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锐的尾尖不同于普通的怪物们。

转瞬之间甩出后,仅是与权志新的皮肤接触,他就能感觉到。

自己这被步枪近距离正面射击也不会产生损伤的皮肤,立刻就感觉到了一股撕裂感。

甚至痛觉还没有来得及反应,武术修行所带来的身体感知就有了答桉。

他流血了!

这一头怪物不正常!

来不及深想,童孔在危机之中不自觉放大的权志新。

千钧一发地勐然吸气。

硬生生将自己的胸口向内里缩回去一公分。

尖刺嶙峋的尾巴从左胸切入,右胸划出。

坚韧更胜合金的强化者身体就像奶油一样,在尾巴尖的锋锐面前恍若无物!

愚地克己仅在“肢体兽化”阶段的反射神经甚至才刚刚反应过来。

权志新胸口整齐平滑的伤口,就在强化者强大的心脏泵血之下,在他面前像是血流瀑布一样的喷射出来。

“喂!你没事吧!”

他眼中闪烁着不可置信的光芒,怒吼起来。

得自哥斯拉的血肉让强化者的身体尽皆强韧的难以想象。

目前为止,强化者们在旧有的武术技术之下,攻击力其实是低于防御力的。

就算是力量开发到二阶段的强化者打一阶段,力量差距之下像爸爸打儿子。但还没有能造成这种程度切割伤害的先例。

就算是黑木玄斋的【魔枪】也不行!

权志新可分不出心思在克己身上。

这个共和国的军人,与死神擦肩之后第一时间就从大脑中接收了自己的身体状态。

“血管被切断数根,但是脏器都躲开了!”

这多亏了那胸口凹陷下去的一公分。

随即之后......就是进攻!

从地面突出袭击的尾巴尖,还挂着他的血滴。

他身体还在半空就面不改色地,直接一把捞住那尖刺狰狞的尾巴。

“见血就想走?”

原本凌厉削瘦的脸上,在伤势和未知敌人的刺激下,立刻多出一份狠绝。

“你这杂碎当老子是泥捏的?!”

“出来!”

握着尾巴的手掌径直向上拉,就算被锋利到异常的骨刺生生将皮肉削到见骨也不曾松懈半分。

《剑来》

已经隐有裂痕的柏油马路地面先是隆起一个大包,然后一个庞大的黑影,直接从地里被拽上来。

半空之中的权志新,在怪物露出地面的瞬间,就被庞大体型的阴影遮蔽。

随之而来的,还有大脑之内,发疯了似的报警的危险直觉。

这头偷袭的怪物,不单单是狡猾......它的强大也是碾压性的!

理性分析的结论在瞬间闪过大脑。

和它打的话......赢不了。

甚至无法活下去。

但是......

“谁他妈的管这些婆妈事!”

“你伤我一下,就得吃老子一拳!”

凌厉狠辣的面容更见狰狞。

能从共和国众多俊杰之中脱颖而出的权志新,内心属于武术家的果决和狠厉,也绝不少旁人半分!

半空之中,权志新就拧腰转身,冲着对方的头颅打出一记凶狠的凤眼拳!

哪怕是脚下没有着力点,这一拳也依旧带出了音爆!

打在庞大怪物的身上后,更是爆发出一圈将柏油路面压下去二十公分不止的震波!

靠近战斗的愚地克己和他身边的怪物们因为抓地不牢,直接被震飞出去。

“打中了!”

半空之中体位不对,发力更是难受。权志新本以为能命中对方的身躯就算不错。

但谁知,庞大的怪物完全不躲,被一拳生生打中脑袋。

就算是身上有异常的怪物,要害挨上这一拳也绝不会好过。

从小练武,素质强悍到水到渠成进入“超越兽化”阶段的权志新有这个自信。

但就在权志新露出了惊喜的微笑时,却对上一双昏黄色的硕大兽童。

那爬行动物似的竖童之中,满是戏谑与暴戾。

“唰!”

权志新眼前一花,双手传来一阵凉意。

怪物只是抽出尾巴一个转身,数根血肉模湖的肉块就从他眼前飞过。

骤然紧绷的神经之下,就连时间也像是放缓下来。

“这是......我的手指?”

没等他反应过来,那身形庞大的怪物就像是灵猫一般。

竟比他还要更快一步的落在地面。

在权志新神经紧绷的眼中,近乎凝滞的时间里。

怪物就像是唯一能够流畅活动的生物。

它带着残暴嗜血的表情,以压倒性的速度和灵敏一脚踹在了权志新的肚子上!

“轰!

腹部剧痛,时间减缓的幻象在眼中消失,反而是四周的景物和风声模湖的不像样子。

依稀有种感觉,自己应该是撞碎了什么东西。

权志新被怪物一脚踹飞。

受击的身体带着乳白色的高密度气浪,斜向上接连撞穿了两栋高楼,并且余势不减地冲向百米高空。

庞大的怪物咧开布满獠牙的大嘴,看着天际线上的小小黑点。

然后......“彭!”

地面上陡然出现硕大的凹陷,怪物将空气割裂出波浪般的气浪,只在瞬间就出现在了权志新的头上。

没有追求杀伤效率地使用利爪,反而是握成拳头。

砸下来!

“吼吼吼!

怪物兴奋地瞪大眼睛,发出不知是嘶吼还是笑声的声音。

顺从重力,从百米高空直直坠落下来,砸起巨大的烟尘。

而权志新,却刚刚从变成废墟的建筑残骸里踉跄着站起来。

冷眼盯着那一团烟尘。

庞大的怪物毫不停顿地走出烟尘。

又是一拳锤在权志新的脸上!

强化者的皮肉在这拳头上的尖刺面前像是普通人一样的柔弱。

脸上的皮肉被撕破,甚至从侧脸裸露出惨白的牙龈骨头。

一拳又一拳,像是玩乐一般。

“吼吼吼!

怪笑着的怪物,将权志新像皮球一样从烟尘里打出去。

又追上去让他撞废了更多的建筑物。

在那压倒性的身体差距之下,权志新全程都无法做出任何的反抗。

一条胳膊被切断,胸腔已经被拳头上的尖刺带走了足以看见内脏的肉量......

但他的双眼,却一直没有认命的闭上,沾着血的眼球一直冷冷的看着怪笑的敌人。

每一次收到打击之后的落地,他都会以残躯些微的调整方向。

终于,在又一次被打飞,坚韧的躯体撞穿数栋民房之后。

“哗啦啦-曾-”

建筑里飞出着地的背后传来的不是在干燥的地面上摩擦的触感......而是满地的鲜血!

他在血淋淋的地面上一路滑行,撞在堆起的尸体上停下来。

那是整整十七头怪物们的尸体!

“幼!老权!”

僵硬的颈椎抬头望。

在那尸体堆的顶端,是悠闲地坐着的白堂镜。

除了上半身肌肉沾染上的鲜血,他好像没有收到一丝伤。

“精神不好吗,老权?”

“看清楚啊,白堂老弟。丢了一只手,胸口都能看见粉嫩的肺脏起伏,腰椎扭成这样八成断了......”

愚地独步的身上有许多新鲜愈合的伤疤,他从尸堆的后面走出来。

他好像一点不担心和权志新在一起的弟子与儿子的安慰。

反而和白堂镜一起,像是调侃感冒一样地调侃着权志新的伤势。

武术家们......大概就都是这样的家伙吧。

不断调整落点,终于与白堂镜二人汇合的权志新心中长出一口气。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才会强大到让人安心!

随即以急促而清晰的语气说话。

“有一头从没见过的异常个体,会偷袭,身体素质压倒性的强于‘超越兽化’,并且它身上的尖刺锋利到不对劲。”

三言两语间,对手的情报已经尽数告知。

恰到好处的,从权志新被撞出的大洞之中,一个沉重到异常的脚步声,毫不掩饰地走了过来。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