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斯蒂娜小姐,中国艺术品公司的海外公司在那里注册比较好?”回到酒店后,张俊平向克里斯蒂娜询问道。

“张先生的海外公司主要是面对欧美市场的?”

“对!”张俊平点点头。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建议在苏黎世注册。

苏黎世的税收政策对投资者非常友好。

苏黎世有众多世界级的银行,便于资金结算。

苏黎世的富人圈子,要比巴黎的富人圈子更大。

因此,我建议把公司注册在苏黎世,以苏黎世为中心,向欧洲拓展。”

“行吧!那就去苏黎世注册,注册公司的事,也委托给你了。

另外,你们律师事务所人脉广,帮我在苏黎世班霍夫大街上留意一下,看有没有合适的门店,给我租下来或者买下来。”知道这里面有克里斯蒂娜的小心思,张俊平也没说破,只是笑着说道。

“没问题,你是老板,你说了算。”克里斯蒂娜高兴的笑道。

张俊平把公司放到苏黎世,这样他们业务关系才算是稳定,不然每次都要往返于苏黎世和巴黎,不方便不说。

说不定什么时候,这个大客户就有可能被别人给撬走。

“还有一个事,你帮我参考一下。

今天乔丹.彭尼曼提出来,想要合作加盟艺术品商店…………”张俊平把今天的事说了一遍,询问克里斯蒂娜的意见。

让她在法律层面上给自己提供一些建议。

反正不用白不用,克里斯蒂娜从苏黎世出发的那一刻,就开始算钱。

在巴黎期间,都是计算律师费的。

这会又没有飞机了,要走也只能明天早上走。

这段时间可是都要算钱的。

所以,本着多征求一下意见,就是赚的心理,张俊平很耐心的听着克里斯蒂娜从法律层面上给他分析事情的利弊。

聊了很大一会功夫,张俊平房间的门铃响了。

开门一看,是陈丽君她们逛街回来了。

“经理,您吃饭了吗?要不要等你一起吃?”陈丽君好奇的看了一眼屋里的克里斯蒂娜,小声问道。

“一块吃吧!

正好给你们介绍一下我聘请的法律顾问。”张俊平笑着把陈丽君等人让进屋。

“这是我聘请的欧洲公司的法律顾问,克里斯蒂娜小姐。

这是我公司的同事……”给陈丽君,克里斯蒂娜等人做了介绍。

“克里斯蒂娜小姐,晚上我请你和你的助理一块吃饭,正好大家认识一下。”张俊平又笑着说道。

“好啊!”克里斯蒂娜已经放下了对张俊平的戒心,爽快的答应道。

吃完饭,张俊平给克里斯蒂娜开了个房间,安排她们住下。

“怎么样?是不是感觉很尴尬?全程都像个聋子和哑巴一样,滋味不好受吧?”商务套房的客厅里,张俊平笑着对众人说道。

“是啊!”

“还不如聋子和哑巴呢!最起码聋子真听不到,还不觉得尴尬。

现在,听着你们聊天,好像听天书一样。”

“现在知道学习英语的重要性了吧?

如果你们懂英语的话,我们今天完全可以用英语来对话,这样你们就不会尴尬了。

之前,我一再狠抓英语培训,你们不以为然,有些人还说我瞎胡搞。

现在知道了?”张俊平趁机教育道。

“经理,您今天和那个叫克里斯蒂娜的律师说话,说的是什么话啊?”楼新英带着崇拜的语气问道。

楼新英是留法学生,懂法语和英语,但是张俊平说的不是这两种语言。

“德语!苏黎世那边以德语为主。”张俊平不在意的回答道。

“经理,你会说几国话啊?”郑冬梅惊讶的问道。

“十几个国家的话吧!没具体算过。”张俊平笑道。

“经理,您太厉害了!比大学生都厉害!”王凤兰崇拜道。

“经理,您怎么学会的这么多国家的话?”楼新英也是满脸的崇拜。

“用心学,你们就会发现,学习外语并不难。

咱们都是成年人,学习能力要比孩子更强大才对。

一天学两三句话,应该不难吧?

只要坚持下去,一个月就是七八十句话,用不了一年,你就能流利的和外国人对话。

我一直强调,咱们是国际化大公司,要和世界接轨。

虽然我也不想承认,可英语就是世界上应用最广的语言。”

“经理,我们回去一定认真学习英语。”众人齐声保证道。

“好了,通报两个好消息。

一个是:我已经和巴黎这边的一个艺术品商达成协议。

由他们负责,帮咱们组织中国传统工艺美术欧洲巡回展。

下个月开始预热,七月份开始展出,咱们还有两个多月的准备时间。”

张俊平停顿了一会,让大家把消息消化了,然后接着说道:“另外一个就是,我通过巴黎的艺术品商在香榭丽舍大街租了两间门店。

一间做画廊,一间做传统艺术品商店。

不仅是香榭丽舍,我还委托克里斯蒂娜在苏黎世的班霍夫大街上也租了两个门店。”

“经理太厉害了!”

“要不说,还是咱们经理厉害。

不仅在国内吃得开,到了国外也一样吃的开。”

“经理,那个啥苏,啥夫大街在哪儿啊?”王凤兰小声问道。

“苏黎世,瑞士最大的城市,班霍夫大街就相当于咱们BJ的王府井。

暂时来说,比王府井更牛逼。

那一条街上,光是银行就有一百多家。

和咱们这几天逛的香榭丽舍大街差不多。”张俊平笑着解释道。

又和大家聊了一会,才放众人离开。

送走众人之后,张俊平长出一口气,虽然面对众多充满的眼神,很爽。

可是,那六个老娘们的眼神,有点不对劲。

要不是刚刚房间里人多,估计张俊平都要被她们给强了。

男人出门在外,真的要保护好自己。

接下来的几天,大家继续参观学习。

乔治.费尔伯恩的速度很快,签完合同的第三天,就通知张俊平,给他找到了合适的门店。

张俊平只好改变行程,带着众人来到乔治.费尔伯恩说的门店。

门店的位置靠近戴高乐广场,位置很好。

两个门店离得很近,中间就隔了三家。

门店的面积都不小,都是三层的门面楼,其中一间,一层面积都在二百来个平方,另外一间则有三百多个平方。

很适合开画廊和艺术品店,透明的落地窗,室内贴着洁白的瓷砖,都不用装修,直接拿过来就能用,二楼也可以当作展馆,三楼办公。

果然,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还得是有关系才行。

香榭丽舍大街管理委员会,可不仅仅是收管理费那么简单,他们是真正的为香榭丽舍大街的商户提供着各种服务。

可以说,谁家经营情况怎么样,香榭丽舍大街管理委员会都很清楚。

“斯图亚特先生,非常感谢你的无私帮助,这两间门店太合适了。”张俊平握住乔治.费尔伯恩的手,感谢道。

“张先生太客气了,这是合同里约定的义务。

这两间门店原来都是经营服装的,是一个老板的生意,最近这两家店的老板,因为投资失败,只能变卖产业偿还贷款。

这两间门店也在出售之列,我知道后,就给张先生留了下来。这栋楼可是非常抢手的。”乔治.费尔伯恩笑着说道。

乔治.费尔伯恩如此说,也是有目地的,就是想要看看所谓的中国艺术品公司的成色。

“斯图亚特先生,你说的是这两间门店,不是出租,而是出售?”

“是的!不仅是这两间门店,而是这整栋楼。”乔治.费尔伯恩用手比划了一下。

张俊平这才发现,自己刚刚看到的两间门店,正好是一栋楼最东边和最西边的两间门店。

加上中间三家,正好就是一栋三层的沿街楼房。

张俊平挠了挠头,中国艺术品公司现在就是个空壳子,哪有资金置业。

“可以!”最后张俊平一咬牙说道。

乔治.费尔伯恩有一点没说错,靠近戴高乐广场的物业,肯定非常抢手,未来升值空间非常大。

中国艺术品公司没有钱,他有。

原本他不想拿自己的钱出来,办公家的事,可是情况紧急,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同时,他心里也清楚,这是乔治.费尔伯恩给他设置的一个考验,通过了,后面才能更好的合作。

如果连一栋楼房的物业都买不起,还谈什么合作。

承诺的保值,增值回收,也都等于零。

所以,张俊平只能自己拿钱出来,把这栋楼买下来,其他的再说。

看完楼房,约定第二天签合同,办理房产过户。

回到酒店之后,张俊平把大家召集到自己房间里。

“刚才的门店大家都看了,非常时候开画廊和艺术品商店。

但是,现在有一个问题,楼总应该听明白了,你和大家说一下吧!”张俊平开门见山的说道。

楼新英是法国留学生,懂法语,自然听懂了刚刚他和乔治.费尔伯恩的对话。

“刚刚那位叫斯图亚特的告诉经理,咱们刚刚看的门店,那一整栋楼,只出售不出租。”楼新英很干脆的把自己知道说了出来。

“那这一栋楼可不少钱吧?”

“啊!卖啊?那咱可买不起。”

“合着,白高兴一场。”

“是啊!白高兴了。”

众人一听只卖不租,顿时都泄了气。

艺术品公司什么情况,大家心里都知道,要不是张俊平弄来两千万RMB的贷款,早就停摆。

“行了,看你们一个个的,遇到点困难,就垂头丧气的。

大家在巴黎也待了快一周的时间了,就你们的了解,这栋楼值不值得买下来。

不用考虑钱的问题,只说值不值。”张俊平笑着骂了一句,然后征求大家的意见。

“肯定值啊!”

“这几天我们可不是光玩了,那地方靠着戴高乐广场,是整条大街人流最密集的地方之一。”

“我也认为值得买!”

不考虑钱,大家一致认为值得买。

“嗯!看来大家的已经都很统一,都认为值得买。

那咱就买下来。

至于钱的问题,这个好办!

公司没有,我有!”

“经理,你有这么多钱?”

“经理,买一栋楼,得不少钱吧?”

“是需要不少钱!估计得两亿法国法郎以上吧。”张俊平点点头。

“经理,我不是探听你的秘密啊!你是不是国外有亲戚,是大富豪那种,然后他没有子女,所有财产都继承给了你?”楼新英八卦的问道。

虽然刚刚改革开放,BJ已经出现国外亲戚回来探亲的。

当然了,回来探亲的还是以香江那边的居多。

原来,谁家要是有个国外的关系,那都害怕的不行,生怕别人知道。

现在不一样了,改革开放了,凡是有亲戚回来探亲的,那家伙,随便漏一点出来,都让左邻右舍羡慕的睡不着觉。

有海外亲戚,变成了被人羡慕的对象。

说句不好听的,只要你说自己有海外亲戚,找对象都好找,翻着捡着的找。

“瞎琢磨什么?我家八代贫农。

我的钱全都是合法收入,是靠画画赚来的。”张俊平笑骂着,把一份报纸扔到茶几上。

“看到上面的新闻了吗?

对了,你们都是睁眼瞎,楼总,你给大家读一读中间那则新闻,平彷那个。”张俊平指着报纸笑道。

楼新英拿起报纸,看到关于平彷的新闻报道,没有读,而是惊讶的看着张俊平:“经理,你该不会说你就是平彷的作者吧?”

“楼总,什么意思?平彷怎么样?”

“是啊,你快和我们说说,平彷怎么了?”众人纷纷开口催促道。

心里却是,暗暗下定决心,回国后,一定好好学习外语,不然出国就变成了聋子,哑巴,实在太难受。

“这上面说的是,昨天刚刚结束的苏富比春拍会上,一幅平彷达芬奇的油画,以七千八百万美元的价格成交,再次创造了平彷的交易记录。”

什么是平彷,倒是不用解释,大家都是从事艺术品工作的,都知道平彷指的是什么。

过去,BJ从来不缺少这个,像什么周彷,钱彷,郑彷,有很多。

“经理,您就是平彷?”

“应该是,咱们经理叫张俊平,自然是平彷。”

“怪不得,经理这么有钱。”

“经理,你方便说一下,你到底有多少钱吗?”

“经理,得是全国首富吧?”

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看张俊平的眼神变得更加火热。

“好了,宋姐,你起草一个借款合同,利息按照银行利息来计算,我个人借资给公司,先把那栋楼买下来再说。”

“经理,这么做是不是不太合适啊?”

“是啊,经理,虽然您有钱,可是哪有把自己的钱借给公家的。”

“经理,这么做的话,你可就吃亏可就吃大了。”宋和萍、郑冬梅、陈丽君都开口反对道。

“我会向领导解释的,事权从急,咱们必须把这栋楼买下来,不然不是开不开店的问题,直接影响后面和艺术品商的合作。

人家会怀疑咱们的实力。”张俊平果断的说道。

大家也都知道,张俊平说的是事实,见张俊平坚持,也不再劝。

没有了反对意见,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宋和萍起草借款合同,张俊平签字。

其他人作为证明人,也都在借款合同上签字按下手印。

张俊平则现场开出一张六千万美元的支票。

按照法国法郎兑美元的汇率,六千万美元相当于三点四亿法国法郎,足够买下那栋三层的门面楼,还能剩下不少钱,作为周转资金。

有了钱,剩下的事情就变得简单。

当天,张俊平带着宋和萍到瑞士信贷银行办理了开户,把资金转入到新开账户里。

第二天,找来律师,审查资质,签订购房合同。

因为房产过户需要时间,所以,张俊平并没有支付对方购房款,而是在律师的建议下,由银行做担保,等到房产过户之后,银行才会放款给对方。

签完合同,大家又面临一个问题。

他们的护照是出国考察学习,只有十天时间,明天他们就要离境。

没办法,张俊平只好找到大使馆,说明情况,然后由大使馆出面协调出入境管理局。

因为张俊平他们代表的中国艺术品公司确实在巴黎进行了投资,所以特事特办,当天把张俊平的护照变成了工作签证。

至于其他人,张俊平并没有留下。

都不懂法语,留下也帮不上忙。

唯一一个懂法语的楼新英,张俊平还不敢留下。

孤男寡女的留在法国,成什么了?他不怕,楼新英可不行,回去后,还不得闹离婚?

最关键的是,就楼新英看自己的眼神,只要留下,百分百出事。

出于安全考虑,张俊平还是自己一个人留下。

临回国的前一天晚上,张俊平召集大家开会。

“你们回去之后,有两个任务。

第一个任务,就是给在咱们所有的艺术品,按照作者来进行归类,编制档桉。

档桉要求,有档桉编号,有作者的名字,注明创作年月日,要有作品的照片,照片一式三份,一份留存档桉,另外两份跟随作品走,签买卖合同用。”

“知道了,经理!”陈丽君和牛文生点头答应道。

“第二个任务·········”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