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祂的寝殿被犯下弥天大罪的海盗给炸碎了,伟大的雾神仍然不显现力量制裁冒犯者。

不合情理的现象,让人怀疑祂是彻底失去力量了么。

雾之眼信徒们的信仰在缓缓动摇,内心的根基在开裂,议论雾神的声音一直没有停止过,从一丝丝水波荡漾到现在的滔天巨浪。

作为雾之眼的领导者之一,伊旦在关键时刻用罕见的日食天象做比喻,迅速并把仇恨转移到祸乱之地头,告知信徒们是妖兽的妖气污染了雾神的力量,只要解决掉妖兽一切问题都将迎刃而解。

伊旦内心极为苦涩,感觉吃黄连都没有这么苦,自己这是对许多人说谎了,有违一直以来雾之眼追求“真实”的教条。

不过一段谎言竟然能让事情往好的方面发展,伊旦深深叹了一口长气,心情复杂的像一锅乱炖菜,闭着眼睛夹菜的时候什么东西都可能冒出来。

他又忍不住按了按自己光秃秃的脑袋,皮肤表面油光水滑,苍蝇落去都要转几圈,只有没有发根的脑袋才会出现这种的光滑状态。

正常的剃光头能看到一层发根毛囊的颜色。

头发这件事情伊旦倒也不是在说谎,他的秃头源自于一次鲁莽的实验,被迷雾机械射出来的能量扫中了脑壳,后来就跟做了化疗一样,满头短发落了个干干净净。

伊旦认为只要把那次实验的原理分析明白,然后进行逆转,他的头发还是能重新长出来的。

所以他不是完全秃了,只是暂时没长头发而已,两者是截然不同的概念,关系着男人的尊严。

“伊旦大人。”一名信徒欲言又止,用目光暗示了他一下,地界镇护者舒茉回来了。

我们的原定计划还继续进行么,就是请舒茉大人解救沉睡的雾神,最起码也要了解到雾神的状态。

“舒茉在迷雾高原已经尝试和雾神沟通过了,神界妖气不散,污染了世界,她无法接触到雾神大人本尊将其唤醒。”伊旦又说了个谎言,内心忍不住再次苦笑起来。

谎言只有零次和无数次。

雾神的那只神兽妖沐沐受了点伤,目前化为人形躲在一处古老的魔法结界养伤。

妖沐沐的人形模样,怎么说呢,丑萌丑萌的。

晴烟

比起幽暗岛夜叉,舒茉遇袭,寝殿被炸,雾岚火灾等一系列事件更让夜林觉得苦笑的,是来自天才少女海泽尔的怒瞪和“咆哮”。

海泽尔一把抓住夜林的衣领,盯着他颇为清澈的眼睛,语气“恶狠狠”说道:“自从你来了晴烟之后,克拉迪斯典司跑了,洛佩斯黑化了,雾灾来了,妖气浓了,导致我的所有休闲时间几乎都泡汤了,我怀疑你是天派来克我的。”

后半句才是重点,夜林面色淡定,“怎么跟为师说话的呢,态度尊敬一点。”

“切……”海泽尔不屑,还是松开了手。

就在几分钟之前,伊旦告诉大家说自己要去雾岚查一下火灾的事情,确定还有没有信徒坚持信仰着雾神,不行的话雾神分部干脆解散算了。

忍一时之痛,别继续败坏雾之眼的名声。

然后把工作交给了海泽尔以及几位可信任的老信徒,匆匆忙忙就乘坐飞空艇走了。

他其实还想和也是神之信徒的月娜小姐好好聊一聊,说一说关于信仰这方面的事情,不同信仰之间也可以进行友好的交流。

伊旦陷入苦恼的时候问过她,你们的宗教有没有发生过类似的事件,最终又是如何处理的呢,有没有值得我们借鉴的地方。

月娜简单告知我信仰的那位神没有出过问题,她要是真出了问题就代表大宇宙都要出问题,基本法则的持有者很难出问题,一出问题都是大问题,需要漫长时间来解决。

比如被尼梅尔,普拉娜。我们教团的确也发生过一些比较严重的教义动荡,但是和吾之神本尊无关,都是信徒们对神意进行解读然后自己产生了理念方面的碰撞。

“我还要孵蛋啊”海泽尔抓着头发痛苦的呻吟,吐槽要是一天有四十八个小时就好了。

夜林笑了笑,调侃道:“如果一天有四十八小时,那么你可能每天需要工作三十六个小时,然后薪水不变。”

“等于干两个月给一个月的钱,那也太可怕了,资本家都得吊树。”海泽尔嘀咕了一声,打了个寒颤。

好在海泽尔固然浑身的抱怨,喋喋不休的吐槽,却也明白现在是雾之眼的关键时期,有能力的人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行。

夜林也鼓励道:“熬过这段时间,以后就轻松了。”

“嘶,这话听起来怎么这么耳熟,大人的口吻真讨厌。”海泽尔翻了翻白眼表示无趣,我去忙了,没事的话不要烦我了。

离开缥缈殿后,夜林回头看了一眼这座极具历史底蕴和宗教意义的建筑,笑道:“海泽尔没发觉,她貌似真会是下一任的典司。”

克拉迪斯身的污点现在黑的犹如锅底灰,即使他的所作所为有不得已的苦衷,却也的确有人因他的“背叛”而死,这是事实。

功是攻,过是过,克拉迪斯本人估计也不会原谅伤害过神界的自己。

“典司好啊,一方势力的领主,有头有脸的名望人物,在没有国家和律法的神界,等于站在了顶端。”夜林继续夸赞,但是大家都一致翻白眼,你也就嘴说说。

因为这厮要是真觉得高高在的姿态很好,就不会放掉斯卡迪女王给他的国王之位,以及魔界的无轩现在是占星师罗赛洛在管。

去往苏醒之森之前,夜林收拢了现在的消息。

白云溪谷那边的灯塔已经重新点亮,小玉和风樱早就回来了,其中风樱把神兽鲁加鲁修理了一顿,原因是瞎吼乱叫妨碍自己钓鱼了。

芮尔的神兽达卡尔因为“鹿仙贝”吃多了目前正在进化,下一步它将拥有在苏醒之森复活的能力,难怪最近一直没见到它。

浮萍群岛那边的蓝鹰海盗团得到了雾岚的消息,谷雨给他们送去了厚厚一摞新闻报纸。

他们的索利达里斯舰队已经基本修复完毕,随时都能起航,懒狗佑真已经安全归队。

得益于伊旦和地界镇护者舒茉,卡梅琳对真相的证明,蓝鹰海盗团洗清了过去背负的黑锅,神界民间对蓝鹰的风评正在逐渐好转。

然后露德米拉所说起另外一件事,巴蒂船长一年前就准备夺回蓝鹰的荣耀“母舰蔚蓝号”,蓝鹰全体为此也一直在做着各种计划,筹备强大的武器,现在大家整日愁眉不展,陷入了一种无解的困境。

仅仅是从记忆中浮现的玛赫纳瓦就能强烈威胁到巴蒂的生命安全,祂真正的本尊能强到何种地步简直不可想象,贸然前往只会徒增化鬼的数量。

没有把握取胜的巴蒂船长茶不思饭不想,满脑子母舰蔚蓝号,把胸都要饿瘦了。

还有就是米拉修,这个家伙把蓝鹰的那群克米迪斯给带坏了,整天嚷嚷着薯条薯条,甚至还要蘸番茄酱,船的厨师正在央求阿露莎发明自动炸薯条设备和自动番茄酱设备。

然后是他用舒茉做鱼饵钓鱼的事件,神界的海盗因为三重原因齐齐赶来,露出狰狞的獠牙,最终被当场剿灭了大部分。

一艘艘飞空艇的残骸堆满了迷雾高原,多个海盗团长和骨干死亡,可以预料神界的海洋以后将会清净许多,并且还额外有介入利运商会的理由,需要一点点时间。

故而在某种意义来说,雾之寝殿的破碎和夜林有直接性的关系。

“雾神会理解我的良苦用心,她以后要是没房子住,我家还蛮大的。”夜林很淡定。

芮尔和瑞绮都忙的脚不沾地,支撑着晴烟的日常秩序和学者界的秩序。

去往苏醒之森以前,大家还去看了一趟贝亚娜的好朋友,猎人小姐比安卡。

她还在守着妖妖化身的那枚大蛋,每天都要摸一摸光滑的蛋壳,笑称自己像个母亲。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