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一世 第四十七章 姐弟情深(3)

作者:罗正岐 分类:都市生活 更新时间:2022-09-23 09:09:58

姐姐结婚后,王宏宇和弟弟来过几次,和余光远接触之后,郎舅关系往融洽。王宏宇弟兄也把这里当成了家。

升学考试结束后,王宏宇把在二中的一切生活用品全搬到了汽修厂的姐姐家中。暂时在姐姐家安顿下来,等候通知。

这天吃晚饭的时候,王宏云问王宏宇:"宝子,你有多长时间没去哥那儿了?"

王宏宇随口答道:"有几年了吧。"

王宏云"噢"了一声说:"怪不得呢。昨天我碰见哥了。他说有两年时间没见你了,叫我给你说,抽时间去他那儿玩玩。你不知道吧,哥现在不在砖瓦厂干了。现在在市里一家装卸搬运公司上班。家就安在汽运分局后边咱们刚从河南来开窑场的地方。你也放假了,去看看他吧。"

王宏宇很干脆的答道:"不去!"

王宏云盯着他,问道:"为啥?"

王宏宇道:"还不是为他那个搅家不贤的老婆。"

王宏云问道:"她怎么得罪你了?"

王宏宇把碗中最后一口饭扒拉进口中,嚼了嚼咽下去,放下碗筷后,才说道:"怎么得罪我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要不是她,咱哥好好的在漯河教中学。现在也不会这么吃苦受罪。要不是她,咱妈也不会死那么早。就凭这我就恨她。"

王宏云大度的说:"过去多少年的事了,你还记恨哪?"

王宏宇说:"是。那都是过去的事了。我本来是放下了的。可是你看看。自从她跟哥到了湖北后,她对咱姊妹们啥时候关心过?却把她娘家全家都接到了向阳。帮他们安排工作。帮他们盖房子。帮他们成家立业。把咱哥累了个半死。这我也不说什么。当女儿的吗,记挂娘家,可以理解。所以平时我不说什么。大面上过得去。你知道这次我为什么坚决跟她断绝来往吗?"

"为什么?"王宏云盯着他问道。

王宏宇生气的说:"为什么?说了你也气。前年夏天,我到河南老家看奶奶回来后,去砖瓦厂哥那儿玩了两天。一天上午,他大儿子高远玩泥巴,弄了一身泥。我就说了他两句。被韦俊英听到了。她冲到我面前兴师问罪,气唬唬的说:你说他干啥?谁叫你说他的?我当时没发火,还笑着说:咋的?我这当叔的,说他两句。不行呵?你知道韦俊英咋说的?"

"咋说的?"王宏云问。

王宏宇说:"她眼睛瞪着对我说,你不能说他。他不是你侄儿。你也不是他叔。"

王宏云:"她竞敢这样说?那哥没说她?"

王宏宇道:"哥不在旁边。没听见。我听了她的话,火冒八丈高。真想给她个咀巴子。我忍住了。反而心平气和的说,好!既然他不是我侄儿,我不是他叔。那你也不是我嫂子。说完就离开了她家。从此不再来往。"

王宏云听后叹了口气说:"咱们家怎么接了这么个扫把星。可把哥害苦了。"

王宏宇说:"不说他们了。唉,姐,咱二叔前年不是到南章的平桥烧窑来了吗!平桥离这儿也就五六十里,我想去看看他们。"

王宏云问:"你没去过,能找到吗?"

王宏宇说:"鼻子底下是大路,还怕找不到?"

王宏宇二叔王明祥,生活困难时期和毛玉英离开隋城砖瓦厂后,在毛玉英老家过了一段日子。生活好一点后,和毛玉英带着两个徒弟到需要砖瓦的农村地区,做砖瓦烧窑。有些比较偏远的农村要盖房子,买不到砖瓦。就请人在村子附近开砖场,烧窑。除了供村里自己用外,也卖绐周边乡村。当这一带砖瓦一旦饱和,小窑埸就得关闭。窑场的师傅们也得另找下家。王明祥靠着一身过硬的烧窑技能,展转到了南章的平桥。在几年共同的生活中,毛玉英为王明祥生了个大胖小子。

王宏宇一路来到南章平桥己是下午两点多钟了。他在平桥附近打听王明祥的窑埸。好在这一带的窑埸,除了王明祥一家,别无分号。一问就问到了。按照乡民的指点,很快找到了王明祥的窑埸。

窑场建在一个小山包下,离村子有一里多路。窑场旁边有一道溪流,是个山青水秀,风景秀丽的好地方。

王明祥一家和徒弟们正吃午饭。他们一日三餐都是吃的很晚的。

王宏宇进门开口喊了声:"叔!"

正吃饭的王明祥抬头看见侄儿来了。忙忙的放下碗,站起来说:"宝子来了。还没吃饭吧?来来,先坐下吃饭。"

毛玉英还记得这个侄儿。就站起来给王宏宇盛饭。并笑着说:"几年不见,成大小伙子了。差点认不出来了。"

在二叔处住了两天后,王宏宇要走了。临走时对王明祥说:"叔啊!我回去后,准备回河南老家看我奶奶去。你有什么话要捎给她老人家的吗?"

王明祥想了想说:"我也好多年没见你奶奶了。你跟你奶说,我和你二婶都记挂着她。等我们赚了钱,就回去看她。叫她别**们的心。"

毛玉英接口说:"看能带点什么东西回去不?"

王明祥说:"陈了米面,能有啥好东西带?"

毛玉英:‘这儿的米不错。河南老家不是缺米吗?要不背袋米回去?"

王明祥道:"亏你想得出。这孩子能背动?"

王宏宇笑着说:"米我就不背了。二婶这番心意我会带到的。"

王明祥一家后来展转去了新疆。在那里定居下来。

王宏宇回到向阳后,在姐姐家休息了两天就动身回新野老家。

王宏宇这次回老家是分两天走的。第一天走的比较晚。半路上在离县城二三十里一个叫新甸铺的小镇旅馆里住了一夜。现在的小镇上巳经有饭馆了。只要有钱有粮票,就能买到饭吃。离开向阳前,王宏宇专门换了点全国通用粮票带在身上。就是为了在路上买饭吃的。

第二天上午,王宏宇就到了新野县城。他在大街上转了转。买了些糖果之类的东西。还专到日杂店买了些祭祀用的火纸和一挂炮仗。带着这些东西,不到中午就倒了村子里。

走进儿时熟悉的院子,看见奶奶坐在堂屋里,端着个篦编的簸箩,摘捡麦子里的小石粒和土坷砬。他没进门就了声:"奶奶!"

蔡国华抬起头,用昏花的老眼看了他一眼。见是自已孙子。忙放下手中活计站起身,颤唯唯的迎上去说道:"是我宝儿回来了呀。快让奶奶看看。"她把王宏宇拉到怀里看又看。还用枯瘦的手在孙子脸上抚摸着,咀里说着:"成大小伙

子了。真象你妈年轻的时候啊!"

王宏宇把手中的东西放在椅子上说:"奶呀!我买了火纸和鞭炮。我先给我妈烧纸去。"

蔡国华笑着说:"应该的。走,我领你去。"

奶孙俩到了埋葬罗莲花的地方,估算好方位。王宏宇点燃了火纸。同时也点燃了鞭炮。在噼噼啪啪的鞭炮声中,他郑重其事的跪在地上瞌了三个头。蔡国华站在旁边说通:"莲花啊!你儿子看你来了。"

在这不年不节的日子噼哩啪啦的鞭炮声显得很刺耳。引得附近的邻居们探头往鞭炮声处观望。

正往母亲住处走的王明善听到鞭炮声,也驻足观望。远远看到母亲的身影,便快步走去。这时火纸快烧完了。王宏宇见最后的火星熄灭后,正准备扶着奶奶往回走,看见三叔来了。就迎上去,喊了声:"三叔!"

叔侄俩见面,少不了一阵寒喧。就一同回到蔡国华住处。

听说二哥回来了。王明善女儿王宝珍小跑着往奶奶家奔来。

王宝诊也长成**岁的小姑娘了。她见到王宏宇后,拉着他胳膊二哥长二哥短的叫着,那种亲热劲比亲兄妹还亲。

王宏宇对这个小妹妹也很喜欢。忙把在县城买的糖果拿出来,一下放在这位小妹手里。

王明善叫母亲和侄儿一同去自己家吃午饭,几个人就出门往路南的家中走去。

现在的老家比王宏宇六二年回来有生气多了。中午时分,家家户户的烟筒里都冒着袅袅炊烟。乡邻们的脸上也没了饥色。

王明善妻子做了一顿丰盛的午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欢欢喜喜的吃着饭。王宏宇乘时把二叔王明祥的情况讲了。并说:"我二婶说叫我给你们背袋好米回来。我可背不动。我叔说有钱了回来看你们。"

蔡国华很高兴,说:"儿行千里母担忧啊!知道他们过的好,我就放心了。"

尽管老家的条件好了。但是王宏宇惦记着升学通知的事。只在家住了一天,就踏上了返回向阳的归程。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