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ruan.info 乏力,困倦,南笙像是被抽走了骨头,整个人都软绵绵的。

“快到了,回去再睡。”

闻人怀域声线冷淡,认真听隐约能听出几分沙哑,像是在强行将心底的陌生情绪压下。

南笙努力想要睁眼。

眼皮累得快要打架,连带着视线都忽明忽暗的。

“嘘。”她皱了皱眉头,脸色很苍白,轻瘦的身骨透着一种极易破碎的脆弱感。

“到了再说。”她小声嘟囔着。

闻人怀域低头,眼神停留在女孩细白的脖颈处,一时间微微晃神。

[目的地已抵达,是否需要重新规划路线?]

南笙没想到他这个快,是字面意义上的快。

感觉就眯了一会儿,人就被抱离了机甲。

箍在腰间的手松开,改成单手托着她屁股的那种抱姿。

南笙睁开眼,立刻从对方怀里抬起头,一脸难以置信地看他。

虽然他一米九几,但她也有一米七五,OK?

然而,对方看都没看她一眼。

大长腿一跨,径直走进别墅。

随后,她被放到了客厅里的沙发上。

这个男人,无视她无视到连她睁开眼了都不知道。

“今天还哭吗?”

闻人怀域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洗手去抱闻人淮沐。

“哭有两次,第一次是早上,哭了一分钟五十三秒,原因是尿布尿湿了,小主人觉得不舒服。

第二次是女主人出去之后,小主人哭了三十七秒,不过,奶粉冲好,就没哭了。中午十二点半到现在,一直在睡,除去中间饿醒过来两次。叽里呱啦……”

以下略去三百个字。

粉红机器人像记录数据一样,将闻人淮沐这一天发生的事情详细汇报给它的男主人。

连尿几次,喝多少升奶,睡多久,哭多久,粑粑像清水都说得一清二楚。

听得南笙简直自叹不如。

她忽然觉得自己这个后妈当得非常不称职!

为了将来合理合法且毫不心虚地继承闻人怀域那几个星球以及名下钱财。

南笙决定反省!

她起身走过去,脸上挂起十分笑容。

“给我也抱抱,出去半天,妈妈我啊,其实也怪想他的。”

闻人怀域被她矫揉造作的声音吓得身体都僵硬了一下。

不过他也没拒绝,默默把睡醒的闻人淮沐往她怀里递。

“啊哦!呜!”

小孩一个泥鳅转身,背对南笙。

抓着闻人怀域的衣领,脸蛋在他衣服上蹭了又蹭。

闻人怀域神色微微顿住了几秒钟。

南笙挑了挑眉。

只见男人那双眼睛瞬间有了笑意,眸子清亮得像是一泓清泉,顿时有了人气。

“算了算了,你抱吧,等我这几天跟他打好关系我再抱。”南笙没强求,只是有些吃味地道。

“嗯。”闻人怀域抬起手摸了摸小孩的头,温声道:“乖。”

一转头,就看到了因为没抱到孩子,踮着脚探头,脸上还露出泫然欲泣表情,一副眼巴巴模样的南笙。

“……”

闻人怀域神情微妙起来。

他再次伸出手。

但是闻人淮沐还是跟他保持相对静止,小手手勾着他的衣服,尽自己最大努力往他怀里挤。

那双大大的眼睛,清澈又无辜。

闻人怀域没勉强,继续抱着哄,手时不时拍一拍小孩的后背。

南笙站累了,坐回到沙发上,耳朵听着厨房传来做饭的声音。

她打开星脑,连接厨机,看了眼厨机准备的晚饭菜单。

五荤三素,搭配两个汤。

没她想得那么不讲究。

南笙满意极了!

“啪啪!”

狂风拍打着窗户,噼里啪啦。

南笙注意力被窗外的大雨吸引。

她听着雨滴落到晶体琉璃般的建筑体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很快暴雨倾盆。

别墅外两旁种了两棵树,树上结满了淡粉色的花。

南笙不喜欢花,但她不能否认那花开得很好,也很漂亮。

看着那些花被豆大的雨打落,南笙目光投向地上掉落的残花。

双眸渐渐失焦,她曲起双腿,抱住膝盖。

闻人怀域回过头时,看到的就是她这脆弱不堪的样子。

他轻声打破平静:“是饿了吗?”

南笙抬起头,精致冷白的五官有点无措和迷茫。

“饭这么快就好了?”

闻人怀域顿了顿,“还没。”

女孩浓密纤长的睫毛往上一掀,浅色的琥珀眼睛里,似乎藏着另一个世界。

一个只属于她自己的世界。

“哦。”南笙打了个哈欠,敛下眼睫,色浅微卷的长睫遮去眼底的情绪。

再次抬眸,女孩整个人看起来变得听话乖巧。

可闻人怀域脑海里却想起医院里,南笙在灯光下沾血的脸庞和薄戾的讽笑。

或许,他应该带她去看一下心理医生?

想起上次那个一看就比南笙病得还重的心理医生,闻人怀域又迟疑了。

这个世界,好像也没有几个人是正常的。

怀里的闻人淮沐打起了小呼噜。

闻人怀域低头看了眼,放缓声音,问她,“他睡着了,你还要抱吗?”

南笙好像来了兴致,眼神发亮,放下双腿,身体坐直。

考虑到自己这垃圾身体没有什么力气,她红着脸,矜持地点点头:“那你抱过来给我吧。”

看他抱着小孩走来,南笙诡异地想到了刚刚对方抱她的场景。

难怪。

难怪抱她抱得那么习惯。

合着抱小孩呢?

不过,这男人的腿确实长,身材比例堪称完美。

“唔……”南笙接过闻人淮沐。

有……有点沉。

这小胖子的重量,一点都不虚啊!

身体比昨天还虚弱的南笙,抱了一会儿就抱不动了。

好在,晚饭很快就做好。

粉红机器人为了方便她吃饭,体贴地抱走了闻人淮沐。

闻人怀域和南笙其实都没有什么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但饭桌上,俩人就是默契地没有说话。

吃完饭,闻人怀域去书房,南笙回了房间。

像一对关系即将破裂的夫妻。

“叮咚!”

星脑弹出凌陌的信息。

凌陌:忘记提醒你了,芜星的医院挺乱的,你最好查一下医院资料再决定去哪个医院。

南笙撇撇嘴,打字回复。

南笙:提醒得不错,下次可以再晚点提醒,说不定就能给我收尸了。

凌陌回得很快,先是回了六个点,然后又发来一小段话。

凌陌:芜星这几天暴雨,回不了帝都了。给个地址吧,我明天去找你,看看你炼丹天赋怎么样,顺道指点你几句。最新网址:www.yiruan.info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