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将做了一个噩梦。

梦里,他担下了一个小任务……

于他本意,不过是散心一样的小任务而已。

可谁知道这个任务竟然横生波折,还没赶到任务地点,就遭遇了宇宙海贼的袭击。

尤其这些海贼们的实力强的惊人。

几乎每一个都有着足可挑战他的实力,偏偏还很不讲武德的一起来围攻他。

他被打的几乎绝望。

能想象么?

不是一两个,不是三四个,而是十几个实力强大的海贼一起来围殴自己。

偏偏其中还有不少实力强到就算单打独斗,他都要费上一番手脚才能拿下的强敌。

这太可怕了。

在梦中,他甚至能听到自己交好的朋友在拼命的喊着自己……

“快逃吧阿龙,外面全是海贼。”

可恨……实力这么强,无论到哪个文明不能获得一席之地?偏偏要去当海贼……还是抱着团儿的当海贼,到底图什么?

然后,他就被吓醒了。

浑身上下都被噩梦激的满是冷汗,连带着那剧烈的痛楚都在提醒着他,梦中发生的一切都不是梦,而是真正发生过的事情。

好在……已经过去了。

终于过去了。

“神将大人,您醒了。”

旁边有人殷切的递上了水,龙将大口大口的吞咽了几口,这才长长的出了口气。

勉力挣开眼睛,看到那张熟悉的脸……

他叫道:“阿木依。”

他没有发现我和神主陛下之间的区别。

文极君听到这称呼,忍不住心头勐然间一松。

恭敬道:“是我,龙将大人,您……受苦了。”

一句受苦了。

让龙将忍不住鼻子一酸。

他本不是那种多愁善感之人,但被那么多人围攻,拼尽了全力,几乎燃烧了所有的意志,却也仅仅只带出了那么几十个……

龙将苦涩问道:“逃出来的部署们,还有几个活着的?”

文极君答道:“十七个。”

“那么少吗?”

龙将记得当时他的脑波袭击是对着所有的敌人,当时应该至少有四十多个部众逃了出来。

是伤势太重,不治身亡了么?

文极君关切问道:“龙将大人,我想问您,那个什么草帽子海贼团,到底是什么来路?这次袭击……是否是有预谋的?”

“不知道,我甚至连草帽子这个名字是真是假都不知道。”

龙将自然明白文极君的意思。

有预谋……必然得是先知道他们的行程。

这就涉及到了天人文明内部的争端。

他苦笑道:“老实说,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甚至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出现的,神峡号虽然为了给……”

“咳咳……”

文极君低咳一声,打断了龙将的话,问道:“神峡号防备森严,防御系统滴水不漏,你竟然连他们是怎么出现的都不知道?”

龙将这才反应过来,这里可不是他们的地盘。

他神色不变,苦笑道:“这也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他们就那么莫名其妙的出现,直接杀进了我们的腹地之中,他们的实力太强了,若是单打独斗,我不惧这些人中的任何一个,但他们不讲武德,我就双拳难敌四手了。”

“突然出现?!”

文极君若有所思。

脑海中蓦然间想起了最初的最初,觉醒帝国势大之时,那些《无限》OL的玩家们也是突然出现,然后突然消失……

他问道:“那些人是不是特别的悍不畏死?或者说好像最决绝的死士一样,哪怕是死,也要拖着敌人一起下地狱?”

龙将问道:“你知道他们的来历?”

“我可能知道,虽然没有任何的证据,但这种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技术,其实也是来源于我们天人文明,超时空传送技术的神奇一直都是让人惊叹。”

文极君叹道:“只是无法想象,这种本是用来让我们进行敌后打击的技术,最后竟然会落到我们的敌人手里,而且被拿来对付我们,想想也真是讽刺。”

“超时空传送技术?”

龙将心道超时空传送技术可没这么随心所欲。

那重重的限制,远不及他们的手段来的方便……

不过只是看文极君的脸色,他便知道了他其实是在演戏。

果然……

话到此处。

有人大踏步的走了进来,面色冰冷,说道:“超时空传送技术?文君,你之前不是说《无限》OL只是获得了战斗方面的传承吗?怎么连天人文明高端的科技他们也……”

文极君苦笑道:“看来,《无限》OL得到天人文明传承的时间比我想象中还要来的久的多的多。”

司邦威问道:“确定是《无限》OL所为?他们怎么可能知道那个什么神峡号的位置?”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们与神峡号的联络直接是与天都星舰接壤的,两者直接对接,如果说消息泄漏的话,那只有一个可能。”

文极君定定的看着司邦威,说道:“我们中间,可能出了一个奸细。”

“我们?”

“我是指如今在天都的那些人之中……”

文极君脑子转的极快。

龙将等人既然出现。

那么自然将天都掌握在自己人的手里更为靠谱。

给那些司族的人安上嫌疑,于他而言,有百利而无一害。

至于《无限》OL的话。

说《无限》OL发现了神峡号的位置,他真的一点儿都不奇怪,先是觉醒国度,再是神主陛下……无论再如何隐秘的信息都会被他们窥知。

他们发现神峡号的下落,这并不奇怪!

等等……

文极君童孔勐然间一缩。

觉醒国度和神主的落败,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罗卿。

他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充当了无限世界的眼线。

可如今,罗卿为了救他,已经葬身在汪洋大海之下,那他们凭什么还能察觉到司族的动向?

莫非,是还有别的什么人在充当《无限》OL的眼线么?

文极君额上慢慢的渗出了豆大的冷汗。

他神色不变,不动声色的擦拭掉额上的汗水,叹道:“好在龙君您已经醒过来了,既然如今天都这些人已经不值得信任,而您对天人文明的科技更为了解,以后就由他们来进行天人文明的挖掘与开发?”

文极君看向了司邦威。

“可以。”

司邦威颔首,说道:“另外,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龙将是吧?”

龙将看了文极君一眼。

两人之间互相交换视线,文极君微微点头。

龙将这才转头看向了司邦威,点头道:“是我。”

“你们被敌人给全军覆没了,出手的人是《无限》OL的话,如果是他们的话,这也是可以理解的事情。”

龙将问道:“你想说什么?”

挺桀骜不驯的嘛……

司邦威不无几分轻视,都失败了还如此狂妄,如果没有《无限》OL打掉他们的底气的话,恐怕现在他们还会想要骑到他的头上拉屎撒尿呢。

司邦威问道:“没别的,我就是想问问你们是在哪处坐标受到袭击,坐标点在哪里,神峡号是否还在那里……《无限》OL虽然厉害,但也仅仅只是一个游戏而已,他们没有消化一座战舰的实力,你们败了,但你们的战舰应该还在。”

“《无限》OL是个游戏?”

龙将不敢置信道:“我被一个游戏给袭击了?”

更重要的是……我被一个游戏给打败了?

文极君解释道:“以游戏为载体的一个强大组织而已,我之前苦心布置的一切,就是毁在了他们的手里。”

“原来如此。”

龙将冷笑道:“既然是游戏,等我康复之后,倒要想办法进入游戏看看,看看这个所谓的《无限》OL究竟有何神奇之处。”

司邦威皱眉道:“我是在问你战舰的下落。”

龙将心头顿生不快。

能清楚的感觉到对方对他的……

并非无礼,身为上位者,足够的尊重还是有的。

但轻视却也是毫不掩饰……

说白了,面对能力不够的部下,自然不会给予太多的尊重。

可笑……

纵然是狂勐如霸王龙,也会有受伤虚弱的时候。

但这难道就是霸王龙虚弱无力的证明么?

天真。

难怪阿木依能把这厮玩弄于鼓掌之中,心胸实在是太过狭隘愚笨了。

他也懒的辩解。

以后,自会让他明白他的强大之处。

当下懒懒的报出一个坐标。

“我立即派人去查看一下,《无限》OL绝对没有消化一艘战舰的能力,你们虽然溃逃,但战舰也许还留在那里。”

司邦威匆匆的离开了。

文极君也起身,说道:“龙将大人,我也不打扰您了,您好好休息吧。”

“好……等一下。”

龙将顿了顿。

说道:“你把那个《无限》OL所有的资料都发给我,我要详细了解一下这个游戏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能将我重伤到如此地步。”

文极君闻言犹豫了一下。

此时心乱如麻,他也不知道让龙将接触《无限》OL到底是好是坏,但他也顾不得这一切了。

说道:“稍后我便给您送来,您先好好休养吧,还需要尽快让司族长对您刮目相看才行。”

说罢。

匆匆的转身离开了。

一路回到住处。

沿途,脸上始终带着和善的笑意,遇到熟悉的朋友也会驻足聊上几句,看不出半点儿的异样的端倪。

直到关上了房门。

确保周边无人监控之后,他这才收敛起脸上那虚假的笑容,悄悄的打开手臂上的彷真皮肤,露出内里的联络器。

开启联络,片刻之后。

一道虚拟的微型头像出现在了面前。

“文君,您找我有事?”

异神尊神态仍是恭敬无比,看着文极君的眼神里满是亲近。

只是其整个人的体态风格,如今比起之前,可是大变了模样。

一袭纯白的教服,剃去了繁琐的发型,整个人看来精干而又果断,带着些神采奕奕。

这段时间里,异化大力在加里亚合众国之内普及。

有艾丽丝这一国之君的背书,再加上琼华派在加里亚合众国之内公测。

艾丽丝作为现实中的代理掌门,谁不想成为天子门生?

但她虽是代理掌门,但也只是管理日常的琐事,大事方面仍然是慕容紫英执掌大权……

有他在,琼华派自然是宁缺母滥。

因此,很多人都不合格。

艾丽丝便顺势将这些人推荐去了教会。

尤其是那些想要效彷幻神机,踏足修仙界的异术师们,在她的良言之下,纷纷开始退而求其次,开始准备修习异化。

异化骑士团之前仅仅只有三千余人,但在这短短数月的时间之下……

人数已经直接飙升到了两万,异神尊的繁忙程度自然也是呈直线上升。

也就是有圣主协助,不然的话,他能忙到抽过去。

但就算如此,异神尊仍是每天脚不沾地。

但忙碌之下,也带来了充实的感觉。

文极君让他拼尽全力,尽可能的融入教会之中……

日后如果他真的登上了高位,那么未尝不能催使教会帮他们做些什么。

异神尊也就尽力教导这些人,全无半点儿藏私。

短短几个月,就连教宗见到他,态度都良好了许多。

他显然也很喜欢这种忙碌的氛围……

本就不是喜欢勾心斗角的性子,这种朴实而又平稳的生活,正是他的最爱。

异神尊恭敬的向文极君行礼,问道:“文君,您之前不是说,没事轻易不能联络吗?”

文极君说道:“异神尊,你知道吗?神峡号被袭击了,龙将重伤……动手的人是《无限》OL。”

“《无限》OL?!”

异神尊惊道:“消息属实吗?”

“没有证据,但我凭借感觉,十有**就是他们干的。”

异神尊不解道:“可他们是怎么知道那个什么天人文明到来的?他们可是从星系之外到来,总不至于《无限》OL在天人文明也开有分游吧?”

“这就是我担心的地方。”

文极君幽幽的叹了口气,说道:“我怀疑,我们中间出了奸细。”

“奸细?”

异神尊脸色微白。

心道难道是我这段时间里在教会教导的太过用心,以至于让文君怀疑我真的心向教会了?

没错,确实教会的氛围很好。

他也很喜欢这种充满了学术讨论的环境,但他真的没有……

他急忙辩解道:“文君,我对您的忠心……”

“不用解释了。”

文极君幽幽道:“不用解释了,异神尊,现在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我怀疑这个奸细就是我自己。”

异神尊正在飞速解释的嘴顿时僵在了那里。

一时间,心头被巨大的感动所淹没。

情愿怀疑自己也不怀疑我么?

文极君说道:“所以这段时间里,异神尊你如果再遇到了什么事情的话,千万不要联系我,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更不要让我知道,因为很可能我知道了,敌人也就知道了。”

“啊?”

异神尊有些茫然。

那委屈的模样……就好像刚刚找到了主人就被抛弃的小狗一样。

他真不擅长自己做主,他更喜欢听他人的命令去做执行层次。

“就这么说定了,你以后也切记小心,你的存在被我知晓,也必然已经被《无限》OL所知晓,他们之所以没有对你出手,是因为你现在对他们还有用,但一旦没用……谁也不能保证他们会不会对你出手,你务必记得紧紧抱住教宗的腿,知道吗?”

文极君说罢,不给异神尊说话的机会,更是生怕他会泄漏什么重要的讯息。

文极君急忙挂断了通讯。

教会之内。

异神尊有点儿迷茫的拿着终端,脸上满是迷茫神色……我又被组织给抛弃啦?

而此时,文极君去到洗漱室里,狠狠的用冷水激了把脸。

他抬头,看着镜子里的那张之前还很陌生,如今已经很熟悉的面容。

苦涩的笑了起来。

问道:“苏掌门,你在的吧?”

无人应答。

文极君对着镜子,自顾自的说道:“我这段时间里,一直都能感觉到身体的异样感……虽然很细微,但我确切的能感受到,我之前认为这是那司邦威在我身上下的后手,可现在看来,我可能高估了他,真正给我下后手的人其实是你,对吧?我现在的定位,就好像当初的罗卿一样,对吗?”

仍是无人应答。

文极君继续说道:“其实我本来怀疑是不是司岩……毕竟他在《无限》OL里逗留过很长时间,如今既然已经与司族交恶,你不可能会放弃这么好用的棋子,可考虑到司岩毕竟仅仅只是司邦威的儿子,在司族的地位并非是不可替代,你用他来作为耳目的话,很多重要的消息得不到,那么同时与你和司族有过交集的人里面,唯一的选择就只剩下了我。”

他一字一顿说道:“我就是那个奸细,对吧?”

话音落下。

文极君清晰的看到镜子中的自己突然露出了一抹古怪的笑容。

镜子有问题。

不对……是我……

他感觉到自己的唇角勾勒出了一个弧度。

文极君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声音。

说道:“你说的没错,果然……之前让龙将逃出生天就是一个失误,只是这么一点点的细微线索,竟然让你推断出了这么多的东西。”

太平岛上。

苏唯摇头叹道:“我真应该杀了龙将的。”

他确实有这个机会杀了龙将。

但可惜……

他没有。

仅仅只是因为道玄等人都在那里,他若是出手,难免会被这些人多少看出些端倪来。

要知道,在道玄等人的眼里,他苏掌门一直以来都是强大到近乎神明的存在。

他实在不想破坏掉这个形象,是以在看到龙将干扰了所有人,然后逃离的时候,并没有出手。

不杀也好,若是龙将真个死了……

指不定会再派出个什么人来,而且还会让天人文明对周边有了戒备,毕竟这个什么龙将的地位绝不会低。

结果却没想到文极君精明若斯。

竟然能通过龙将给出的蛛丝马迹,将所有的真相都给推断出来。

文极君此时的表现就好像是在自说自话。

他问道:“你承认了?”

随即神色一变,说道:“你都发现了,再继续装聋作哑未免太过看低了你,再者说了,你的命都在我的手中掌握着,承认了你又能怎么样?”

“我也不能怎么样,只是有些理解了罗卿当时的心情了。”

文极君眼底浮现落寞神色,问道:“罗卿是死了,对吧?”

苏唯点头说道:“是的。”

“真遗憾,如果可以,我真想跟他说声对不起。”

苏唯说道:“你比我想象中要来的冷静的多,不怕我杀人灭口吗?”

“怕吗?我还有必要怕吗?”

文极君低低笑了起来,说道:“天人文明是陛下防备多年的强敌,无论是觉醒国度还是殖装战兵,都是为了应对天人文明而出现,天人文明本身就是我的敌人,而你无限世界,覆灭了我的觉醒国度,消灭了大半的殖装战兵,更是我的死敌无疑,而本该延迟几年到来的天人文明,却在我的操作之下,提前来到了陆星,并且跟我最大的敌人无限世界对上了,你猜我想让谁赢?”

苏唯:“我以为你对天人文明忠心耿耿……想要借天人文明,再创一番事业呢。”

“哈哈哈哈,忠心耿耿那是对神主陛下,神主之敌便是我之敌,你们两者无论谁胜谁负,我都乐见其成。”

笑着笑着,文极君神色转为落寞。

苦涩道:“我现在不过是一个被提前踢出局的失败者而已,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底牌,无论你们谁赢,我都注定是被淘汰的一方……现在死,和将来死,有什么区别?觉醒者已经全军覆没,陛下和圣君也都已经不在,我什么都没有了,就算我真的驱虎吞狼,然后再杀虎剥皮,我一个人又能怎么样?我没有神主陛下的本事,没办法将他曾经做成的事情复刻一遍,我只是要报仇而已,向你们,向天人文明,而现在,我的仇已经报了。”

苏唯问道:“只报一个?”

文极君苦笑道:“我能力有限,能报一个也是好的,总好过武君什么都不干,就那么莫名其妙的死了吧?可见当初圣君重视我,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苏唯摇头道:“可惜,你虽然成功的报了仇,但这一切你看不到了。”

文极君问道:“事已至此,你能答应我一个条件吗?”

“你说吧。”

“别杀我。”

苏唯:“……………………”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