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赵军一系列近乎停滞的动作,却并未影响到秦军的步伐。

一夜的时间,秦军各部都已经出发。

北路秦军,嬴摎所部骑兵已经疯狂地向着西北防线冲过数十里,正在山林中稍事休息,只待天黑便要调转方向,直直向东,直插赵军北部;而王龁所率的步卒也已经抵达预定位置,再有两至三日的奔袭便可抵达山前隘口。

南部的秦军,因为少了被赵军发现的顾虑,白日里也行军依旧,先头部队最快只需再有一日半便可抵达界牌岭。

光狼城中,司马错熬了一夜终于将所部一一梳理,各自的校尉、曲长们正领着新兵们巡视着自己的防线。而令司马错振奋不已的是,伤兵之中已有三千余人经过治疗和休息,已经归队,虽然这三千人目前归属于战略预备队,但不管怎样,司马错对于守住光狼城一线有了更多的信心。

丹水东岸的胡伤所部,也在深夜接到了来自白起的将领,随即,两万五千精兵趁着夜色缓缓运动到了韩王山大营的周遭,甚至还有五千勇士,已然越过韩王山大营,悄悄在东岸壁垒附近埋伏。只待西岸围歼战打响,这边立时就要连下韩王山、东岸壁垒两道防线。

一切都在白起的预料之内。

至于赵军的停滞不前,白起只想说:赵括啊赵括!你来得再慢些,让我把四周的篱笆扎得更牢固些吧!

于是,无论赵、秦,都迎来了大战之中难得的平静,虽然这平静之中透露着不少的诡异。

而赵括虽然不知道白起会从何处杀出何处包围,但赵括相信,自己已然如同坠入蛛网的小虫,而那大蜘蛛随时将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除了攥紧拳头,步步为营,等候外力的救援外,实在没有更多的办法。

随即,这难得的平静的一日悄悄过去,而战争的进程就在双方的静默之中缓缓推进着,包围着赵军的蛛网渐渐显露出它的形状,最终的大战就要来临。

“呜......”

低沉的号角声再度响起,一如那旭日复又冉冉高升。

一队队精神奕奕的赵军,身着着同样整洁干净的甲胄,持着光亮的刀戈,踏着齐整的步伐,旌旗半卷,缓缓开出壁垒营地。

青山在身旁相伴,不时几许凉风吹过。

战马在前方开路,不时传来几声马嘶。

只是这快乐的行军路途却终究被赵括的军令给打断。

“战兵前出警戒,后军依山筑垒。”

于是,大军行一程,停一程,不过短短数个时辰,沿山而建的堡垒已经多达数十个,最大的可容下数曲之卒(千人为一曲),便是最小的也可屯兵数百之多。

每个堡垒依据大小不同,安排好防御的部队,却又不令其驻扎其中,只是令其熟悉位置,另以其堡垒大小,留下其中一伍或是数什之卒,以作看守之用。

当然,被留下的士卒是倒霉的,不仅要屈身在这小小的堡垒之中,更是失去了斩将夺旗的功劳。

因此,大多士卒并不愿留下。

只是军令如山,即便再不想留,军令一下也只得恨恨留下。

看着同袍们远去的身影,回想着临走前的调戏之语,被留下的众将士无不垂头丧气。

喧嚣过后,留守的士卒还未体会到孤独的滋味与失去立功机会的凄楚,便又迎来了赵军的后续部队,而他们的到来,也给留守的士卒带来了不一样的信息。

那是负责押送物资的殿后的辎重部队。

“来人,收货啊!”为首的校尉赶着车,朝着呆坐堡内的士卒高喊着。

“是。”虽然心有郁结,但面对校尉的命令,什长也不敢耽搁,一脚一个便来到了堡外,准备接受物资,毕竟自己留守下来已经够惨了,可不想再了饿肚子。

只是,任谁也没想到,摆在他们面前的物资,会是如此之多。

一袋袋鼓鼓囊囊的粮秣,甚至足够一曲之人食之十数日的;

一捆捆锋锐难当的箭矢,怕是足够一曲的弓箭手数战之用;

还有一桶桶的金汁,甚至是好几架抛石车,以及存放饮用水的大缸......

大量的物资军械,在留守士卒惊愕的眼神中,就这么从车架上卸下,摆在了他们的面前。

看着这如同流水一般被抬下车的物资,显然上峰不会无的放矢,更不会浪费这么多的物资在这荒郊野岭。任反应再慢之人也知道其中必有蹊跷。

除了“此处定有大战”之外,被留守下来的赵军实在也想不到更多的理由了。

至于为何此处会发生大战,却也不是什长和麾下士卒能够知晓的,毕竟他们所得到的消息实在有限。当然,这些本也不用他们去考量。

只是,若是此地会发生大战,那前方岂不是越发危险?

什长和麾下士卒相视一眼,显然都有些反应了过来,眼神之中有着几分的不可置信,更有着几分的庆幸。

没有丝毫的犹豫,什长便率着麾下的士卒与辎重部队一齐搬运起物资来。

而伴随着物资运输完毕,原本空落落的堡垒瞬间被占满了近乎五分之一的地盘,赵括准备之足,可见一斑。

辎重校尉又嘱咐了几声注意事项和保密事项后,随即便带着麾下将士,和漫长的车队赶往下个堡垒。

而堡垒之中的什长们哪里还能坐得住。

“二狗!带着你的人,再把堡垒加固一些,拒马刺多备一些,还有沟壑也挖深一些。”

“三娃,给我把堡垒前面那片碍眼的树林给砍了!”

“四喜,去把装水的大缸挑满,再去挖几个大坑,都给我灌满山泉。”

......

什长显然是精通防御作战,一一吩咐着麾下的众将士做好着战前最后的准备,而经历过搬运物资的一幕,显然众将士也隐约知道了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对于什长的安排没有一丝的反抗之意,随即便一个个忙碌了开来。

很快,赵括布置下的数十个堡垒,一个个地都渐渐长出了獠牙,半永久的工事里,一辆辆抛石车已经被调整好角度,随时准备给予来犯者致命的一击。

→如无内容,点击此处加载内容←
如若多次刷新还无法显示内容,请点反馈按钮报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