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中海一直是把傻柱当做能给自己养老送终的人培养的。

但现在出了这档子事儿,让他对傻柱充满了失望,愤恨这个蠢货不去婚宴现场跟姚卫民搞好关系,却非要在院儿跟秦淮茹躲到菜窖去偷偷喝酒!

这下被人抓个现行,自己就是想保他,都不知道从哪方面着手了。

快速思索后,他阴沉着脸,严厉喝问道:“傻柱,我问你什么,你都要老实回答,敢有一句假话,我非得踹死你不可,知道么!”

“一大爷,我……”傻柱此时神色慌乱,知道这回是彻底完了,见易中海冲自己发这么大火,担心秦淮茹会因为这事儿被惩罚,决定要率先开口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

“你闭嘴!我还没问呢!”易中海怒斥,凭他对傻柱的了解,可以说一撅屁股就知道拉什么屎,因此直接打断了傻柱的话,怒目而视。

“傻柱我问你,你是不是因为欠着卫民的钱,所以不好意思去参加婚宴,一个人搁家里喝闷酒了?你说你喝酒就喝酒吧,怎么还跑菜窖里去喝了?咋了,欠点钱就没脸见人了?”

易中海神色严厉,隐晦瞪了眼傻柱,不待对方回应,继续呵斥道:“要不是秦淮茹正好发现你,劝着你少喝点儿,我怀疑啊,你那一瓶白酒喝完,闷在菜窖里这一晚上,早嗝屁了!你看现在这事儿闹得,把人家秦淮茹也害的在菜窖里中毒晕了过去,到现在还没醒呢,这回啊,你是黄泥巴掉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不就是三十块钱么,紧巴几个月就挣出来了,可真有你的!哼!”

“……”傻柱一开始有点儿懵,但很快反应过来,一大爷这时在帮他往外择呢,于是顺着话茬感激说道:

“一大爷,我错了,您可劲儿的骂我吧,这事儿是我欠考虑,以后打死也不自己个儿到菜窖里去闷着了,您放心,不能让秦姐白白替我遭罪,我给她补偿,十块钱,哦不,二十块钱!”

“哼,别人都是拼命挣钱,你可倒好,到处拉饥荒,我都替你害臊!”易中海愤然瞪着他再次呵斥,希冀能平息贾婆子的怒火。

“放屁!易中海你少搁这儿打马虎眼,你问问大家伙儿信你说的那些话么?我就奇了怪了,你又没亲眼看到,怎么就说的那么有鼻子有眼儿的呢,我告诉你易中海,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净捡着我们孤儿寡母的欺负,帮着这对狗男女说好话,我坚决不答应!”

贾婆子一蹦三尺高,愤怒的朝着易中海吼道。

“嘿你这人怎么还逮谁咬谁啊,我这不也是在盘问傻柱嘛!”易中海扫了眼四周人的表情,气的踢了脚傻柱,“你自己说,昨晚到底怎么回事儿!”

他只能帮傻柱到这里了,接下来就看傻柱能不能领会他的苦心,尽量把这件事儿圆过去。

“我不听,你们是一伙儿的,易中海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帮着傻柱说好话,你不怕昧良心嘛你!”

没等傻柱开口,贾婆子厉声呵斥,儿媳妇儿跟傻柱这个老光棍儿在菜窖里待了一夜,让她肺都快气炸了,此时见易中海明显的帮着傻柱说话,索性也当成了同伙儿要上前动手。

“贾张氏!你跟我发什么疯啊你,得,这事儿我不管了总行了吧?你爱咋咋地!”易中海老脸一沉,心里快速做出判断,知道今天这摊子事儿很棘手,虽然有心要帮傻柱,但也是有限度的,现在贾婆子矛头对准了他,便决定借此脱身,不掺和了。

“你早就该滚了,处事不公有什么资格做这个一大爷,我不服!”贾婆子在后面跳着脚骂道。

“卫民?卫民你回来了啊,你比院儿里的三个大爷都强,上次我家东旭就多亏了你才能保住命,老婆子我求求你了,给我们家主持公道吧,我们孤儿寡母的,他们都欺负我这个老婆子,我不活了啊我!”

她转头痛骂易中海的时候,正好看到了人群外面的姚卫民,此时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跑到姚卫民近前请求来给她评判现场发生的事儿。

姚卫民见状无奈笑笑,他刚办完喜事儿,根本不想掺和四合院这些狗屁倒灶的破烂事儿,于是冲贾婆子歉意摇了摇头,“您老别难为我了,这事儿我可管不了,要不这样吧,那谁,许大茂,你去后院儿把老太太请来,让她老人家受累跑一趟给亲自处理下好了。”

“对啊,那可是咱们院儿里的活祖宗,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嘿嘿……”许大茂笑着快速跑去后院儿了。

贾张氏一听这话,眼里流露出了一抹不满,忍不住瞪了姚卫民一眼,索性转身又坐回了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姚卫民神色平静,无视了贾婆子的恶意眼神,跟沉文丽没有继续留在现场,走去了后院儿。

中院儿的吵闹声一直持续了很久,据跑去看热闹的姚红芳回到家里说,聋老太太用拐杖狠狠揍了傻柱,并让傻柱补偿贾家四十块钱,贾婆子这才算气消了点儿,没有继续闹腾。

“二哥,咱们待会儿吃完饭去郊区转转吧,听说好多人趁着五一去摘樱桃,可好吃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姚红芳满脸期待的建议道。

“我下午还有点儿事,要不让你嫂子陪你们去吧,成不?”姚卫民笑着说道。

“嗯?五一都放假了,你还能有什么事儿,老实交代!”沉文丽接过话茬儿,故意板着脸质问道。

姚卫民见全家人都看向了自己,脸上也都带着好奇之色,便笑了下说道:“这不五一前出差回来就忙活结婚了嘛,手上还有些事儿没处理掉,我打算今天下午去一趟粮站,跟他们值班的领导对下单据。”

花黎今天下午就到四九城,他要去见个面,便随意找了个理由搪塞,不想让沉文丽目前就掺和买卖上的事儿。

“得,冲您老这思想觉悟,我认为红英姐该单独给你颁一奖状,不然都对不起您这份勤奋!”沉文丽感慨道,她自己也经常在假日加班,因此很能理解姚卫民的做法,旋即也就没再多追问下去。

姚卫民笑笑没有说话,等吃过午饭,便步行着率先离开了四合院。

自行车留给了姚红霞,不然沉文丽一辆自行车带不了两个人,毕竟去郊区路程可不算近。

假期的鸽子市上更加火爆,姚卫民很快就找到了卖货的皮蛋,让他通知刚子来院儿里见面。

不多时,刚子一路小跑着火速赶来了院子里。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