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洛维奇是三个人,张俊平这边也是三个人。

其中一个说是连里的干事,是胡镇川那个老乡安排过来帮张俊平的。

其实,张俊平猜测应该是有关部门的人。

不过,这有什么关系呢?

他就是一个为了完成任务,想要进步,突发奇想,又敢想敢干的年轻干部。

张俊平和彼得洛维奇,老尹万叙了旧(et),然后开始进入正题。

“彼得,我亲爱的朋友,我这边需要你的帮助。

我知道,这对你来说,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张俊平直接开门见山的说出自己的目的。

“哦!亲爱的张,我非常乐意帮助你,可是,我想知道,你说的酒在哪里?有多少?”

张俊平扭头看了胡镇川一眼,胡镇川赶紧上前,把背上背着的酒拿出来,交给张俊平。

这酒,是张俊平在牡丹江就拿出来的,交给胡镇川拿着,一路光明正大带到绥芬河的。

不过,这酒是经过二次加工的,里面兑了一半的伏特加。

张俊平从鸟市获得的这一批伏特加,都是还未经过勾兑的蒸馏酒。

或者称为酒精更加合适。

这种无色无味的伏特加,添加到原浆酒里,根本看不出,只是会让酒的香味稍微澹一点。

这也是,张俊平没有时间,弄不到足够多的蒸馏水,不然张俊平绝对会往里面加一半蒸馏水。

一半蒸馏水,四分之一的原浆,加四分之一的伏特加,勾兑出,五十度左右的原浆,卖给彼得洛维奇。

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反正,双头鹰连无色无味的伏特加都能喝,酒精度数接近八十度,香味稍微澹一点的原浆,在双头鹰看来,绝对是不可多得的美酒,珍藏级美酒。

果然,品尝了之后,彼得洛维奇和老尹万都赞不绝口。

“好酒,这酒比我再BJ喝的二锅头还够味!”

“老尹万,你在BJ喝的二锅头是勾兑过的酒,只有五十二度,而我这是窖藏了三年以上,接近八十度的原浆。

味道自然不一样!”

“彼得,这是我带来的样品,这样的酒,我有五万斤!

五万多个水果罐头和鲟鱼罐头。

还有几万斤牛羊肉。

当然,彼得,如果你还有什么需要的,也可以告诉我,我来帮你弄来!”

听到张俊平居然能拿出这么多物资,彼得洛维奇惊讶中暗自兴奋。

太好了!

这些物资,都是鸟市现在急缺的物资。

尤其是品尝了张俊平带过来的酒,更加迫不及待。

“很好,亲爱的张,我同意交易,说说看,你都需要什么物资?”

“之前在信里都说过了,我主要是想换煤炭,拖拉机,采矿设备,其他的,像重卡,挖掘机方便的话也要。”张俊平笑着说出自己的要求。

“煤炭没有问题,拖拉机也没问题,其他的,我暂时不能答应你,等我回去商量一下吧!”

“也行!”

“那,一坛酒换一吨煤,一万斤酒换一辆拖拉机,怎么样?你不吃亏。”

“呵呵,我觉得,一斤酒换一车煤,一坛酒换一辆拖拉机比较合适。”张俊平笑道。

“一斤酒换一车煤?你开玩笑呢!”彼得脸色阴沉道。

“呵呵,彼得,明明是你先和我开玩笑的。

一坛十斤的原浆酒换一吨煤,我还找你干嘛?”张俊平呵呵笑着说道。

彼得洛维奇哈哈一笑,一点尴尬都没有,“亲爱的张,一斤酒换一车煤,你这要价太高了!

回去我没法交代。”

“那好吧!那就二斤白酒换一车煤,不能再低了!

这酒,你们买回去,加上蒸馏水,一斤能变成三斤。”张俊平一副我吃亏的表情说道。

“亲爱的张,我最多能接受一坛酒换一车煤!

要知道,我们的车都是重卡,能拉二十吨煤!”

“两车,不然我去找布拉维申斯克,我相信他们一定很乐意接受我的报价!”张俊平坚定的看着彼得洛维奇说道。

彼得洛维奇脸色变幻不定,好一会才开口说道:“好吧!你赢了!就按照你说的,十斤这样的白酒,换两车煤。

但是,我们不负责运输,你自己找车去煤矿拉煤。”

“亲爱的彼得,大家都是老朋友了,这样,十斤白酒换一车煤但是我要求送到这边来。

你们不缺重卡,也不缺司机,更不缺柴油。

运输对你们来说,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只需要给运输公司分一点酒,一车一斤白酒,相信运输公司的人会很乐意接这样的活。”张俊平搂着彼得洛维奇的肩膀,哈哈大笑着说道。

“你真是个奸商!”

“彼得,我这酒怎么样?比最顶级的伏特加还要好喝。”

“嗯,你的酒很好,但是价格太贵了!”

“彼得,你想一下,如果这酒送到莫斯科,那些大人物会不会喜欢?”张俊平拍了拍彼得洛维奇的肩膀,小声说道:“亲爱的朋友,你要明白zz比经济更加重要!”

张俊平的话点醒了彼得洛维奇,是啊!

自己只想着解决鸟市的白酒危机,怎么忘了莫斯科?

这酒运到莫斯科,获得的收益会更大。

就像张俊平说的,zz比经济更加重要。

“好,亲爱的张,就按照你说的,十斤白酒换一车煤。

我负责把煤送到这个地方。”

“不,应该是河对岸,我会在河对岸找一个地方,你负责把煤送到那个地方去。”张俊平强调道。

“好,没问题,咱们继续谈一下其他物质的交换比例。”彼得洛维奇很痛快的答应下来。

二百公里的路都送了,还在乎这三里五里路?

接下来又是一番唇枪舌剑,最终定下交换比例。

二百斤白酒,换一辆拖拉机。

一个水果罐头换两吨煤。

一个鲟鱼罐头换五吨煤。

交易的比例确定之后,双方约定,三天后在这个地方进行物资交换。

送走彼得洛维奇之后,张俊平从挎包里拿两条特供中华递给哪位干事,“同志,感谢你们的帮助,这两条烟是我从BJ带来的,一点心意,不要嫌少。

替我向胡连长问好!”

年轻干事,脸色古怪的看看手里的烟,又看看张俊平,最后什么话都没说。

只是敬了个礼,转身离开。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