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身博物馆 第二百一十八章当一回黄雀

作者:和光万物 分类:都市生活 更新时间:2022-12-03 23:28:29

 “这两个人怎么跑慕尼黑来了?”张俊平摸着下巴琢磨道。

刚刚进去的正是之前发出冲突,被张俊平逼的,不得不拿出四百万美元平事的翁兴庆祖孙两个和他们的保镖。

“来旅游的?”

张俊平琢磨了一下,也没在多想,也没有下车,而是直接发动汽车出了酒店停车场。

看到祖孙两人,张俊平突然想起来,自己手里还有一张支票没有去银行兑换呢。

之前只是把那两张小额的支票兑换了,四百万美元的支票还在手里放着呢。

得赶紧兑换了,省得夜长梦多。

驱车来到慕尼黑机场,欧(om)洲就这点好,交通方便,就连飞机也是非常的方便。

张俊平直接在机场搭乘飞机飞往瑞士。

在欧(om)洲如果你的护照是欧(om)洲各国免签的那种,在欧(om)洲各国直接往来,比八十年代在国内各个省份之间往来还要方便。

从慕尼黑直飞苏黎世,只要一个小时。

张俊平下午两点到的机场,抵达苏黎世也才下午四点,这还是算上了等机和过安检的时间。

张俊平的护照,办理的是欧(om)洲通行的护照。

所以等张俊平赶到瑞士银行的时候,银行还没有下班。

张俊平之所以跑这么远存支票,是因为普鲁士的税实在是太高了。

即便是他是外籍人士,这笔钱因为是在普鲁士境内获得的,也需要缴纳高达百分之四十二的个税。

普鲁士的税是世界出了名的高,普鲁士本地人,最高可能要缴纳百分之五十几的税。

一个月的工资,一多半要用来缴税。

就连那些享受着普鲁士超高福利待遇的国民都受不了,偷偷把钱存到瑞士银行。

张俊平这个不享受普鲁士国民福利的人,更不愿意把近一半的钱拿去缴税。

进了银行,当看到张俊平要兑换四百万美元的支票后,立马把他请进大客户室。

一位金发碧眼美女自称是大客户经理接待了他。

填了一些单子之后,在德意志银行开了户头,把支票存进银行。

“张先生,您已经成为我们最尊贵的客户,我们行可以为您提供…………”

大客户经理很恭敬的给张俊平介绍着银行提供的服务。

其实,说了一大通,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希望张俊平购买他们的理财产品或者接受他们提供的理财服务。

这一点,全世界所有的银行都一样。

没有那家银行是单纯靠存贷款来生存的。

他们的主要收益,还得来自于给客户提供金融服务,代理销售各种基金等等金融衍生产品。

这些钱,暂时也没什么用,张俊平依然选择委托银行做代理,购买黄金期货合约。

当然了,依然是加杠杆的。

瑞士银行给出的杠杆倍率比汇丰银行,渣打银行更高,直接给出了十倍。

张俊平也没有客气,直接买进百分之八十。

至于金发碧眼美女的风险提示,张俊平根本没放在眼里。

这才一个多月,金价已经从240美元/盎司,涨到了246.5美元/盎司。

后面依然是一路疯涨。

更何况,他已经预留了百分之二十的资金,用于突发情况。

整个过程,办的干脆利索,没有一点拖泥带水。

办完之后,又搭乘晚上的飞机,飞回慕尼黑,在飞机上享用一顿还算可口的晚餐。

就是这么方便。

回到酒店,第二天,张俊平在酒店吃过早饭,打算离开。

今天计划要去玻璃瓦乌布日赫市去寻宝。

刚出了电梯,又一次看到翁兴庆带着孙女还有保镖。

此时,他们正在往酒店外面走。

与昨天不一样的是,几个保镖都拎着一个大行李箱。

张俊平也没在意,也许是人家游玩结束,准备离开了。

虽然之前有点矛盾,对方不守规矩,但是也为此付出了代价。

所以,张俊平并没有太在意,办理了退房手续,准备到外面打车去机场。

出了酒店,张俊平又一次看到翁兴庆一行人。

此时,保镖正在把行李箱装进汽车后备箱里。

这不会引起张俊平注意,引起张俊平注意的是他们的车。

他们乘坐的是全地形越野车。

全地形越野车最早是军用汽车,后来才逐渐转为民用。

如果在国内,后世看到这样的一行人,张俊平一点都不会好奇。

毕竟,国人对汽车的用途很是模湖,一车多用很普遍(n)。

国外不一样,各种汽车都有自己的用途,很少有人会混用。

尤其是有钱人,更不会混用。

轿车就是上下班以及商务用车。

城市越野车,一般是家庭外出游玩的时候用的。

皮卡就是货车。

像这种全地形越野车,一般都是有钱人出去狩猎、探险的时候用的多。

所以,翁兴庆一行人租了三辆全地形越野车,成功引起了张俊平好奇。

张俊平后退几步,又进了酒店,隔着窗户看着翁兴庆一行人。

此时,他反而不着急去波兰寻宝了。

他打算看看翁兴庆放着白头鹰舒服的日子不过,跑普鲁士来干嘛。

至于说旅游,张俊平真不认为普鲁士有那么大的吸引力,能让他们停留四五天时间。

旅游,还是法国、瑞士、波兰更好玩一些。

张俊平找到酒店,又重新办理了入住,并且从酒店租了一辆奥迪越野车。

奥迪越野车也是军用越野车,后来被更为廉价的大众iltis越野车取代,才退出军用市场。

张俊平驾驶着奥迪越野车,远远缀在翁兴庆的车队后面。

因为路上车少,张俊平不敢跟的太紧,只能保持在两三公里的距离上。

好在有望远镜,可以随时观察前面车队的情况。

走了一段路之后,前面的车队拐进了一条山路。

张俊平停下车,拿出地图看了一下,这是进入到阿尔卑斯山脉支脉的一条公路。

看到这里,张俊平倒是不着急了。

这条山路,几乎没有分支,一直往前走,穿过阿尔卑斯山支脉,再走一段路,就进入了捷克的领土。

张俊平往前继续开了一段路之后,停下车拿出一支古巴雪茄,悠哉悠哉的剪掉烟冒,用火柴烤了烟脚,然后慢慢的品尝着古巴雪茄的醇香。

等了大约二十多分钟,才慢悠悠的开着车,拐进山路。

好像是进山游玩的一样,车速不急不躁的控制在四十左右,不耽误欣赏山路两边的风景。

就在张俊平品尝古巴雪茄到时候,又有一个车队拐进了山路。

看着跟在后面进山的车队,张俊平笑了起来,这件事越来越有意思了。

张俊平早就发现有一个车队从酒店开始,就一直跟在他的后面。

他可不会认为这是跟踪他的。

他今天的行动完全就是临时起意。

那么就很明显了,是跟踪翁兴庆一伙人的。

其实,翁兴庆一行人已经是非常的谨慎了。

从慕尼黑出来,翁兴庆的保镖就一直留意着后面的车辆。

甚至在拐上上路之后,翁兴庆一行人几次特意停下来,等待后面可能存在的可疑车辆。

但是,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会有两伙人跟踪他们。

而且,还都离得很远,超出了他们的警戒范围。

他们的目的地就在阿尔卑斯山支脉到一处丛林之中。

翁兴庆也没想到,这一次会这么顺利,拿着藏宝图,在柏林图书馆一下就查阅到了相关信息。

阿尔卑斯山和阿尔卑斯山余脉,一直都是关于**宝藏藏宝地的热点地区。

很多专家学者,都曾经做出过类似的分析,超过一万亿美元的**宝藏,其中有最少五分之一,就藏在阿尔卑斯山和阿尔卑斯山余脉的某一个地方或者多个地方。

藏宝地具体在哪,也做出来很多分析。

也有寻宝人根据这些专家的分析,进山寻宝。

也确实传出了,有人寻获宝藏,但是大多数宝藏最终证实,并不是**宝藏。

少部分被证实是**宝藏的,收购却并不大,甚至超过一亿美元的都很少。

这和专家推测的二千万美元的**宝藏相去甚远。

但是,这也无疑证实了专家的推断,阿尔卑斯山确实藏有**宝藏。

这又更激发了进山寻宝的热情。

自四十年代末距今已经过去三十年,这股寻宝热依然没有消散。

翁兴庆根据图书馆的资料对比藏宝图,最终确定,**宝藏就在阿尔卑斯山余脉中。

原本只是过来看看情况的他,再也按耐不住,直接带上保镖进山查看情况。

张俊平车开的很慢,一路欣赏着山涧美景。

如此过了大约一个多小时。

行进了差不多有三四十公里的路程,再往前走一段,马上就要走出群山。

张俊平靠边停下车。

前面出现一条岔路。

张俊平停下车,看了一眼岔路上的痕迹。

轮胎的印记很新,应该就是翁兴庆一行人还有后面那伙人留下的。

张俊平把车开进路边的丛林里,下车四处观察了一下,确定没人,这才挥手把越野车收进博物馆空间。

然后慢慢沿着岔路往前走。

走了大约有两公里的样子,路边丛林里隐约挺着七八辆越野车。

张俊平弯着腰,慢慢摸过去。

在丛林的地上躺着一具尸体,被人割了喉。

再看看现场,张俊平推测,翁兴庆的保镖队出了内奸。

这才是后面跟踪的人,敢于隔着七八公里的路程跟踪。

估计翁兴庆的越野车上被人安装了追踪器。

七十年代末,虽然电子科技的发展还很落后,但是短途追踪器这种东西,一点都不复杂。

不属于什么高科技。

不知道是不是没有想到后面还会有人跟踪他们,所以后面跟踪的这群人,很大胆。

尸体都没有处理,也没有留人,直接跟了进去。

张俊平直接在原地换了一身迷(om)彩服。

这是双头鹰支援越南的那批军事物资里的东西。

换好衣服,才慢慢的沿着前面两伙人留下的痕迹,摸了上去。

刚走了没多远,就听到前面响起一阵枪声。

还有充满嚣张的笑声,以及充满愤怒(om)的质问声。

显然,前面已经被后面跟踪的那伙人控场。

才会如此肆无忌惮的狂笑。

张俊平趴低身子,仔细观察着周围可能存在的暗哨什么的。

可惜,张俊平高估了对方。

或者说对方太大意了,没想到他们后面还跟了一只黄雀。

没有暗哨,那就好办了,张俊平慢慢靠近。

透过灌木丛,张俊平看清了前面的情况。

翁兴庆的保镖已经被人制服。

不,应该是全都被人杀死,而一伙穿着迷(om)彩服的人,整拿枪指着翁兴庆和他孙女。

穿迷(om)彩服的一伙人,很杂,有欧(om)洲人,也有亚洲人。

而发出狂笑的居然是翁兴庆的一个保镖。

“翁老头,谢谢你给我们领路,没有你,我们还真没那么容易找到这个宝藏。”

“是你……王恩义,我翁家对你一直不薄,你为什么要背叛我。”翁兴庆深受打击,他怎么也没想到,背叛自己的居然是跟了翁家三代的保镖。

“哈哈……哈!待我不薄?就是让我们家给你翁家当奴才吗?

我们王家给你们翁家当了三代奴才,可是又得到什么?

当年我大哥和小姐是两情相悦,你呢?认为辱没了你家的门风,硬生生的把我大哥打死,把小姐逼的跳了井……”王恩义发出一阵疯狂的笑声,发泄着自己心中的痛苦。

张俊平暗叹,好一个豪门恩怨情仇的戏码啊。

“所以你就背叛我?”

“对!我一直都在寻找机会,可惜你太惜命,太小心了。

我一直没有机会直到你获得这幅藏宝图。

我就知道,机会来了。

所以,我偷偷联系了他们。”王恩义有些癫狂的笑着。

张俊平又暗暗叹息一声,反派死于话多。

果然,张俊平刚刚说完,王恩义就被人从身体捅了一刀,直刺心脏。

“为……为什么?”王恩义不敢相信,自己找来的人,居然会背后给自己捅刀子。

“你话太多了。”领头的一个白人,冷冷说了一句,然后转身对手下命令道:“里奥、克里斯你们负责警戒。

盖文、巴克你们负责打开洞口!

其他人原地待命。”

“头,这两个人怎么办?”

“等拿到宝藏之后,带回去。”

“头,为什么要带回去?”

“笨蛋,这老家伙可是华人街的有钱人。

废物利用,看能不能炸出点油水出来。”领头的白人冷酷的说道。

“好家伙,还真是狠!这是打算把翁兴庆彻底榨干啊!”张俊平一听,暗暗滴咕道。

“头,洞口被封死了,弄不开,要不用炸药吧?”叫盖文的在洞口研究了一会,向领头的白人汇报道。

“再想想办法,用炸药声音太大!”白人头领显然不像把事情闹大。

“好吧!不过,希望不大。”盖文答应一声,转身继续去想办法。

张俊平静静的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注视着倒霉的翁兴庆祖孙两个,还有做螳螂的白人佣兵。

折腾好一会,张俊平感觉自己肚子都开始抗议了,那边突然传了一阵欢呼。

“头,打开!洞口打开了!”

张俊平抬头看去,他的角度正好可以看清那个宝藏洞口。

只见洞口处,有一块石头被撬了下来。

露出一个黑乎乎的洞。

张俊平又等了好一会,前面那伙人才把洞口彻底打开。

白人头领带上防毒面罩,然后带着人兴冲冲进入山洞。

张俊平从空间里拿出一把双头鹰的阻击步枪,准备当黄雀。

刚刚瞄准负责警戒的人,白人头领又从山洞里走了出来。

摘下防毒面罩,气愤的扔到地上。

“妈的!里面全都是**留下军械!连一个金币都没有!”白人头领气急的骂道。

好吧,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张俊平默(om)默(om)为白人头领默(om)哀三秒。

“头,怎么办?”盖文满脸失望的问道。

“撤!带上翁老头!”白人头领很干脆。

没有宝藏,直接选择撤离。

张俊平想了想,还是选择了动手。

“砰,砰!”两枪撩到警戒的两个人。

“隐蔽!”白人头领反应很快,一个翻滚躲到一棵大树的后面。

其他人也纷纷躲避。

张俊平又是两枪,再次干倒两个躲闪不及时的佣兵。

接着又换上手枪,开始点名。

佣兵很厉害,但是在身体素质几乎达到非人级别的张俊平面前,还是白给。

张俊平在丛林里来回闪转腾挪,不多时,一伙佣兵就只剩下了白人头领。

“住手!”白人头领躲在翁兴庆的身后,紧紧勒住翁兴庆的脖子,冲张俊平大声喊道:“再不住手,我和他同归于尽。”

“砰!”张俊平直接抬手一枪。

“靠,你躲在树后面,我还能多费点劲。

你躲这老东西后面,那不是找死吗?”张俊平吹了吹枪口不存在的烟雾,冷笑道。

然后看着被吓傻的翁兴庆还有他孙女,笑着说道:“翁老爷子,咱们又见面了!”

“是你?”翁兴庆认出了张俊平,惊讶的看着他。

“是我!没想到,咱们会在这么一个场合下见面。”张俊平笑道。

“翁老爷子,话说我也算是你们爷孙两个的救命恩人吧?”张俊平笑着问道。

“是,是!先生的救命之恩,没齿难忘!”翁兴庆这会也从刚刚的惊吓中反应过来。

到底是经历过战争年代的人,神经比较粗大,接受能力也强。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