会把芙凝吓跑。”

龙舒云摇首,见儿子温吞得很,决定明日去颜家议亲。

傅海速度离开长公主府门口,回到傅辞翊跟前禀报。

“少夫人与池郡王下了一个多时辰的棋,离开长公主府时,少夫人笑意甚浓。”

傅辞翊沉了脸。

街市上,颜芙凝买了不少裁缝剪子、划粉、直尺、布尺,绣花用的框架、针线等一应物什。

待采买完成,将物什放去了酒楼后院,这才归家。

——

六月初十。

天刚亮时,颜芙凝便出门。

带着酒楼伙计,将昨日备好的物料全都搬去了三连铺。裁缝桌与绣花框桌整齐摆放,剪子、针线等物什亦分发好。

不多时,应聘的女子们陆续到来。

她们没想到身为国公府的千金,竟然比她们到得还早。

身份贵重的千金小姐,长得好看不说,还极其努力。

颜芙凝见她们到来,先问:“可都用了早饭?”

“用了,用了。”女子们纷纷道。

“那好,咱们开始,每人得到手的布匹颜色大小皆一致。今日的考题是,裁缝制作一条襦裙,绣娘则绣翔云海潮图。襦裙的尺寸与绣图的大小,已写在纸上。鉴于衣裳制作与绣品的刺绣需要不少时辰,午饭我请大家在成文楼用。”

听说能去成文楼吃饭,众人高兴道:“好。”

半个多时辰后,庞安梦与石漾漾先后到来。

两人一见面就吵。

“一个舞刀弄枪的,能看得懂绣花针的活计?”石漾漾嗤道。

庞安梦反唇相讥:“倒是你,身为郡主怕是从未拿过绣花针吧。”

两人越吵越凶,连带着她们的随从也跟着吵。

听得三连铺内的女子们纷纷皱了眉。

颜芙凝一个头两个大,此刻要让石漾漾帮庞安梦去探江碧琳的底,是不可能了。

还不能让她们影响了比试。

遂开口:“您二位明日再来帮我看成衣与绣品,可好?”

两人相互哼声,离开了。

日跌时分,女子们陆续交了成衣与绣品。

颜芙凝道:“今日时候不早,明日再行验收,届时你们过来,顺带我会选出掌柜。”

——

此刻的傅辞翊到了国公府。

却被告知颜芙凝尚未归来,就在他思忖去东三街还是回府时,长公主与龙池安也到了。

既如此,他就在国公府等她。

一行人到南苑花厅时,洪清漪正与大儿媳曾可柔一起逗朗哥儿。

见有客人来,她连忙命丫鬟上茶水点心,冰盆里添了冰块。

心里腹诽着,倘若拦着姓傅的,不知此人又该出什么幺蛾子,遂没去赶他,只确认:“傅大人今日又来寻芙凝看诊?”

傅辞翊抬手作揖:“回夫人,正是,傅某与令媛约好今日复诊。”

一听是约好的,洪清漪更不好赶人了,遂请他坐下喝茶。

长公主扫一眼傅辞翊,与洪清漪道:“昨儿芙凝在我家与池安下了一下午的棋,我瞧着当真是才子佳人,郎才女姿。”

她拉起洪清漪的手,两人往里走了走。

“清漪,你若首肯,我便去请旨赐婚。”

“舒云啊,你也知道芙凝刚认回,我与颜珹未尽过父母的责任,就想多养她两年再议她的婚事。”

“我晓得的,咱们先将婚事定下,婚期晚两年也是可行。”

她们的对话悉数入了傅辞翊的耳。

颜芙凝回到府中,已是夜幕四合。

忙了一日,她身上出了不少汗,是以先回房简单沐浴一番。等她到饭厅时,已然摆好饭菜就等着她了。

教她意外的是傅辞翊在。

洪清漪问小女儿:“傅大人说是与你约好?”

生怕疯批惹事,颜芙凝坦诚:“昨日与傅大人说过无暇去傅府,不承想大人寻上门来。”

话里话外地显示傅辞翊寻上门来,她也意外。

傅辞翊淡淡坐着,面上无甚表情。

颜芙凝转眸见到长公主与龙池安,礼貌见礼:“见过长公主,池郡王。”

龙池安抬手虚扶,拿出几本棋谱:“昨日你挑好的棋谱,漏了这几本没拿。”

嗓音清润。

“多谢郡王特地送来。”颜芙凝接过,再次道谢。

颜珹看傅辞翊是怎么看怎么不爽,但晚膳时辰,饭菜都摆好了,此刻赶人说不过去,只不冷不热地道了一句:“都用膳罢。”

元朗拍着小胖手:“终于可以吃饭了。”

有元朗这个小家伙在,一餐饭吃得倒也不沉闷。

唯有傅辞翊全程不发一言。

饭后,长公主见颜家人都不待见傅辞翊,便放心与龙池安先行离开。

傅辞翊由于还需复诊,暂且留着。

颜芙凝命彩玉去取医药箱,自己则对傅辞翊抬手:“傅大人这边请。”

两人双双出了饭厅。

饭厅内,洪清漪压低声:“夫君,长公主说要请旨赐婚,婚期可延后两年,此事你怎么看?”

颜珹想了想,道:“此事得问芙凝,咱们得尊重她的意思。”

毕竟女儿有过不太愉快的婚姻,他想以女儿的意思为主。

傅辞翊耳朵动了动,趁着夜色,一把牵了颜芙凝的手,快走几步。

“喂,你作甚?”颜芙凝去掰他的手指。

掰不开,挣不脱,愣是被他拉着走了不少路。

“大人请自重,你如此拉着我作甚?”

“放开我,你捏疼我了!”

不管她怎么说,他就是不放手。

行到林子里,傅辞翊终于停了脚步。

皓月当空。

他拉着她的手倏然放开,捏住了她的下巴。

颜芙凝趁机拔腿就跑,不想被他一把拽回,落进他的怀抱。

“你当真要与龙池安议亲?”傅辞翊锢住她的腰肢,“我说过此生只娶你一人,此话从来不假。我傅辞翊的妻,任谁都不能肖想,他龙池安更不行。”

发冷的嗓音仿若从他牙缝中挤出。

她使劲推他:“我与你早没了关系。”

“没了关系?”

不给她回答的机会,男子凉薄的唇压下,覆上她娇软的唇瓣。

颜芙凝双眼倏然瞪圆,待反应过来,拼了命地反抗:“唔……混……”

骂声被他咽下。

蛙鸣蝉响。

还有不知名的虫吟。

更有她惊慌失措的咚咚心跳声。

男子铁钳般的胳膊桎梏着她,仿若要将她娇弱的身子嵌入他的身体,不顾她的反抗,在她唇上辗转碾压。

带着磅礴的怒与莫名深远的恨,他将她吻得密不透风。

感谢宝子们的月票:骞骞的星星、月!

感谢宝子们的红袖票:野生五指毛桃(10张)、书友340484(2张)、鱼FisH鱼(2张)、红袖lanlan、不改名字、Syl700521、5598朝花夕拾冷寒烟、紫色的梦!

最新网址:www.yiruan.info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