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搜读网 > 女生言情 > 心有不甘 > 第 78 章
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 原网页阅读
换源:

心有不甘 第 78 章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番外二——怀孕

姜几许婚后的主旋律都是在备孕。虽然每个人都告诉她,不要有心理压力,甚至季东霆非常诚恳地跟她聊了一次。但是每次验孕测试之后,因为结果都是一条杠,她心里真的已经不是“失落”可以形容的。中间不是没有治疗和吃药。甚至安美告诉她,她小姨子吃了一味中药就怀上孩子,她都有过尝试一下的脑热。

孩子一直是姜几许心中的痛。这事季东霆也知道,他陪她治疗吃药,但是有些事他表现越积极,反而让许许越难过。每天早上,他会带着姜几许绕着毕晓普路的林荫路晨跑,周末安排个有趣的户外活动,但都不会太累,不知不觉,姜几许的气色比十八岁时候还要好。

姜几许以季太太身份第一次举办派对,邀请的都是跟着季东霆做事的下属。这样的聚会非常有意义,不过相比国内的人情味,国外员工更看重劳工合同。

姜几许曾经认为全职太太这份工作没有价值,不过自己变成了全职太太,想法就改变了。可能做有有钱人的全职太太,各种应酬多了的缘故。

毕晓普路家里有管家,还有两位来自广州的帮佣,她们是一对母女,分别称老杨和小杨,小杨年龄不大,据说在国内已经结婚生子,丈夫在体制内工作,不好放弃工作,所以两人才两地分居。

派对结束,姜几许跟老杨小杨一块儿收拾热闹结束的大厅。然后跟着季东霆一块儿上楼,双双洗了澡之后,姜几许入睡前习惯看点睡前读物。

季东霆翻过身亲了亲姜几许的脖颈,他的求爱意思很明显。姜几许拿起床头的一张行程表给季东霆看。

这是一张“造人行程表”,今天16号,上面打了一个x,表示不可以。

季东霆搂过姜几许,摸着她刚吹干的头发,不动声色地靠近姜几许,然后问:“许许看什么书呢?”

姜几许太了解季东霆了,她放下手中的书,转过身抱住季东霆:“kingsley,你一定能理解我,对吗?”

对,他能理解,理解她算出每月最好的时间爱爱时间。季东霆对视着姜几许:“许许,孩子并不重要。”

姜几许已经不想跟季东霆讨论这个问题。她眼睛一闭,“我要睡了。”

季东霆无奈,关灯,搂过姜几许。

黑夜里,两人的呼吸声静静缠绵在一起,挂钟滴滴答答走着,夜色静寂绵长。过了一会,姜几许突然开口:“kingsley,我说如果,如果我怀不上孕……要不就人工授精?”

“不可以。”季东霆一口拒绝,他闭着眼睛说,“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唯独这个。”

姜几许和季东霆都沉默下来。

其实她不止一次跟他商量这件事,但是季东霆态度都很坚决,因为人工授精对母体伤害太大了。

大家都说没有十全十美的婚姻生活,姜几许和季东霆的婚姻可以达到十全九美,唯一差就没有孩子。其实他和她才结婚不到半年。

姜许许跟季母逛街吃饭,季母跟她聊怀kingsley时的一些事情。季东霆身上的幽默应该随了他的母亲。不过他并不像他母亲那么健谈,对人基本是像秋天那样不冷不淡。

季母则是对谁都像春天那样子温暖。

季东霆要飞美国处理工作上的事,时间是一周。季东霆希望姜几许能同行,不过姜几许已经答应这个星期日陪奶奶去教堂做祷告。

其实一周时间并不长,尤其是对忙的人来说,就是一眨眼一睁眼的功夫。无奈新婚燕尔,季东霆真有点舍不得姜几许。结果第二周,季东霆又因为事情拖住,要等星期三才能回来。婚后,姜几许跟季东霆学了一些投资,她名下不少投资都能盈利不少。所以就算季东霆不在身边,她每天也有很多事情可以做。

另外她算了算时间,貌似又可以测试有没有受孕。

姜几许心理压力大,每次测试都像是高三的模拟结束考等成绩。不过季东霆出差也是好的。如果还没有怀上,至少不用在他面前强颜欢笑。

姜几许在卫生间呆了很久,最后结果出来的时候,她心都跳到了嗓子眼。她整个人都有点颤抖,不可思议,激动、恐慌、惊喜……真的是什么情绪都有。

她稍稍平息心情,立马给季东霆打了电话。

季东霆在美国开会,他投资的ir公司已经融资成功,正在做上市前最后的准备。他接到姜几许电话,正在商定最重要的内容,他先是拿起手机,说了一句“sorry”,然后直接走出了会议室。

五分钟后他回来。会议室坐着的精英投行人士都在等待季东霆继续发言,他们笑眯眯请他坐下来,结果男人进来根本是解散会议的。季东霆走出了会议室,脚步有着说不出的着急。

男人那么急,要么工作要么家事,工作上没有比今天会议更重要的事了,所以肯定是家事。大家想到了媒体鲜少爆料的季太太,心情都有点小八卦。

姜几许其实很担忧自己有没有打扰季东霆,所以她把测试结果讲清楚后,后面又加了一句:“kingsley,你忙吗?”

“不忙。”季东霆手心有点发颤,他立在明净的落地窗前,阳光投进他眼底,大厦高耸入云,他嘴角挂着浅浅的笑,“许许,等我回来。”

季东霆说要回来,姜几许一直以为是周三。结果季东霆周一就乘坐私人飞机回来,因为当天已经没了回伦敦的航班。dean不知道季东霆匆匆回伦敦因为何事。他生怕是不好的事情,满脸担忧。

季东霆告知他:“我的私事,你无须担忧。”

dean真诚地看着季东霆,像他那么尽职的特助,除了boss的工作,boss的私事同样重要好吗?

季东霆知道dean想知道为什么,不过他并不打算告诉他。一是没有确定,二是确定了他也打算三个月后再公布好消息。许许老家那边有个说法,怀孕三个月尽量先瞒着。迷信又不科学的说法,但是跟幸福有关,他总要想得多一点。

季东霆下了飞机,私人飞机场早已经安排了专车接送,dean跟着季东霆下来,再一次忍不住发问:“表叔叔,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了知道为什么,他都不以下属的身份问,而是表侄子的身份了。

季东霆转头睨了dean一眼,拍了拍他的肩膀,直接上了车。

姜几许心情同样不平静,一来这个好消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好消息,二来即使好消息证实了,她也被强大的喜悦冲昏了脑袋。

为了平静心情,她跟着家里的老杨小杨一块儿做蛋糕。小杨是一个心直口快的女人,从她进毕晓普路头一次,她言语之间都表达了对她的羡慕。不过也只是单纯的羡慕而已。

“季太太,你可真是有福气的女人。”

姜几许笑笑,最近她学了一些裱花的技巧,她亲自给蛋糕裱花,顿时奶黄色的蛋糕变得精巧可爱。

老杨问她:“季太太,季先生什么时候回来啊。”

姜几许回答:“大概还要后天。”

就在这时,大门传来一阵停车的声音,小杨走出去开门,边走边说:“肯定是季阿姨来了。”

姜几许也以为是季母,她洗了手跟着走出门,刚来中间客厅,已经看到季东霆走了进来。姜几许一时无语,然后走到季东霆怀里抱住他:“不是说后天吗?”

季东霆摸着姜几许的头:“我想早点回来陪你。”

陪你一起确定结果,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

结果还没有明确这段时间,姜几许非常难熬,季东霆虽然表现淡定一点,其实内心也无比忐忑。结果真正确定下来,这位不可一世的准爸爸第一次失态了。

伦敦某家私立医院里,季东霆面对他最信任的妇产科医生埃米尔,她也是他曾经的同事。

“他很健康。”埃米尔说,“不过要注意的事情也很多r季,你应该清楚吧。”

季东霆微笑:“thanks.”

姜几许坐在医院的休息室,她脚下是一双小羊皮平底鞋,她看着地面,心跳如鼓,直到季东霆走出来,在她额头落下一个吻,他声线动人深沉,其中还透着丝丝笑意:“许许,你说给我们孩子取个什么名字好呢?”

姜几许先是捂着嘴,然后双手揽上了季东霆的肩膀,心情激动得难以言喻。季东霆抱着她,双手再次抚上她的脸颊:“许许,你很棒。”

姜几许开心地快傻掉了,仰着头说:“kingsley,你也很棒。”

“当然,我必须很棒!”季东霆眼睛一眨,自信又可爱。姜几许被逗乐了,这个男人一定不知道自己有多迷人多风趣。

备孕成功了!下面是什么呢?按照季东霆的想法,直接进入了待产阶段了。私立医院四周环境优雅,不过头顶的阳光有点猛烈。季东霆戴着墨镜给许许提包,姜几许上车的时候,他都亲自搀扶。

姜几许抿着唇收下了季东霆的“盛情”,上车的时候取笑了季东霆一句:“男人热乎劲上来快,下去也快。”

季东霆听懂了姜几许的弦外之音,他笑着说:“看来许许对我没有信心呢。”

姜几许哼哼唧唧,假装听不到。

结果后面几个月,她不知道有多后悔说了这样子的话。毕晓普路从来不缺管家,现在又多了一位季管家了。

虽然季东霆想三个月过后公布消息,不过好消息就像长着翅膀会飞入每个人的耳朵里。不到两个月,季母、dean他们都知道了。

dean终于明白季东霆那次中途散会赶回伦敦的原因了。只是不由有点伤心,季先生口风居然那么紧。

dean问:“难道您怕我羡慕才不告诉我么?”

季东霆扫了dean一眼:“你想多了。”

关于季母,得知自己即将当准奶奶,第二天已经急不可耐来到了毕晓普路这里。因为是周末,季东霆特意陪姜几许睡晚一点,然后起床就看了自己的亲娘拜访。

“kingsley,我真是太开心了。”季母上来拥抱季东霆,然后问,“许许呢,我要跟她说说话。”

“房间呢,不过她大概还要睡一会。”季东霆直接说。

季母点头表示理解:“我怀你的时候也非常嗜睡。”

“是么?”季东霆喝了一杯柳橙汁,挑眉看着自己母亲,“需要一起用早餐吗?”

“我等许许。”

“好吧。”

怀孕了总有很多事情做,这也是全家人的幸福。准备小衣服小裤子,布置婴儿房。季东霆公司有个法国人,跟许多法国人一样动手能力非常强。季东霆兴致来的时候,跟他学了一点木工。然后找个阳光温暖的午后,在花园里做起了木工。

季东霆要做一张婴儿床给宝贝。姜几许不是很相信,不过她走出来督工,怕无聊手里还拿着一本打发时间的英文。花园有藤椅,她坐在藤椅看书,时而与季东霆说话,不知不觉,婴儿床已经出具模型了。

怀孕里最幸福的,莫过於两个人一块儿期待他的到来。

怀孕12周,姜几许知道了宝宝的性别。偶尔她还会想起前年的一个梦。梦里的小男孩有着一双纯粹又好奇的眼睛。知道宝宝性别之前,她就告诉季东霆:“我觉得可能是男宝。”

季东霆不相信:“我觉得女孩。”

两人打了一个赌,结果真的是男宝。

怀孕十六周,宝贝的姓名定下来了:大名季开颜,字时照,英文名字,预产期是明年的三月份。

姜几许百无聊赖的时候,就在藏书阁写宝宝的名字。上好的文房四宝,书法墨香清远。她在浅色宣纸上写下“开颜”两字,她的字过于娟秀小巧,她喜欢季东霆字,“开颜”两字特意模仿他笔风而写,大气洒脱。

三月份的预产期,季母与她一起研究宝宝的星座,然后兴奋地对许许说:“可能是双鱼座呢。如果是双鱼座,他可能是一个浪漫的诗人。”

季东霆发表意见:“那可真让人遗憾,我最讨厌双鱼座了。”季东霆讨厌双鱼座,无非是他某个情敌,正是万恶的双鱼座。

孕妇情绪起伏大,因为季东霆这句话,姜几许跟季东霆生了一个晚上的气。她儿子是双鱼座怎么了?双鱼座得罪他了吗?她就喜双鱼座的人,善良又慷慨。

季东霆十分无奈。

季开颜小朋友仿佛也知道爸爸不喜欢自己是双鱼座,所以预产期到了还足足不落地。季东霆摸着姜几许的肚子说:“难道他跟我生气?”

姜几许靠在贵妃榻,微笑点点头:“可能是。”

终于,季开颜小朋友挑了一个好日子,在4月1日愚人节华丽出生了。其实因为4月1日实在特殊,这一天还闹了乌龙。

1号清早第一束阳光投进室内时,季东霆小小捉弄了一下姜几许,然后说:“愚人节快乐,许许。”

被骗的姜几许哼哼唧唧,她居然忘记今天是愚人节了,她说:“我一定会骗回来的。”

季东霆不以为然,自信满满:“从小到大,我就从来没有过过愚人节。”

真是嚣张的男人啊!姜几许刚撑着大肚子起床,季东霆已经过来帮她穿衣了,为了照顾孕妇的情绪,他伺候的那个小心翼翼。

门外早已经等待的医生进门,然后给姜几许做常规检查,季东霆问到什么时候可以生,专业的妇产科医生也没有确定答案:“大概就这几天吧。”

季东霆忍住不发脾气,他想当爹想疯了,偏偏许许肚子里的混小子就是不出来。中午,姜几许吃了营养师安排的营养餐后,开始到园子里散步。中间季东霆陪着她,风景幽幽,姜几许走得非常慢,走走停停。

姜几许在铁艺长椅坐下来,季东霆从自家园中摘下来一朵如火的红玫瑰,正要讨许许开心时,坐在椅子上的许许突然对他说:“kingsley,我好像要生了……”

季东霆沉默了两秒:“许许,愚人节快乐!”

姜几许:“真的要生了!”

季东霆还是不相信,故意要回房:“我去给你拿水喝。”

喝个大头鬼啊!姜几许欲哭无泪:“季东霆,我真的要生了!”

季东霆回过身,琢磨了片刻,用表情分析法分析姜几许,不到五秒,他一个箭步上来,利索地把老婆抱起来往家中早已经准备的产房走去,一边走一边喊:“埃米尔!快!我太太要生了!护士!快准备起来!”

4月1号,季东霆急成了疯子,顺顺利利见到儿子季开颜在护士怀里哭着痛快时,他又变成了呆子。

“季先生,抱抱吗?”

季东霆一时间都不敢接手,他平静一下呼吸:“谢谢,暂时不用了。”

季东霆不敢抱儿子,这件事后来被季开颜本人知道,小脑袋就充满了为什么。他真诚地问季东霆:“dad,你是不是因为从来没有见过像我那么可爱的小孩,所以才不敢抱我啊!”

“不是,是懒得抱。”

季开颜:“还好还好,我还怕我不是你亲生的。”

瞧!这过分自信的劲儿,父子俩准是嫡亲的!

番外二——季开颜小盆友的某次日记。

嗨,大家好!我是季开颜,字时照,英文名字,大家可以叫我.我出生4月1日,是白羊座小男孩,我非常讨厌我的生日,但是爸爸说这是“自作孽不可活”,谁让我自己要在这天出生呢?头疼头疼!

因为是4月1号出生,妈妈生我那一天还遭罪了,因为大家都以为她在开愚人节玩笑。

我可怜的妈妈。

我妈妈叫姜几许,她是一个漂亮又温柔的女人,她有一头黑黑的头发,她的眼睛像是会说话的星星,每次我都惹祸都没办法在她面前说谎。我特别喜欢她做的甜点,不过她工作后,就不能常常给我做东西吃了。其实我希望她永远不要工作,不过我又不能像爸爸那样不要脸,每天对着我的妈妈“软磨硬泡”。

我的爸爸,他叫季东霆,家里人都叫他“kingsley”,他是一个严肃的男人,稍微长大一点,我才知道爸爸妈妈一个扮黑脸,一个扮白脸,他就是扮黑脸的那一个。

因为我是男孩子,dad对我要求非常高。人家小孩子还是妈妈喂饭,我就要学习筷子吃饭,我小时候喜欢用手抓饭吃,爸爸曾吓唬我要把手剁掉。我当然是不相信的,不过爸爸也惩罚我一个星期不能喝果汁。

我养了一条狗,它有个威风凛凛的名字巴顿,不过它却是一条胆小的狗。它连遇见隔壁的猫都会害怕,有时候我真不知道它上辈子是不是一只鼠投胎过来。

在我四岁的时候,我们家又多了一位非常重要的成员——我的妹妹beenle,她是我们家的小公主。我爱她,虽然我从来不告诉她。

我给她喂过奶,换过尿布,亲她的额头;她再大一点,我教她画画,走路,念故事给她听。可惜她总是把哥哥叫成格格。这让我十分郁闷。

其实我不是一个有耐心的哥哥,妹妹会走路后变成了我的小尾巴。有时候我并不是很乐意她跟着我,她还太小,需要照顾,我有点怕麻烦。只是慢慢的,如果她不跟着我了,我反而不舒服了。因为妹妹的存在,我觉得自己是幸福的强者。

我愿意永远做妹妹的强者,做她的大树。当然,爸爸说我只是一株小树苗,他才是这个家的大树。

《心有不甘》手机阅读地址:https://mip.souduw.com/XinYouBuGan7/77.html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