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里,姥姥姥爷、父母、邱文燕,还有五个徒弟知道他今天回来,都没有睡觉,都在等着他。

张俊安和赵玉芝两口子,还有妹妹妹夫两口子也在。

“哟!今个儿人这么齐整啊?这是专门迎接我回来?”张俊平进门看到众人都坐在中院客厅里,心里顿时被一股家的温馨填满,展颜笑道。

“大哥!”

“师父!”

“平子!”

听着一声声亲切叫喊声,张俊平的心变得异常的平静。

“我回来了!”张俊平笑着说了一句。

这一句,胜过千言万语。

姥姥姥爷,父母并没有多说什么,看着张俊平平安回来,也就放心了,简单聊了几句,就起身回了后院。

张俊安两口子也很有眼力见,说了几句话,抱着孩子回了后院。

只有妹妹,不太自觉,拉着张俊平说个没完。

最后还是妹夫看不下去了,拉着妹妹张丽红回了后院。

后院有他们的临时住处。

逢年过节的时候,过来住几天。

始终给他们留着房子。

他们一走,五个徒弟道了生晚安,也都跑了。

“累了吧?我给你端洗脚水,洗个脚好好睡一觉。”邱文燕怀孕五个月了,因为是双胞胎,肚子显得很大。

“别,我去洗个澡,你乖乖的到床上等着我。”张俊平按住想要去端洗脚水的邱文燕。

“你……你可别乱来!”

“怎么是乱来呢?你洗澡了吗?要不要一起洗?”张俊平拉着邱文燕的手笑着问道。

“不要,我洗完了!我去床上等你,快点!”邱文燕红着脸说了一句,快步走进卧室。

张俊平洗了个战斗澡,擦干净身子,**着走进卧室。

“你怎么不穿衣服?”

“穿衣服干嘛?一会还得脱!”张俊平嘿嘿笑道。

几个月不见,邱文燕学会了京韵大鼓。

二八的那位俏佳人儿懒梳妆,崔莺莺啊得了那不大点儿的病啊,躺在了牙床。

我可想张生,想得我呀,一天吃不下去半碗饭,盼张郎,两天喝不下去一碗汤。

一首京韵大鼓大西厢,唱的那叫一个婉转动听。

张俊平动作温柔,听的那叫一个投入。

两个多月的相思,都融化在歌声里。

这一唱,唱了两个多小时,唱的邱文燕嗓子都有些沙哑。

怕影响肚子里的胎儿,张俊平这才作罢。

反正回家了,细水长流,以后慢慢的欣赏邱文燕新学会的京韵大鼓。

搂着邱文燕一觉睡到大天亮,才睁开眼睛。

“媳妇,昨晚京韵大鼓唱的不错,晚上咱们继续啊!”搂着邱文燕,张俊平嘿嘿笑道。

“去!没点正形,回来就知道折腾我。

知道我怀孕了,还让我唱京韵大鼓。”邱文燕想起昨晚羞人的动作,狠狠扭了张俊平一把。

在床上笑闹了一会,才起床。

起床后,张俊平正儿八经的给邱文燕号了一下脉。

这可是亲老婆,肚子里怀的也是亲儿子。

张俊平怎么能不关心。

“嗯,不错,身体很好,多吃点牛羊肉,你怀的可是双,你现在等于一个人吃三个人的饭,所以多吃点。

不用担心长胖,等生完孩子,我陪着你锻炼减肥。

其实,我喜欢你胖一点,软乎乎的搂着舒服。”张俊平正经了没一会,又开始走进岔路。

在家里吃了早饭之后,张俊平和邱文燕一块出了门,张俊平骑着自行车把邱文燕送到轻工局,然后才又骑车来到艺术品公司。

本来他应该在家休息的,可是出国这么长时间,公司里一摊子事,得过来看看。

“嫂子,家里都还好吧?”看着也开始显怀的叶丽华,张俊平笑着问道。

“挺好的!这次你们可是给咱们公司长脸了,整个公司都在议论这么多钱该怎么花。”叶丽华笑道。

“什么怎么花?那些钱,最少的有一半要发给那些艺术家们,剩下的才是咱们公司的。

咱们公司还欠着银行贷款呢!

还完贷款,也剩不下多少钱了。”张俊平直接给众人泼了一盆冷水。

“不对啊!经理,这可是一亿八千万,分一半,也还剩九千万呢!”

“九千万,不要交税啊?欠我的钱不要还啊?还有欠银行的贷款不要还啊?”张俊平笑着反问道。

“行了,行了,你别再逗大家伙了!咱们大家也没想着发奖金什么的,就是想着,既然有钱了,抓紧时间把职工宿舍建起来。

咱们公司好多职工,可是都到了结婚的年龄,就是因为房子,结不了婚。

你这个当经理的不着急啊?”叶丽华笑着揭了张俊平的底。

“好了,不逗大家了,这次收获确实不少,可是也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多。

在座的都是艺术品公司的各部门负责人,我实话告诉你们吧。

这次名义上咱们是营收达到了一亿八千万,可实际上其中有五千万是我通过苏富比拍卖行和佳士得拍卖行买下来的话。

也就是说,这五千万是不能动的。

因为,明年我们还要拿这五千万去炒作字画和艺术品的价格。

五千万还不一定够,明年春天之前,最好要准备一个亿的美元,去参与竞拍,进一步超高字画的价格。

所以,我刚才并没有说假话骗大家,这次的收入真的没大家想象的那么多。

外面宣传的,也只是宣传而已,我们自己要心里有数。

这个事情,要保密,不要对外去说。

当然,我知道大家最关心的还是宿舍楼的事情。

这个大家可以把心放到肚子里,公司已经度过了最困难的日子,再怎么也能挤出一部分资金来,修建宿舍楼。”

一听张俊平终于同意修建宿舍楼,众人顿时兴奋起来。

至于说究竟赚了多少钱,怎么去炒作字画工艺品的价格,这个是领导考虑的事情,他们才不会关心呢。

他们关心只是,什么时候开始建宿舍楼。

开完会之后,众人陆续离开了张俊平的办公室。

陈丽君找借口留了下来。

“经理,那个····”

“怎么陈姐,和我还有什么不好开口的?”张俊平看着陈丽君的俏脸,笑着问道。

“你之前说借钱给我买四合院,现在要建宿舍楼,我就问问,这四合院还买不买?”

“陈姐,你要是信我,那就买。

买了以后你绝对不会后悔。

不买,以后你恐怕会后悔的哭个三天三夜。”张俊平玩笑道。

“那行,我听你的,买!”陈丽君郑重的点点头。

“合着,这一个多月,你还没动手买啊?”

“看好了几套,这不是一直拿不准主意,想着等你回来再问问。”

“看好了就抓紧买吧!你去财务上打个欠条,我签字。

对了,买之前,一定要确准,房子的产权是不是属于房主。

因为一些历史关系,好多房子,原房主有地契,现在的住户也有房本,很乱。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om 】

所以,你买四合院的时候,一定要注意这一块,别买那些里面有住户的,再便宜也不要。”张俊平提醒道。

“知道,谢谢你经理!”陈丽君深深看了张俊平一眼,转身离开。

这个男人,终究不属于她。

开完会,张俊平开上吉普车,来到新闻出版局。

“领导,忙着呢?”张俊平敲了敲曹向前办公室的门。

“哈哈!小张来了,快进来!”曹向前直接从办公桌后面走出来,拉着张俊平把他拉倒会客区。

“你小子,这次可是给我长脸了!”曹向前心情非常好。

换成那个领导,有这么一个下属,做出这么大的成绩,心情都会好。

“小张啊!你们这次可是放了个大卫星啊!一亿八千万美元的外汇,咱们国家一年才多少外汇收入?想想都让人兴奋。”

“领导,您可别夸了,再夸我该骄傲了!”

“没事,我不怕你骄傲!有着成绩,就该骄傲!”曹向前拍着沙发说道。

“领导,其实这次我过来,是有件事麻烦您!”

“说吧,什么事?”曹向前现在答应的那叫一个爽快。

“就是,我们艺术品公司打算建宿舍楼。

您也知道,艺术品公司现在急速扩张,很多职工都没有住的地方。

这年龄也到了结婚的年龄,媳妇都找好了,就差房子,结不了婚。”

“建宿舍楼好啊!

该建!

我去找市里的领导汇报。

不过,小张,咱们打个商量,你这宿舍楼多建两栋,也给局里留两栋楼。”曹向前热切的看着张俊平。

张俊平一看曹向前的眼神就知道,局里这是打秋风呢。

还是自己送上门让人打秋风。

现在,那个单位不想自己建宿舍楼,可是申请却是不那么容易。

艺术品公司现在是香饽饽,给国家赚了这么多的外汇,建宿舍楼的申请,肯定能够批准。

所以,曹向前就把主意打到了艺术品公司的头上。

反正申请建房,十栋楼是一个报告,二十栋楼也是一个报告。

“局长,不是我小气,主要是公司现在,资金并不像您想象的那么充足。

支付完巡回展的费用,再支付完艺术家们的稿费之后,剩下的钱,还了贷款,连还我的钱都不够。”

“你小子,我是发现了,越有钱越扣!

局里还能占你这个便宜?放心,那两栋楼的钱,我们局里出。就是占你们个名额而已。”曹向前没好气的说道。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